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军衔最高者,乃是北溪县游击校尉王四海,他率领着仅剩的一百多个骑兵,再一次冲向面前密密麻麻的敌军。
    一柄柄马槊,强行撕开了敌军的包围圈,尽管在窜逃的过程中,后背暴露给了敌军,遭到密集的射击,当场倒下二十多个弟兄。
    但是剩下的八十个弟兄,却成功杀出重围。
    王四海兴奋的大吼道:“兄弟们,坚持住,只要与侯爷汇合,咱们就安全了!”
    就在这时,一片黑压压的骑兵,出现在前方。
    王四海本以为是秦风的主力部队,刚要松口气,却发现,这支骑兵身上的甲胄,明显不对劲,这竟然是……雪狼旅的主力!
    王四海眼神骤然一阵绝望,原来之前遇到的敌人,全都是雪狼旅的游击部队,真正的主力,这一刻才展现在眼前。
    “吁!”
    王四海猛拉缰绳,看着正前方不足二百步的雪狼旅主力,又转身看了看后方袭来的追兵,已经有些认命。
    “兄弟们,看来今晚就是我们的忌日。”
    “兄弟们,怕不怕!”
    身边的众将士,身上或多或少都染着血,有自己的血,也有敌人的。此时,他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布满血丝的眼睛,充斥着疲惫和不甘,却唯独没有畏惧。
    “为了北溪县,为了秦侯爷,血溅五步又有何惧!”
    “没错,我等自打成为北溪县的兵,就没想着要善终,正如秦侯常挂在嘴边的那句话,我等多流血,家人便少流汗。”
    “校尉大人,下令吧!”
    听到众将士的呼吼声,王四海深吸了口气,眼神骤然坚定无比,举起手中的马槊,发出一声怒吼:“北溪轻骑,冲锋!”
    在王四海的带领下,众将士毫不犹豫的发起了自杀式冲锋。
    而就在所有人都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时,意外发生了,伴随着一阵密集的马蹄声,只见东方杀来一支人马。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雪狼旅,秦风在此!我来当你的对手!”
    王四海和仅剩的八十个轻骑,呆呆的看着率军冲杀回来的秦风,一时间不知道该震惊,还是该傲狠。
    自己身为一个小小卒子,或是区区校尉,何德何能,居然让大梁第一侯,以身犯险,回来营救?
    王四海只觉得鼻头一酸,等转身看向旁边的将士,却发现大家皆已经满脸泪痕。
    “侯爷回来救我们了?该死,早知道这样,我们还不如早点战死……”
    “为了我们,侯爷不惜以身犯险……”
    “大梁第一侯,北境之主,居然为了咱们这点人,冒这么大的风险,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弟兄们都愿意为秦侯冲锋陷阵了,有这样的主子,即便是粉身碎骨,又有何惧?”
    就在这时,一骑传令兵疾奔而来,离得老远就大喊道:“主将乃何人?!”
    王四海偷偷擦了一把眼角泪水,沉声回应:“游击校尉王四海。”
    传令兵用力一挥手里的小旗:“王校尉,秦侯回来救你们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和大部队汇合!”
    王四海重重一点头,用力一夹马肚子:“弟兄们,助秦侯杀敌!”
    八十个骑兵,爆发出撼天动地的气势,朝着秦风所在的方向冲去。
    而同一时间,秦风麾下的北溪轻骑,已经与雪狼旅主力,撞击在了一起,是“字面意思”上的撞击。
    双方手持马槊,互相冲撞,直到双方挤在一起,马槊已经无法施展开,便开始丢弃马槊,拔出障刀,互相砍杀。
    陈理本来已经快放弃了,却没料到秦风,居然为了一支小股轻骑折返回来,心中既敬佩又兴奋。
    他望着人群对面的秦风,大吼道:“秦风,今夜你我二人,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这!”
    被副将等人保护在中央的秦风,听到对面传来的喊声,循声望去,只见五十步开外的地方,立着一骑,马背上之人,虎背熊腰,手持一把一丈二尺长的马槊,身上还背着一柄障刀,举手投足甚是凶悍。
    秦风不禁眉头一挑:“来将何人?”
    陈理没有任何犹豫,脱口而出:“雪狼旅副将陈理!”
    听到对方的名字,秦风不由一阵苦笑:“你也姓陈?”
    陈理眼神透着近乎癫狂的杀意:“没错,陈斯乃是我宗亲大哥!”
    一听这话,秦风心里不由叹了怄气,这个陈家,简直绝了,凡是男子,都是良臣猛将。
    当初国战之际,秦风被围堵在青玉山,负责攻山的陈平,也是陈斯的堂兄弟之一。
    刚才杀的陈谋,以及眼前又冒出一个宗亲陈理。
    就连秦风心里都不住的感慨,这陈家的基因也太强大了!
    见秦风不吭声,陈理目光如炬,举起马槊,槊尖对着秦风:“你害我宗亲兄弟陈平,杀我宗亲兄弟陈谋,断我宗亲大哥陈斯一臂。你与我陈家之恩怨,不共戴天。从今以后,凡是我陈家人,见到你秦风,人人得而诛之!”
    秦风默默从副将手里接过弓箭,对着陈理就是一箭,只可惜,还没射中陈理,就被半路一个倒霉蛋挡住了。
    短短五十步的距离,中间夹杂着数千乱战的骑兵。
    “可惜了。”
    秦风叹了一声,把弓箭还给副将,无视陈理的咒骂,拔出障刀,低喝道:“杀!今夜,我北溪轻骑与雪狼旅就分个胜负!”
    秦风并非要强之人,只是双方乱战在一起,已经无法撤离,眼下只能咬紧牙关,硬着头皮搏杀,维持着高亢奋状态的士气,哪怕是饮鸩止渴,也不能停。
    就在双方厮杀之际,一支由一千骑兵,一千步弓手,三千步卒组成的混合部队,从高山国边境,一路急行军而来。
    带队的北狄右先锋偏将军冯琛,眉头紧锁,不断让副官催促步卒加快速度。
    “雪狼旅陷入恶战,速速前去支援!”
    冯琛眼皮直跳,心里暗骂:“两国不是已经停战了吗?怎么稀里糊涂,又打起来了?”
    殊不知,景千影和宁虎,率领一千骑兵和两千步卒,也早已经奔赴战场。

章节目录

极品小侯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梦入山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入山河并收藏极品小侯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