常山王司马乂,最近的动作确实不少。
    原本他就是皇帝安插在齐王身边的暗子,在关键时刻,能够给齐王致命一击。
    实际上,司马乂大致上也是做到了这一点了。
    毕竟在豫州战局方面,他拖拖拉拉,给张弘不少反应的时间,否则,若是他全力进攻的话,当初汝南王的三城防线不至于坚持如今长的时间。
    不过...
    卧底,也可能反叛的。
    尤其是到了常山王这个位置之后,在诸王联军之中,除了齐王之外,便只有一个南阳王能够与他媲美。
    现在这个南阳王已经是成为一具尸体了。
    换而言之,他在齐王联军之中,其实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若是能够帮助齐王成事,他心中肯定是愿意的。
    毕竟皇帝是要削藩的。
    而他是宗王,就是那个被削的人。
    跟着齐王,能获得好处,那么,他为什么不做呢?
    这也是他之前虽然有意在与朝廷方面联系,但是做的事情却很少的原因。
    他想要去帮齐王,看一看齐王到底能不能成事。
    从齐王在汝南王手中将整个豫州吞并之后,常山王司马乂一度是看到了希望。
    但是...
    自从广元侯过来之后,这种希望,马上就消失了,转而为之的,则是深思,则是审时度势。
    他不像齐王。
    齐王现在已经是在这艘战船上绑死了。
    他没有任何下船的可能性。
    但是他司马乂不一样。
    他司马乂在名义上,还是卧底,他完全是可以跳船的,甚至在跳船之前,获得功勋。
    而这个功勋,便是齐王。
    这也是他这几日动作多起来的原因。
    不过...
    齐王毕竟也不是一般人,要想谋划,恐怕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所以...
    他司马乂今日来了。
    “哈哈哈,常山王在这个时候有空过来,不知道有何事?”
    齐王的王府十分气派,比之寻常宗王的王府,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这大殿的宽敞程度以及豪华程度,已经是直追太极殿了。
    从这个王府的宫殿来看,也可以看出这个齐王心里的想法了。
    只是...
    这仗还没打赢,便耗费巨资,粮草,人力放在这种事情上,在司马乂看来,却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然而,当初司马乂觉得齐王是愚蠢的事情,现在看来,这齐王倒是愚蠢得相当可爱。
    如果这种可爱的事情能够再多一点,那就再好不过了。
    不过现在的齐王,恐怕是没有这种心思了。
    “最近听闻许多宗王都有所行动,是故前来看看,齐王不知我等可需要做些动作出来?若再这般下去,这人心可就要散了。”
    人心就要散了?
    这人心何时聚合过了?
    齐王冷哼一声。
    他与这些宗王都是竞争关系,都是因为利益走在一起的。
    现在他齐王的存在,已经是阻碍了这些宗王的利益了,要不是他手底下有大军存在,这些宗王指不定要做出什么事情来了。
    然而...
    即便是他现在有大军压着,能压住这些宗王的人,却是压不住这些宗王的心。
    “唉!”
    齐王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他自然知道面前的常山王之前也是有所动作的,但是现在常山王来了,他自然是不会去说司马乂的。
    “自从陈留郡丢失之后,军中士气一直不振,这是一个事实,广元侯势大,这也是一个事实,宗王们心中有其他的想法,这很正常,常山王以为呢?”
    司马乂感受到齐王司马冏饶有深意的眼神,他哪里不知道齐王的想法。
    他干干一笑,说道:“宗王有自己的想法不错,但是就算是水,也需要有水缸装着,而齐王便是这个水缸,若是水缸都不装水了,里面的水自然也就留不住了。”
    “只可惜,水缸想要留住水,这水缸已经是破了一块了,水要流走,为之奈何?”
    “在这个时候,唯有杀鸡儆猴!”
    这便是常山王今日过来的原因。
    “杀鸡儆猴?杀谁?”
    “这...”
    常山王摇了摇头,说道:“此事,得要齐王来定夺了。”
    “呵呵。”
    齐王只是轻笑两声,这笑声带着些消沉的意思在里面。
    这笑容,自然也就是苦笑了。
    “常山王,广元侯就像是一把剑,抵在我喉咙上的一把剑,让我食不下咽,寝不能眠,况且,我一队儿女,都死在广元侯手中,仇怨至深,让我恨不得生吃了广元侯的血肉。但...他这把嗜血的剑,让我心中生不出希望来了,陛下如今想要削藩,我等宗王,除了我是谋逆之罪,其他人虽然是有些责罚,但性命是可以保住的,陛下虽然要削藩,然而宗王做个富家翁倒也是可以的,常山王若是想要活命,便也可以如此,本王累了。”
    累了?
    常山王看着齐王,若他真的相信齐王累了。
    那么很快,他就会成为一具尸体。
    他与齐王并非非常相熟,但是对齐王的为人,还是有些了解的。
    齐王不是那种引颈受戮的人。
    “齐王何至于如此说,现如今广元侯确实占据了优势,然而我等也并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广元侯要对付我们,只要宗王们同心协力,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况且,广元侯之前将并州匈奴灭族了,朝堂之上,关于广元侯的弹劾,已经如雪花一般了,待广元侯被调离主帅之位,便是你我的机会!”
    调离主帅之位?
    “皇帝小儿,应该不会同样的错误犯两次,不过...广元侯是天底下最聪明的人,他也知道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道理,或许在这方面,还有机会。”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司马乂眼睛闪了闪。
    “那些宗王...”
    “小患而已,若是能够与广元侯联系上,这才是大事。”
    在天下大势,在生死存亡之际,别说他的一对儿女死在广元侯手上了,就算是他所有的儿子都死在广元侯手上。
    该合作的,都得合作。
    这世界上,唯有利益才是永恒的。
    宗王们只会首鼠两端。
    谁赢了他们跟谁,并不需要争取。
    而广元侯,是他唯一的机会!

章节目录

汉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雨落未敢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落未敢愁并收藏汉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