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有你说得这么厉害?”
    皇甫修仪拢着她的小肩膀:“本宫这次差点一尸两命,要是什么也不做,后宫哪还有我皇甫修仪的一席之地,都以为我性子软弱好欺负呢?也幸好你点醒了嫔妾,嫔妾这才揪出翠微阁的内鬼,着实好好出了一口恶气。”
    “你这孩子,果然跟传闻中说的一样,小小年岁聪颖灵慧,甚合本宫心意。”
    皇甫修仪叮嘱她:“有空记得多来翠微阁走走,带带你的蠢五哥,他那么蠢的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不像嫔妾,也不像他父皇。”
    李丝絮差点喷笑出声!
    这话是能随便乱说的吗?
    她五哥要是不像父皇,也不像皇甫修仪,那问题可就大了!
    看皇甫修仪一副她儿子很蠢,无可救药的样子,李丝絮憋着笑:“丝丝看五哥就很好,五哥不用跟别人一样啊,人不用都一样,要有形形色色的人,才更有趣。”
    “五哥的性子很是风趣幽默,丝丝就很喜欢。”
    李丝絮冲皇甫修仪甜笑:“以后丝丝要常来翠微阁看小皇妹的,修仪娘娘别嫌丝丝烦就好啦!”
    “怎么会嫌你烦?喜欢你还来不及!”
    皇甫修仪拉着她还要滔滔不绝说下去的架势,毕竟她还在月子里,今日一番折腾怕她身子遭不住,李丝絮劝她回去歇着。
    恰好桂儿找来,说玄宗去了翠微阁。
    “得闲了一定要常来翠微阁玩,嫔妾要回去哄你父皇了。”
    皇甫修仪朝李丝絮眨眨眼,前一刻还龙精虎猛的人,下一刻病殃殃倒在桂儿身上:“皇上,嫔妾快不行了,今儿吹了风,头好晕!”
    “是朕让你跑去含冰殿胡闹的?”
    “皇上,嫔妾知错了,嫔妾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皇甫修仪向李丝絮展示了等会儿回到翠微阁会是什么场景,那意思是谁还不会装个柔弱可怜,然后,我见犹怜的皇甫修仪,让桂儿扶着她回翠微阁去了。
    李丝絮在含冰殿外目送着淑妃离去,潜进含冰殿的柳云莺翻墙出来,朝李丝絮摇摇头。
    与她猜测的一样,武充媛手上的确有武周残留在宫中的势力,为她所用。
    不然以柳云莺的身手,不会什么都没有探听到,就这么无功而返潜了出来。
    “武充媛真这么好对付,也不会将母后算计到冷宫去了。”
    李丝絮极有耐心:“失了帝心,对一个争宠想往高处爬的妃嫔,才是最要命的,就让她先被禁足在含冰殿慢慢煎熬吧!”
    唯恐天下不乱的柳云莺,有些兴致缺缺。
    “武充媛竟是这么不堪一击吗?”
    柳云莺失望道:“云莺还希望她跟淑妃咬起来,真咬起来了,旗鼓相当,这后宫才热闹呢!”
    “你当武充媛的性子,真跟她展现给父皇看的那样,与世无争,心甘情愿受尽委屈的么?今日栽了个大跟头,她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
    李丝絮看着含冰殿高高的宫墙,笑得意味深长:“等着,这只是开始,有咱们看热闹的时候……”
    柳云莺跟着李丝絮去了含冰殿,让蹲够了马步的遥遥,跳梅花桩。
    遥遥数次没踩稳,从梅花桩上跌下来,掉在沙土里砸了个大坑,然后又爬起来继续。
    从端午宴回来后,遥遥一直是这种状态,像是不知疲惫,魏嬷嬷和鱼充容担心本就体弱的她,这样扛下去身子骨受不住。
    偏偏遥遥执拗的以为是自己没用,害了公主和鱼娘娘,所以魏嬷嬷怎么劝也不听。
    看着遥遥又跌下来栽了个大跟头,魏嬷嬷握着李临淮托左羽林将军送来甘露殿的书信,只感觉手上沉甸甸的。
    “公主前几日告诉奴婢,已经让左清道率李临淮,帮着查遥遥的身世,想来将军托人捎来的这封书信,是有结果了。”
    魏嬷嬷握着书信叹气:“奴婢盼着这封信,又害怕瞧见这封书信,端午宴那天户部员外郎认亲,是德妃的手笔,奴婢总觉得遥遥可怜,她的亲生父母看起来并不疼惜她的样子,换了一个人,得知自己失散的孩子宫中,哪有王家这么沉得住气的?”
    “遥遥好可怜啊!”
    鱼充容搂着小兔子,从跳梅花桩的遥遥身上收回目光,一副很想看魏嬷嬷手上那封信的样子。
    恰好这时候,柳云莺陪着李丝絮回来了。
    鱼充容扯过魏嬷嬷手上的书信,喊李丝絮:“丝丝,快来!”
    将信塞给李丝絮时,鱼充容还特意强调,是长得很吓人那个捎给她的。
    因为期盼着得到遥遥身世的真相,李丝絮一时顾不得跟鱼充容解释,其实李临淮是温柔入骨的人。
    她展开书信一开始还能心平气和,越看越是蹙紧了眉头,然后面现愠怒之色。
    “丝丝就没有见过,这般狠心愚昧自私自利的父母!”
    见魏嬷嬷和鱼充容眼巴巴看着,李丝絮将信塞给魏嬷嬷。
    魏嬷嬷看后倒吸一口凉气,看一眼远处还在跳梅花桩的遥遥,可能因为这孩子被她教导,她算是遥遥的师父,看过信的魏嬷嬷觉得格外愤怒。
    因为李临淮调查到的真相是,遥遥的确是户部员外郎王鉷的亲生女儿,并且还是谪出的女儿。
    但因为出生在七月半,身上又有一个香形胎记的缘故,被王家的人以为不祥,她虽是王夫人所生,但王夫人对她却极为不喜。
    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虐待她,就算身为谪系所出的女儿,遥遥又能好过到哪儿去?
    小姑娘五岁时,王家找了个有名望的相士上门,相士观了遥遥面相,大惊失色,说她被鬼怪附身,留在王家要牵连家人。
    因此趁着元宵灯会,王家制造了一出失散的假象,狠心将她给丢弃了。
    这样,还不会落人口舌,成为京城别的世家笑柄。
    遥遥在王家被关进柴房,以及被王家的小孩如何欺辱打骂,过得还不如一个下人奴婢,李临淮在信上写得很详尽。
    “也是咱们小公主心善,将这孩子带进宫来,哪有父母这般狠心的?因为一个相士的话,就这么对孩子。”
    魏嬷嬷气得发抖:“都被他们认为是不祥,故意遗弃,趁着曲江宴和端午宴跳出来认亲是怎么回事儿?”

章节目录

小公主又帮母妃争宠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鱼九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九玄并收藏小公主又帮母妃争宠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