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鲶鱼不想动弹时,那么水就会变得平静起来,而当鲶鱼沉入水底是,那么在水面上就会有其他的鱼搅动风波。
    李宏深在解决完这些事情后,整个人开始散发着一股咸鱼的气息,每天除了带着领民们训练,就是在洪城内散步体察民情。
    除了鼓励生育外,李宏深就是开始利用自身地数据法则在领地内搭建交易系统,推行着他搞出来的洪点。
    因为本身数据法则就已经充斥在领地内,而他在之前也通过数据法则勾连到领民的身上。
    现在只不过是把面板变得游戏化,在领地内部用数据法则搭建出了一个服务器,然后提供数字货币,直接跳过了纸质阶段。
    而且这玩应是李宏深直接用法则演化出来的,只有洪民才能使用,而对外他还是开放除了一些货币,供给一些外来旅游人参观,享受服务的人进行兑换。
    除了内置的交易系统,李宏深还苦等多年,终于从系统中签到了足够多的数据法则,让面板上面能够展现出对话框,让领民间的消息可以通过数据网络进行传输了。
    不过这个说到底还是一种简单的规则应用,像是实物数据化,数据化传送等等还是遥遥无期,而像是顶端科技的数据化灵魂和大杀器数据重组机等等更是连影子都看不到。
    好在现在这样的功能就已经让李宏深收益颇多,最起码在这个通讯全靠喊,送消息全靠跑的时代里,李宏深这个东西就像是跨时代一般,给到他们众多的好处。
    除了这些,李宏深也就只能每年出去找找资源浮岛,打打猎,磨炼下领民的血性,保持着战士们的战斗力。
    当完全沉寂下来后,李宏深才知道,为什么他之前能够搅和那么大的风云,除了确实有部分因为利益的原因,还有外界的挑动,剩下大部分原因完全是因为到了这一阶段领主过于枯燥,所以他们才想要搞点事情,娱乐下精神。
    这让李宏深感觉,搞了半天,小丑竟是他自己,不管是对抗也罢,联盟也好,都是那帮人闲的蛋疼后给他特意找麻烦。
    进入内域的领主大部分的天灾都已经给不到他们什么历练作用,而关于领地内部的管理也都差不多走上了正规。
    甚至不负责任点的领主,大部分时间都是当一个甩手掌柜,有领地内的行政队伍帮忙管理,自己只要掌握好武力就行。
    尤其是菁英会的领主们,在这个阶段可能会更加的枯燥,不像是其他学员领主,可能现在还在尽可能的获取资源,想要去吸收更多的灵能法则,构建更加完善的领地。
    而菁英会的成员大部分实力和天资都在那里摆着,平常挂挂机,靠水磨工也能吸收到足够的灵能法则,完全不需要去燃烧什么源点提供加速。
    而少部分哪怕差了一点点,他们背后的家族也能提供充足的资源和源点,完全不需要考虑那么多事情,只要专心发展就好。
    而这样的结果就是让菁英会内部的气氛变得有些向死水一般,更多的是去体会寂寞,去学会耐得住空虚,去体验枯燥的生活。
    毕竟再喜欢喝酒的领主也会有一天喝腻了,再喜欢吃美食的领主几百年下来也都差不多吃过一边了,再喜欢玩的领主,这么多年下来各家会所美女都应该体验完了。
    因此枯燥啊…………
    菁英会内的师兄师姐枯不枯燥李宏深不知道,反正他现在还算比较淡定。
    因为他领地内有充足的项目可以进行发展,有很多的模式可以进行改革。
    像是当他的人口发展到了二十万的时候,他就搞出了九年义务教育,让学生文武并行,一般来讲毕业后的学生都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然后就是义务从军三年,让他们和领地内的全职军队一起训练,一起对外作战,让他们体验到真实的大荒生活。
    三年后他们可以选择成为一名普通领民,加入城池的工厂成为一名技术工人,也可以选择通过选拔考试,加入军校成为一名职业军人。
    也可以尝试通过行政队伍的考核,从基层干员开始坐起,慢慢的向上晋升。
    当然在此期间李宏深也遇到一些较为烦心的事宜,比如说领地内出现了第一个自然死亡的人,而且这个人李宏深是知道的叫做李钢,是从领主试炼开始就一直跟着他的老人。
    而他也是第三批成为战士的人,不过他到死都是一直保持着一阶战士的程度,因为他在迁移部落前往十万里大山时断了一只手和一条腿。
    而后当领地置入了能量核心后他也因残缺的拖累而没有突破,到了后面李宏深想要用二阶和三阶血晶给他人为晋升时,被他拒绝了,说是要留给其他人,不要浪费领地的资源。
    走之前他都是面带着微笑,怀抱里紧紧搂着一把断掉的军刃,李宏深知道,那把军刃是他的荣耀,也是他最为珍惜的伙伴。
    在被兽群围攻时,长枪折断,他就是靠着这把军刃砍死了三头凶兽,坚持到了战友的救援。
    当送别了李钢后的几年中,那些老一辈收了致命打击,并没有任何突破的人先后离去,而每走一位,李宏深的心情都会异常的复杂。
    作为这些从领主试炼跟着他到现在的老人,他都能清楚的记得他们的名字,也能够清晰地回忆起在试炼时对他们的教导,也能够清晰地回忆他们的脸庞,那种致死都信任他的眼神。
    他自己内心知道,自己要冷血,生离死别对于领主来说是在正常不过的了,自己需要适应,自己也无力组织这样死亡的放生,而以后肯定还会有更多更多这样的事情。
    但是一方面他却又有些难受,心情异常的低落,看着一个个跟着他奋斗的老家伙们先后离去,让他心情极度复杂,有愧疚,有伤心,有难过。
    不过时间并不以人的意志所运转,哪怕是李宏深再难过自己也回不到过去,他也没办法把这些人复活。
    他只能树立一面功绩墙去缅怀这些和他一起奋斗的人,他带着这帮人见识过了无尽大荒的边缘,看到过了十万里大山的风景,经历过了百万里平原的考验,最终体验到了内域的神奇,也不枉这些人的追随和以及他们所付出的众多血汗。

章节目录

全民领主时代之我能签到打卡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宫程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宫程师并收藏全民领主时代之我能签到打卡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