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宏深看了一眼对面那位挑事的人,没有任何的反应,因为大家都是领主,一般来讲智商都还算是在线的,哪怕偶尔下线也不会做出这样的欠打行为。
    但是对面那个家伙竟然还是做了,用那种较为另类奇葩的打扮,做着异常嚣张的形态,摆出一副故意挑衅的样子,很明显就是有备而来,做好了一有危险就退出大荒的准备。
    李宏深微微摆头,凑到李富珍的耳边,
    “你帮我去找罗思师兄,问问什么情况,对面是什么来路,还有问他要不要搞。”
    李富珍听后微微的点头,起身离开了雅座,往后面一点的位置快步走去,那是罗思所在的位置。
    而李宏深则继续坐在雅座中,开始新一轮的报价,
    “两千两百血晶,这批奴隶对我有用,关乎到我的大荒进度,希望大家给个面子。”
    听到李宏深的话让对面一愣,但是微微了纠结了一下子后,还是继续报价,
    “两千两百零二颗血晶,你的面子虽然比较值钱,但也要看什么情况,在有些事情面前,你的面子一文不值。”
    “三千颗”
    “三千零三颗”
    ……
    这时李富珍走了回来,在俯身在李宏深的耳边说了一会,
    “呼~”
    李宏深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眉头展开,面带职业微笑,从雅座中站了起来。
    “五千颗血晶,不知能否让别人享受一下第一次拍卖的乐趣,你知道有些人是孤儿,没见过大世面。
    好不容易才参加了一次拍卖会,谁都不希望扫兴而归,而且尤其是一些人,性格比较别扭,心胸也不太大,特别喜欢记仇,或者说喜欢拉清单。
    你看这些血晶可是一大笔资源,尤其是对于你这种人来说,在无尽大荒中,血晶可是关乎到自身的未来,也关乎到自身地安全,你说对吗?”
    一边说,李宏深一边拿着自己的小本本走到了对面的雅座前,眼睛已经完全眯起,嘴唇被抿成两条红线,嘴角微微的翘起,就这么样的站在那个人的面前。
    看到李宏深来到了跟前,这个人很快就感受到了李宏深的决心,沉默了一会后,有些僵硬的扭头对着旁边的猫娘说道,
    “喂我一些水果,叫价这么久嘴巴有些干了,吃点水果润润嘴。”
    见此李宏深笑容更胜,轻微的点了下头,渡步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伴随着桑霸的确认声音,也让李宏深获得了这批奴隶。
    “他就这么怂了?”
    “他这不是怂了,是目的差不多已经达到了,该搞的事情也搞完了,所以他才沉默了。
    他就是过来故意捣乱和恶心人,根本就没想过搞出什么大事情,而且来这里应该不是他的本意,看上去非常的嚣张感觉是过来挑衅的,实则是进行警告和通知。
    所以在我当面后他就没准备继续挑大事情,应该是他后面的联盟让他又当又立,搞的他不上不下的。
    而且他现在的情况很尴尬,本来应该是冲着桑霸的拍卖会来的,结果抽到了我,然后被我给堵了回去。”
    李富珍听到李宏深分析后有些偷笑,
    “我看他不是抽到了你,而是看上去在这里的菁英会也只有你比较出名,而且还是个新人,非正式成员,所以看上去好欺负罢了。
    哈哈哈哈哈,真的是。”
    “有你这么说自己男人的吗,你男人厉不厉害你还不知道,是谁每天晚上都要求饶的?”
    “讨厌,在外面乱讲什么,我问你啊,那他为什么之前那一次不停,偏偏要加接近五千后,等你走过去警告才停下来。”
    “那是因为他要恶心人,顺便树立起一个较高的价格,这样他回去后也好交代。
    而且你之前都说了,他是隔壁领主结社的人,还算是我们的师兄,多少还是有些底线的。
    我跟你说,如果刚刚罗思师兄说要搞的话,我绝对会死缠滥大,把价格叫高后然后撤离。
    因为看样子他是用自己的血晶,如果真的交上去一大笔,对他来说是有些伤的,他可不是像我这样享受文明优待,免除了无尽大荒中的租金,血晶对于其他领主来说,还是有些压力的。
    现在他也恶心到了人,顺带警告了菁英会,如果再叫价就会把我得罪死,那样就不太好了,就像我刚刚警告的那样,真的被我记到小本本上,那他就会很不划算了。
    我怎么说也是比较出名的种子选手,现在他能在这看到我,应该也能大致估算出我的实力,只不过相对于菁英会中的其他师兄我还是比较弱而已。
    我估计这批货物应该是桑霸师兄自己争取过来的,八成用了一些手段,然后现在轮到对面的联盟出招而已。”
    “所以这家伙是个排头兵,过来当炮灰的?”
    “不是,你到底是咋想的?我们现在是在无尽大荒,又不是在界域战场前线,在这里谁能把一名领主当做炮灰?
    他就是被领主结社安排过来探路顺便恶心人的,就是这位师兄演技太差,不过如果如果他演技太好,搞不好真的会走不出晕星谷。
    你看着吧,后面菁英会和领主结社应该还会有所交锋,到时候看内域中的师兄怎么沟通谈判,我估摸着大概率不会动手。
    不过我们也要做好动手的准备,等我们这次拍卖结束我们就带人离开。”
    “好”
    这场轻微的冲突结束后,酒吧内的领主们纷纷结束自己的看戏模式,开始继续的热烈保价,拍卖自己需要的物品。
    而其后那位来自于领主结社的师兄也继续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再度出手捣乱。
    就这样,李宏深拍卖初体验就这么结束了,当拍卖会结束后,他带着李富珍来到酒吧的前台,准备进行结算。
    不过就在李宏深准备叫人会驻地拿血晶时,桑霸走了过来,
    “师弟,这次因为我的事情,让你多少有些不开心,所以这批奴隶就当做老哥我送你的,作为你的补偿,血晶你就自己收好,我还不差这些。”
    “不,师兄,不用这样,我并没有怨你,只不过是被领主结社的那位师兄打靶了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了,我又没少一块肉。”
    “不,师弟,千万别怎么说,你收着吧……”
    “不,师兄,我真的不能收……”
    “不,师弟,请你一定要收下,这是为兄的一片心意……”
    “不,师兄……”
    “不,师弟……”
    …………
    经过了一番推磨,最终李宏深还是在罗思的劝导下收下了这批奴隶,而在接受完奴隶后,李宏深就辞别了菁英会的师兄们,带人从晕星谷撤离,拉着交易而来的货物和奴隶,回到了自己的洪城。

章节目录

全民领主时代之我能签到打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宫程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程师并收藏全民领主时代之我能签到打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