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伦走后,星星旅馆,一间豪华套房内。
    柔软的躺椅上,满脸醉意的喀秋莎慵懒的躺在椅子上,侍女正在用热毛巾替她擦拭身上的酒气。
    她是真的喝得有些醉了,满脸晕乎乎的样子,脸上的潮红显出了少女特有的媚态。
    一个老嬷嬷轻柔地替她揉着太阳穴,喀秋莎大着舌头嘟嚷道:“原来喝醉酒的感觉是这样的,还挺有意思的呢。就是头有点疼,不太舒服...”
    老嬷嬷略微有些无奈,说道:“小姐,您本来就不会喝酒,不该喝这么多的。要让夫人知道了,又得说老奴失职了。需要给您准备解酒药剂么?”
    喀秋莎摆了摆手,“不用。就这感觉也挺好的。。难得喝醉一次~”
    老嬷嬷从小照顾她长大,看着眼前醉醺醺的喀秋莎的,满眼慈爱,语重心长地说道:“那些事情交给下边的人就好了,小姐您没必要亲自去的。”
    喀秋莎觉得眼皮有点重,但醉酒让她的思绪反而更敏锐了,道:“不去亲眼去看看世界,哪里知道世界长什么样子呢?我从小听到的教导都是,平民是肮脏的、卑贱的,海盗代表罪恶,酒馆里汇聚了懒惰、疾病、贪婪、**...一切人间罪恶。但真实的世界不是这样的啊。这只是贵族阶层的傲慢与偏见罢了...”
    顿了顿,她又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来:“没切身体会过世界,怎么能写出好故事呢。”
    老嬷嬷听着,微微一叹,也知道劝说不了自家这位已经很有主见的小姐,转而道:“老夫人那边传讯来了,北地可能有大变,要您尽快回去,说这里不安全。”
    “原本的故事剧本推演不下去了,必定是有未知的因素搀和了进来...”
    躺椅上的闭目少女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像是梦呓般呢喃道:“玛法帝国皇室即将宣布承认「北海之王」奥列格的国王地位。那群乌合之众虽然成不了大事,但会对鲁英后背带来巨大的麻烦。波拿皇室,拉斐尔大公,还有西海和南海的海盗头子们也不会让奥列格那么容易‘称王’的。大混乱时代要来了,不做些准备,再古老的家族都有崩灭的时候...”
    老嬷嬷听着,神情闪过了一抹复杂,再默不作声。
    自家这位小姐如果不是女儿身,那该多好啊。
    喀秋莎像是酒劲儿上来了,嘴里说着一些断断续续的话。
    “亚人里流传了一个预言:遵循古老契约的勇士会拯救族人,带回圣物。根据亚特利亚时期的史料记载,达鲁族和人类联盟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誓约不弃...家族正好珍藏了【矛布里欧纳克矛】的矛尖,多么好的素材啊...”
    “故事必须有合理的逻辑,才不会被智者追溯察觉。我没有参与事件,如何牵连因果?我们何尝不都是在别人的故事里呢...”
    说着,喀秋莎微微睁开的眼里,闪烁着了一抹睿智理性的光芒。
    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又呢喃道:“噢,难得遇到一个有意思的家伙呢...”
    说完,她终于昏睡了过去。
    .......
    铁匠旅馆。
    回来之后,苏伦和吉克几乎没有出门。
    每天他会抽一个小时左右,教导这个新收的弟子。
    吉克在炼金药剂学方面真的非常有天赋,特别是炸弹的研究!
    明明是一颗橘子种子,曾经他父亲要他长成苹果,很大程度掩盖了他的卓越天赋。
    现在在苏伦的教导下,开始了野蛮生长。
    那天马行空的发散思维,连苏伦这个穿越者都惊叹不已。
    别看苏伦现在掌握的相关知识量是吉克的无数倍,但真要他创造发明出出某种新型炸弹,还真不见得能行。
    创造与创意,也是炼金术士最好的天赋之一!
    “老师,我们是否能用丝线控制导弹,改变它的运动轨迹,达到精确命中...”
    “是否可以利用像是“分裂虫”那种分裂后有感应的特殊生物,制造出可以遥控的炸弹触发装置?”
    “老师,您觉得我‘热感应追踪’的思路正确么...”
    “常规的药剂配方炸弹受药量限制,但实际生物体可以蕴含的能量无穷无尽,比如:职业者。我们是否可以制造生物炸弹...”
    “...”
    苏伦表明他没有多少时间教导,吉克也很珍惜这难得的机会。
    短短两日,他就把这些年积累的疑惑都问了出来。那些问题千奇百怪,像是天上的星星,多而繁杂。很多是在鲁英帝都的预备学院,老师们都不见得能解决的问题。
    苏伦也都用他夸张的知识量一一解答。
    即便是一些未知领域,他现在的思维能力,也能给吉克提供一个思路,快速推导下去。
    ......
    今天是第三天。
    吉克敲响了苏伦的房门,“老师,吃饭了。”
    敲门之后,他就走了扭动了房门的把手。
    师徒两也有了默契,他知道,老师一定会操控丝线开门。
    打开房门,果然看着房间里一个背影正坐在埋头研究的背影。
    即便如老师一句如此博学,还是这般努力啊...
    吉克心中感慨了一句。
    自己这个老师,可不是他说的什么都懂一点,而是真的什么都精通!
    苏伦还在绘制机械战甲上的一个零件图纸,看着吉克进来,便回头看了一眼,“嗯。”
    食物摆在了餐桌上。
    打开餐盘,肉香便弥漫了整个房间。
    中午吃的是烤鹿肉,还有一些水果。
    苏伦不缺钱,也不会在吃上面亏待自己。
    师徒俩会在房间里一起用餐,吉克会趁着这机会,拿出笔记本,把学习一天积累的疑问问出来。
    即便是吃饭,苏伦的八臂蛛矛也没停下。
    吃饭、回答问题、研究机械、绘图...同时做几分工作,互不影响。
    吉克看着苏伦背后灵光熠熠的八臂蛛矛,难掩羡慕:“老师,我什么时候也能拥有您这样的厉害的殖装啊...”
    苏伦也笑道:“你努力修行,半年内应该就能进阶正式职业者了。到时候你自己再好好考虑功能性的殖装和战斗系殖装的选择方向。我的路不适合你,你要走自己的路...”
    吉克年纪正在最适合进阶的年纪,学习了苏伦传授的顶级秘法,起步就会比一般人高很多。
    无论是殖装还是就职材料,可选择的余地也会更多。
    苏伦也很看好自己这个弟子的未来。
    听着这话,吉克满脸正色的点点头,“是,老师。”
    知道苏伦今天就要离开了,他的神情有些黯然。
    这时候,他开口问道:“老师,您今天就要离开了么?”
    苏伦道:“嗯。我有一些事情要做。等事情处理完,以后可能会来帝都的。”
    莎碧娜现在应该已经去了帝都,还有一册【艾萨克的炼金手稿】在皇家学院图书馆。那里也有最完整的炼金知识传承。
    鲁英帝都大概是要去一趟的。
    吉克毕竟年纪不大,显得有些多愁善感:“老师,遇到您,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苏伦笑了笑,告诫道:“努力变强吧,哪怕是成想为机械师,想要日后走的更远,也必须要有足够的实力。”
    顿了顿,他突然想起了千条曾经给他说过的话,也说了出来:“只有站在高处,你才能看到更多的风景。”
    吉克听着,心中大有触动,站起来恭敬一礼:“老师,有您的教导,我觉得我一定能考入皇家学院的。等下次见了,一定不会让您失望!”
    苏伦笑着摇了摇头,没在乎这些繁文缛节。
    可突然,他感知到了什么,目光微微一凛,心道:终于来了么。
    转脸,他看着吉克,正色道:“吉克,学习是一回事,但你知道,回帝都之前,你还有什么事情没处理好的么?”
    吉克也很聪明,思绪一转,立刻想到了什么,“您是说...那毒妇?”
    苏伦点点头。
    吉克想到了什么,脸色大变:“老师,您说,他们会不会找到旅馆来?”
    苏伦轻笑一声,平静地说道:“他们已经来了。”
    .......
    吉克毕竟只是一个刚从预备学院毕业的学生,没有什么社会阅历,不明白社会险恶。
    他爹本森被杀掉,但如果他没死,那么本森家在帝都的家产,玛丽安两人一毛钱都拿不到。事情败露,还会被通缉。
    所以,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来杀吉克,不会让他离开暴雪城。
    苏伦猜到了,没提前告知,他也想让自己这个弟子亲历一下。
    两人交谈的话音未落,“嘭”的一声,房门就被一脚喘开了。
    一群痞里痞气的家伙闯了进来,大概二十多个。一个个身穿皮,刺青、耳钉,鸡冠头,爆炸头,从上到下都写着“黑帮”两个字。
    暴雪城不能武,这规矩是对外来人。
    对于地头蛇来说,可操控的空间很大。
    苏伦也感知到了,这群人进入旅馆之后,街面上巡逻的两个治安队员都悄然离开了,显然是想避开这凶案现场。
    吉克立马站了起来,丝毫不惧:“你们想干什么?!”
    苏伦自然认出了来人,这是地头蛇“走私帮”的人。
    不过,他却没说话,在吉克身后默默地看着他要怎么面对。
    此时此刻,吉克的手中,已经拿出了两颗炸弹。
    这群人显然是有备而来,前面两个还拿出了防爆盾牌。
    这群人敢这么直冲冲进来,大概是觉得没人敢在暴雪城对他们走私帮动手。领头那个爆炸头二阶职业者一声冷笑:“有人花了钱,要我们要请你去一趟。”
    吉克看着对方枪口指着自己,怒喝道:“是那对狗男女叫你们来的么?我是本森商行的少东家,他们谋害我父亲,妄图谋夺我家产。你们不要被他们骗了!”
    听到这话,爆炸头脸上满是轻蔑,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看着吉克手中的炸弹,讥笑道:“小子,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乖乖跟我们走一趟就是了。”
    吉克听到这话,还在据理力争:“我不会跟你们走的!你们没权利要求我配合,你们这是绑架!”
    爆炸头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掏课掏耳朵,“呵呵,老子可从没说我们不是在绑架!怎么了,你要教我们‘走私帮’做事?”
    吉克听着这蛮横的话,又急又怒,顿时语塞:“你...你...”
    但同时又大为惊恐。
    “走私帮”的恶名他可是早有耳闻,暴雪城内大大小小的商人进货出货,都得被他们扒一层皮。这些家伙在暴雪城,可是有着通天的能量。他父亲曾经告诫过他,宁可得罪官方,也不要惹上这群人。
    这群家伙,就像是恶狼一样,惹上了,会是无尽的麻烦。
    他虽然也想到了身后的苏伦。
    可对方人太多了,哪怕老师手段惊人,今天恐怕都难逃一劫了。
    何况,真在城里动手,铁定会被治安队抓去,最终结局也是死路一条。
    吉克也瞬间意识到事情糟糕,懊悔自己怎么没早点想到这点。
    他还抱着最后的希望,喝道:“你们敢动手,治安队一定会把你们抓起来的!”
    爆炸头挑眉讪笑一声,“呵呵...治安队?”
    就是吉克这手足无措之际,却听着身后苏伦终于开口了,“吉克,对有些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在有些人眼里,只要利益足够,人性、法律都是可以践踏的。”
    吉克听到这话,心情很是复杂,但更多的是愧疚:“老师,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
    苏伦摇了摇头。
    这群人不来,他本也打算离开之前,去把这麻烦解决掉的。
    既然作为老师,自然不想自己的弟子被随便来个喽啰就害了。
    现在,正好省了功夫。
    爆炸头看着眼前的这个面具男,眼中略微有些异色,问道:“朋友,走哪条道上的?”
    苏伦没回应他,笑了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有人许诺了本森皮毛商行的家产给你们,让你们来抓人?呵呵,是许诺了六成,还是七成?”
    一旁的吉克一听,这才明白为什么黑帮会插手这事儿!
    同时又气又怒,那对狗男女,居然拿他的家产,来悬赏自己?!
    爆炸头有些眼色,苏伦这从容态度让他拿捏不准对方到底什么来路,“兄弟,这事儿与你何干?”
    “他是我弟子。”
    苏伦说这么多废话,自然是想让吉克明白一些道理。
    他也没指望能感化对方,又道:“事情是怎么样,你们应该清楚。我想问问,能不能就此作罢?”
    这话一出,回应他的是十多把枪口齐刷刷指了过来。
    走私帮作为地头蛇,平日蛮横惯了,怎么可能被这句一话就劝退了?
    何况,本森家的家产可不是小数目,有这油水,怎么可能放弃!
    爆炸头眯眼像是毒蛇一样盯着苏伦,威胁意味十足的语气道:“我奉劝阁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在暴雪城,得罪了我们走私帮可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也隐隐猜到对方可能有些本事,搬出了帮会的大旗。
    可苏伦哪里会惧?
    他哼出了一声,“呵,我也就是问问罢了。毕竟...杀人也得有个理由嘛。”
    就是这话音一落,他眸光里突然闪过了一抹暴戾的红光。
    就是这一屋子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突然【闪现】挡在了吉克身前,双手一拍,“控丝秘技·屠宰场!”
    苏伦眼中杀机迸射而出,双手虚空作抓,空气中飘荡的青色丝线突然显现了。
    这密集的丝线,都是这几天的他弄出风系切割丝线!
    这群黑帮混子,也就两个半吊子二阶,在四阶丝线面前脆得像是纸糊一样。
    但同一时间,枪声大作。
    无数火枪子弹也击中了苏伦的身体,噼噼啪啪在房间里打出无数坑洞。
    战斗一瞬间就结束了。
    这狭窄的房间里,这些家伙连逃的地方都没有。
    苏伦安然无恙。
    杀了这群人,他终于觉得心中那躁动的情绪安分了不少。
    而这时候,他感知到了什么,说了一句:“我去去就来。”
    说着,身影消失在了房间中
    ......
    血腥味扑鼻而来,吉克再一看,偌大的屋子里,就只剩下了自己一个活人。
    看着满地的残肢断臂,他眼中只有难以置信。
    杀了?
    老师把他们都杀了?
    握着炸弹的手心一句满是汗水,吉克脑子瞬间空白。
    他还从来没杀过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死人,还全是残肢断臂!
    鲜血在脚下横流,把地摊浸染成了暗红色,肠肠肚肚,脏器碎肉,入目满是。
    就像积木玩具散落了一地,吉克内心迎来了从未有过的大震撼!
    而他还在愣神的功夫,人影一闪,苏伦再次出现在了房间门口,而他手里正拿着一颗人头。
    吉克一看那面容,不是曾经家族护卫队长拉曼的人头又是什么!
    天啊,这才几息功夫,老师竟然把一个三阶职业者杀掉了?
    吉克眼中满是震撼。
    苏伦招呼了一句:“走了。”
    吉克还有点懵,本能地问了一句,“老师,我们去哪儿?”
    苏伦轻描淡写地吐出了几个字:“斩草除根。”
    ........
    二十分后,东城一间私人疗养院。
    苏伦在医院门口等了几分钟。
    突然,疗养院二楼一间vip病房里一声爆炸响起。
    一分钟,吉克从容不迫地走了出来。
    苏伦看着他,招呼道:“现在麻烦解决了。走吧,我送你上船。”
    吉克:“是,老师。”

章节目录

机械炼金术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盲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盲候并收藏机械炼金术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