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1章 800 番外二
    回到了熟悉的房间之中,看着那熟悉的可人,我只感觉自己的心都被融化了。
    若若抚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笑容,母性的光辉,让现在的若若更加的美丽动人。
    似乎是看到了我的愁眉不展,若若眯着眼睛笑着问我怎么了,在想什么?
    我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
    她是一个极为聪慧的女子,纵使我不说也能猜到我心中的想法,而且她已经习惯了我这一副闷葫芦的样子,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以前的时候,我总觉得父亲很闷,现在我才知道,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若若那倾世的脸上一笑,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形,眯着眼睛对我道:“别想那么多了,上炕睡觉吧,明天还有早课呢。”
    听了她的话,我点了点头,随即起身上炕。
    很快若若均匀的呼吸声响起,而我躺在炕上却是辗转反侧,怎么睡都睡不着。
    虽然我心中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冷月还有孩子,可是我和冷月之间毕竟有夫妻之实,而且孩子和我也有着血缘关系,现在的我根本不能不想。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太阳刚刚升起,清晨的第一缕缕阳光打在身上感觉暖洋洋的。
    现在已经到了半夏,虽然天气渐渐的炎热起来,可是在绿树成荫的村子,早上还是十分清凉的。
    在家里胡乱的吃了几口早饭之后,我迎着初升的朝阳去了学校,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我们这个小村子十分的偏僻,几乎没有人愿意来这里执教,所以整个学校就我一个老师,我既是校长也是老师,虽然苦了一些,可是看到孩子们脸上那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我就感觉现在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之后,我会和孩子们一起回家,看着朝气蓬勃的他们,我感觉自己都年轻了不少,并不是我的岁数变大了,而是我的心态更加的成熟了。
    到家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了外出打猎的爷爷和老烟斗。
    海东青发出了一声嘹亮的鹰啼,随即从老烟斗的肩膀上飞起,落到了我的肩头上,亲昵的蹭着我的脸颊。
    青狼也跑过来,蹭了蹭我的裤腿。
    “大孙子,你看我们又打了这么多东西!”
    爷爷提起了手中的野兔和野鸡和我炫耀道。
    “走吧,我们一起回家!”
    我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引着爷爷,还有老烟斗一起回家。
    若若十分悠闲的坐在院子的躺椅之上,眯着眼睛晒着太阳,看到我们回来了,她起身想要从爷爷手中要接过那些野味,可是却被爷爷拦住了。
    自从若若怀孕之后,她就成了家里的宝贝疙瘩,母亲就禁止她干任何的家务活,爷爷和老烟斗两个老人更是一点也不停歇,每一天都会上山打各种各样的野味,说若若怀着肚子要多补一补。
    爷爷和老烟斗去收拾野味了,我放下手中的书,坐到了若若旁边,问她今天有没有恶心。
    “这小家伙最近越来越安分了!”
    若若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摇了摇头,脸上满是母性的光辉。
    我看着若若隆起的肚子,并没有说什么,心中也满是怜爱。
    心中也有些感叹,自己以后也要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自己以后也要成为一个父亲了,要更努力的撑起这个家才对。
    这些日子师傅和工装男子也总往家里跑,每一次都会高兴的喝一个伶仃大醉。
    “每次都来家里蹭吃蹭喝,还是将你以前那种不要脸的劲头发挥到了极致!”
    父亲虽然是一个很沉闷的人,可是在酒桌之上,他也和师傅开起了玩笑,毕竟他们三兄弟的关系很好,而且父亲又和师傅成为了亲家。
    “要不是我外孙在这里,你以为我愿意来这里来看你这副战斗脸吗?”
    师傅抿了一口酒,摇了摇头,苦笑道。
    “现在孩子刚三个月大,根本不知道是男是女,你就笃定是外孙?你以为你是铁口神断啊!”
    父亲也有些醉意了,忍不住道。
    其实对于孩子的男女,我根本不在乎,男孩也好,女孩也罢,都是我和若若爱情的结晶。
    我知道父亲,母亲还有师傅也不会在意,只不过他们是嘴上说习惯了而已。
    看着师傅和父亲在酒桌上争吵的模样,我欣慰的笑了。
    酸甜苦辣咸,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各种各样的喜怒哀乐,交织成了生活,我们熟悉的生活。
    日子很平淡,却很快乐。
    很快,半年的时间一闪即逝,凛冬已至,落叶纷飞,北方的冬天并不像南方的冬天一样,北方的冬天是那种干冷干冷的感觉,冬风一到,气温就降到了零下,刺骨的寒风,好像是一根根鞭子抽打在人的脸上。
    这一天,天阴沉的可怕,我、父亲、爷爷、师傅,老烟斗还有工装男子张子尘几个大男人满怀激动的等在了寒风撕裂的院子之中。
    虽然现在是零下好几度,可是我们身上的热情却丝毫的不减,因为这一天是一个好日子。
    雪花一点一点的从天空之中飘落,给这暗淡的天空,平淡的世界,增添了不少色彩。
    今天是若若生产的日子,看着紧闭的房门我的心中满是忐忑,纵使见惯了大风大浪,可是等真正的骨肉亲情降临到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忐忑,这种忐忑是一种兴奋,同时也是一种害怕,兴奋的是现在自己重要当父亲了,终于要见到自己的孩子了;害怕的是他们母子会在这关键时刻遇到什么危险。
    雪花从天空之中一点一点的飘落,打在脸上冰冰凉凉的,但是冰冷的雪花,寒冷的天气却没有办法熄灭我这燥热的心。
    我焦急的等在外面,只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快些降临。
    时间一点一点的在过去,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可是现在的我并不能做什么,只能在外面静静的等待,到最后我只感觉自己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雪越下越大,鹅毛一样的大雪落到了我的身上,将我埋成一个雪人,可是我却丝毫都不在意,目不转睛的盯着房子门口。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吹开了,母亲从里面抱着一个小家伙,满脸笑容的对我说道:“生了,生了,是一个男孩!”
    母亲的话对于我来说,就仿佛是九天之上传来的天籁,一瞬间,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忍不住热泪盈眶!
    雪花打到了我的眼框之中,随着泪水一齐的滑落。
    当时的我才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喜极而泣。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就到了孩子百岁的时候。
    家里摆了百岁酒,款待村子里的父老乡亲!
    这一天家里十分的热闹,不仅村里的人全来了,就连一些阴阳界的人都来道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脸上多多少少都带着一些醉意。
    这一顿酒一直从中午吃到了晚上,晚上大家带着带着醉意,各自回去了,而我帮着母亲开始收拾一片狼藉的家里。
    “父亲!”
    可是这时候突然一道怯生生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外,发现来的人是娑婆的孩子刘安下,算算时间已经有一年没见这小家伙了,这小家伙已经三岁了,那可爱的小模样甚是喜人。
    看到是他的时候,我心中满是疑惑。
    倒是母亲脸上乐开了花,她擦了擦手,将小家伙抱在怀中问他怎么来了?
    “母亲叫我将这东西送给弟弟!”
    说着,小家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金锁。
    母亲把金锁接到了手中,问他:“你母亲在哪里,怎么没有把你送到家里来?”
    “这个母亲并不是那个母亲,这个母亲就在村口,她让我自己过来,她在那里等我!”
    小家伙说得我一头雾水,下意识的向着村口的方向走去。
    当时我心中,还有些疑惑,娑婆既然都来了,为什么不亲自来家里一趟?
    当我到村口的时候,发现清冷的月光之下,站着一道倩影,那人影并不是娑婆……

章节目录

阴阳秘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有羽的季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有羽的季节并收藏阴阳秘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