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尸体(NP) 作者:silver冰异

    分卷阅读33

    我是尸体(NP) 作者:silver冰异

    分卷阅读33

    “……啊……哦……”老板看见他怀里被遮住脸我,迟疑一下,还是拿出一把钥匙递给杀手,上面带著门牌。

    “送些吃的和水过来。”他说完直径走上楼梯。

    开门後,我被想垃圾一样抛在床上,他关上门无视我的开始换衣服。刚好换完,有人敲门,进来的是夥计,他端著吃的,映杀手的话放在桌子上。出去的时候向我这边瞄来,只能看见的被长发遮住的脸。

    “你下来要去哪?”我问。

    他坐下来吃起东西:“德黑默。”

    是废墟黑暗荒原的德黑默?魔族的城市,他是为了解药而去?

    “你叫什麽?”不能总是杀手杀手的叫他吧,要是以後找他报仇,也好委托人查到他所在的地址。

    “隗冥。”

    好熟悉的名字,是在哪听过?竟然是和我一个姓,太让人不爽了。

    他边吃东西,边看著不能动弹的我,眉不明所以的轻皱。

    “你的名字。”问我的名字这麽让他为难吗?至於露出那样的表情?

    “隗落深。”我语气不佳的报出自己的名字。听到这三个字,他的手一抖,手中的东西掉回盘子里面。眼睛上下打量我,最後干脆走过来,拔开我被长发挡住的脸,面无表情的审视。

    我诧异的看著他,他盯了一会就转开来,又坐回刚才的地方,继续进食。如同刚才所做的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神经病,我闭上眼睛,本想就这样睡觉好了,但身体上的不适应,让我无法入睡。

    “帮我……”我开口,又实在不好意思说下去。

    他像没听见,喝口水,在窗户前坐下,不知道从哪取出一把短刀,那个我认识,就事割烂我喉咙的那把。他拿帕子擦去上面已经干掉发黑的血迹,後有拿出手爪钩继续擦拭。时间很漫长,我只能盯著他看,想开口,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擦拭完後,他站起来向我走来,“唰”的拉开包著我的布,抱起我进了浴室,放进木质的浴盆後,帮我清洗。算他还有点良心。

    “坏了要另找,麻烦。”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麽,开口冒了一句。就当我刚才的话都是放屁……

    “帮我擦药,青色瓶子的。”

    洗好後,再次摔回床上,这次没有把爽肤水倒掉,仔细的帮我涂抹伤到的地方,包括那个地方。我不说话,有些尴尬。全部弄好以後,他竟然把爽肤水自己收起来了,後走回浴室洗手。看著他的背影,我叹气,这几天真的要和他在一起吗?饶了我吧……

    三十三 暗杀夜晚

    不舒服,超不舒服。

    “喂!能不能把我翻过来?”我不能动的爬在床上,周围漆黑一片,静悄悄的,我的声音尤为突兀。

    旁边的人没有反应,均匀的呼吸像是睡著了。我知道做为一个杀手的他,不可能睡的这麽熟,不管什麽时候杀手的警觉都是第一。

    “你听到没!”

    依旧是没有反应,我只好维持这个姿势,难受的爬著,我从来不喜欢爬著睡觉啊。

    负砉,你睡了?

    [没有。]

    你真的要2、3天才能动?我不想和这个人一起。

    [是。]坚定的回答。

    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回答的这麽快,怎麽说也安慰我一下,说个小谎什麽的。

    没等负砉的回答,身边躺著的人猛然弹坐起来,只见一道银光向他飞去,隗冥敏捷的翻身,在千钧一发间躲开了,在看床上,插著一把10厘米的小银刀。

    “出来。”他抽出刀子,冷冷的开口。与此同时许多银光从不同方向飞向他,“叮叮叮”的被短刀弹飞。

    还没有来的急喘息,这次是黑色的光芒,即时躲开後在地板上留下一道焦黑的印子。

    “巫师。”说完又是下一轮的攻击,发出银刀的地方明显没有人的迹象。

    隗冥挡掉攻击,一边观察四周,在不是特别宽敞的房间某个方向,黑色的光再次发出的时候,他右闪躲开。不是非人的速度向那里冲去,拿刀的左手一划,只听啊的一声从空气中跌出一身黑衣的人,倒在地上抽搐几下死了。在杀了这个巫师以後,旁边没有了隐身魔法的庇护,冒出3个黑衣的人。不,那不是人类,从他们血红的双眼,可以得出他们是魔族,那双眼睛就是魔族的象征。不止这一点,他们耳朵也不是平常人类的圆滑,尖尖的立起。

    隗冥看见这几人时表情依旧时冷漠,却从冷漠中透出冰冷的杀意。他向其中一人冲去,不知何时右手已经带上他管用的手爪钩,翻身挡掉小银刀,抬手向那人挥去,“叮”一声武器被挡下来擦出星星火光。左手没有停下攻击,短刀利落的穿过那人的咽喉,快、狠、准的将人杀掉。拔出刀的时候血喷出来,在地上积累出一滩黑色。另外俩个人有些慌乱,躲闪著隗冥攻击时不停的向後退,眼见锋利的刀子就要向其中一人飞去。

    “住手!你不想这个人死的话就扔掉刀子。”发出声音的魔族,手里握著刀子抵在我的脖子上。有没有搞错,我和这家夥没有关系吧。

    只见隗冥的嘴角露出一个讥讽的冷笑,手快速一闪,身前的本要杀掉的人倒下了。

    “你……”我可以感觉到抵在我脖子上的刀不停的抖动,他在害怕。

    “看来你没有搞清楚。”隗冥转过身,那道冰冷的视线从我身上略过,停在我背後人的身上。“他,不过是我用来缓解魔药的工具而已。”

    “……隗冥……你,你中了魔药还能撑多久?还不是……”

    “我会去找末拉伊尔的,你可以放心的去死了。”语毕,一个东西飞过来,正中我背後人的眉头中心。全部莫入,死的人瞪大双眼,死相恐怖。那把短刀太锋利了,哪有短刀可以直接深入那种坚硬的头骨,切断人的脖子需要斧头、菜刀等,但是我看见了,他刚刚用刀直接插进那魔族的脖子时,我可以肯定如果他想其实可以直接切断那人的脖子。我的双手不自觉的惨抖,才明白刚我背後人的恐惧如何而来。这个人,这个叫隗冥的人,不管他面前的人是谁,只要挡住他去路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挥刀。他和我的杀人不同,虽然无意识的,我却是为了自己为了关系的人。他不一样,他的杀人只是单纯的杀人,不带任何感情。听说杀手是无情的,这个人就是典范。

    “现在害怕,有点晚了。”他拔出短刀,有不属於血的黏黏液体混合著流出来,刀身上也沾满了。他不以为然的从死者身上扯下一块布擦拭起来。我明白那是什麽时,不能压抑的干呕。空气中

    分卷阅读33

    -

    分卷阅读33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我是尸体(NP)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silver冰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lver冰异并收藏我是尸体(NP)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