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炼器术
    “不要!不要!”
    凌飞扬不停地发出惊恐地叫声,前面是一座废弃的山庙,到底要不要进去?
    “啊!”凌飞扬大吼一声,猛然从床上坐起来,只感觉自己的全身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老三,你总算醒了!”
    睁开眼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秦参那张坏笑的脸,抬头一看,发现老大和老四也都守在自己床前。
    “怎么回事?”凌飞扬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惶惑地问道。
    “你还说呢,自从那天和妹子约会回来,你都已经整整睡了两天两夜了。”秦参撇了撇嘴,一脸古怪地说道:“你的脉相极其复杂,跳动的非常厉害,不是我说你呀老三,咱虽然年轻不过还是得节制……”
    “什么,我睡了整整两天?”凌飞扬自动将秦参后面的话给过滤了,而是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起来。
    难怪一直有种恍然如梦的感觉。
    不,那不是梦!
    虽然看起来只是一场梦境,但正如庄周梦蝶一般,又是那种特别清晰的真实。
    凌飞扬在梦中看到自己身怀绝技,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甚至还是一名修真高手,修炼了各种功法绝技。
    不,那不是我!
    凌飞扬有些恍惚,紧接着就感到头痛欲裂,如潮水般的记忆猛烈地对他的大脑进行灌溉。
    凌飞扬心情渐渐平静下来,慢慢闭上了眼睛,朦朦胧胧中似乎有个声音得意地说:“年轻人,这个炼器术可是比你们东方的鲁班还要强……”
    “原来妇孺皆知的鲁班还是这位的徒弟呀?”凌飞扬脸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自言自语道。
    “哎呀妈呀,三哥你可算醒了,吓死宝宝了,你到底是咋整滴啊?”凌飞扬刚一发出声响,睡在上铺的何默然立马一惊一乍地将头伸下来,大声地嚷嚷起来。
    凌飞扬朝何默然翻了个白眼,无语地说:“我不就是睡个觉吗,有这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吗?”
    “哎呀,我滴老天爷爷啊。”何默然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加上前三天,你总共睡了七天,要不是二哥给你喂滴啥中药,只怕你早就那啥了。”
    “你说什么?”凌飞扬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老二竟然天天给我灌中药?”
    凌飞扬一觉醒来只感觉体力充沛,神清气爽,唯独嘴里苦涩不已,原来是秦参那个二货给他喂了中药,他本来还以为自己吃了巧克力呢……
    老大和老二都不知道去哪浪了,宿舍里就凌飞扬和何默然两人,简单扯了几句犊子之后,凌飞扬便不再搭理何默然了,而是弥尔一笑,接着闭上眼睛,盘腿坐在了床上。
    工欲利其事,必先利其器。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随着各种各样的话从脑海里往外蹦,凌飞扬已经渐入佳境。
    从外表看,凌飞扬只是很简单的在打坐,实际上他此刻已经在修炼各种器物的制作方法了。
    脑海中有许许多多的修炼功法,不过凌飞扬打算先学会这应该最为实用的炼器术。
    ……
    凌飞扬再次来到了赌石店。
    “咦,小伙子你想通了?”
    胖老板一见到凌飞扬,立马两眼直放光,喜滋滋地迎了上来。
    凌飞扬一脸笑意地摇摇头,接着云淡风轻地说:“那块翡翠我是不会卖的,不过我今天来还是要赌石。”
    胖老板听到凌飞扬起初不肯卖那块翡翠还有些失望,不过听到有生意做,立马精神大振,热情地说:“好嘞,那您可瞧好了……”
    “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了。”
    胖老板话还没说完,凌飞扬已经信手拈来般的挑拣了十余块五彩斑斓各不相同的赌石。
    “您要不再打打眼?”胖老板看着那堆石头都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还从来没见人这样挑过石头呢。
    “不必了。”凌飞扬直接摆了摆手:“钱不是问题,你快点帮我开吧。”
    说完,凌飞扬从随身的包里掏出一沓钱,随意地丢给了胖老板。
    见这年轻人出手如此阔绰,胖老板心中狂喜,手脚也殷勤了许多,麻溜的就对这些石头进行切割。
    “什么!”刚切开第一块石头的时候,胖老板就已经懵了,忍不住惊叫一声。
    这小子运气简直逆天啊!上回赌到一块翡翠,这一块竟然是和田玉,而且还是羊脂白。
    胖老板渐渐收起脸上的震惊之色,除了暗暗感慨凌飞扬运气好之外,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但是到后来,胖老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
    如果说第一块纯粹是运气之外,那凌飞扬的运气简直就是逆天了。
    整整十二块石头竟然无一落空,切开之后都是上好的玉料,什么蓝田玉,南阳玉……
    “你……”胖老板最后几乎是泪流满面的颤抖着双手将那些玉石打包好之后给了凌飞扬,最后他才颤颤巍巍地说:“小伙子,你行行好吧,别指着我一家祸害了……”
    凌飞扬哭笑不得地出了门,心里暗暗想道:言之有理,不能厚此薄彼呀。
    很快,凌飞扬就在胖老板的目送下走进了隔壁一家店……
    当凌飞扬心满意足地提着几大袋石头满载而归的时候,不知道此时赌石一条街上的所有商家已经开起了紧急会议,并且画影图形,决定以后所有人统一口径,再也不做凌飞扬的生意了。
    对了,上回答应把那块翡翠加工好之后送给楚静姝,看来还是自己亲自来吧。
    将翡翠捧在手心,凌飞扬嘴里念念有词起来,只见原本翠绿中带着一丝红色的翠玉已经慢慢发出金色的光芒,而它的形状也慢慢发生了改变。
    最终呈现在凌飞扬手中的不是上回说的玉佛,而是一块小巧玲珑的玉牌,上面还镶嵌着一些古里古怪的红色符篆。
    小心翼翼地将玉牌收进怀里,凌飞扬刚露出一丝心满意足地笑容,就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凌飞扬,今天是我生日,晚上来为我庆祝哦,地点就在学校附近的欢唱ktv。”

章节目录

都市极品仙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咖啡牛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咖啡牛奶并收藏都市极品仙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