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奴婢看,定是看到遥遥如今在公主身边当差,很得公主喜欢,那对丧尽天良的父母觉得她还有点用。”
    魏嬷嬷一针见血戳破户部外员郎王鉷的意图:“毕竟咱们公主最得皇上喜爱,若是能借着在公主身边当差的遥遥攀上咱们小公主,他能在仕途上有所寸进。”
    曲江宴和端午宴两次认亲,再结合李临淮调查的情况,的确魏嬷嬷的猜测不是没有可能。
    遥遥的举动太反常了,一定是想到了什么。
    只有在意,才会受伤害的吧?
    “嬷嬷别气,这件事情总要有个了结。”
    李丝絮看着近乎自残的遥遥,很快想到了完美了结这件事情的法子。
    中书舍人王缙府上,一身酒气的王鉷醉醺醺入了内院,王夫人将他扶进屋,埋怨道:“夫君又喝得烂醉如泥回来,宫里那件事情不早点解决,小心咱们要大祸临头。”
    “祸不了!”
    王夫人让人去煮醒酒汤,王鉷拉着他夫人得意道:“你当本官这酒是白喝的,今日王县男拉着本官在望月楼喝酒,本官都打听清楚了,德妃被打入冷宫一事,没有牵连到那个小祸害精头上。”
    连日来悬在心里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王夫人狠吁了一口气,好奇道:“怎么会没有牵连到?她闯祸差点让皇甫修仪一尸两命,那位修仪娘娘怎么会不跟她计较?”
    “这多亏她跟了一位了不得的主子。”
    王鉷眼眸内闪过一抹精光:“听王元宝透露,十公主真是好手段,小祸害精虽撞了人,但因为十公主救下了皇甫修仪母女,皇甫修仪没有再追究此事。”
    “不再追究此事就好!”
    王夫人接话:“我早说了,那个小祸害精天生带着煞气碰不得,老爷偏不听,花了银子贿赂德妃如愿混进宫中的端午宴,结果那小祸害精闯下大祸,也得亏认亲没成,要真成了咱们吃不了得兜着走。”
    王夫人还要滔滔不绝说下去,王鉷不耐烦的打断她。
    “妇人短见!”
    “借着小祸害精下手的德妃被打入了冷宫,皇甫修仪也不再追究此事,更见那位十公主本事了得。”
    王鉷妒忌道:“王元宝不过是一身铜臭的商人,自从巴结上了那位十公主,先是晋了户部员外郎的虚职,紧接着更是被当今天子封了从五品县男爵位,更别提他借着十公主这股东风,王家那日进斗金的琉璃市场,还有名下的那些产业。”
    “因为与十公主交好,同在户部任职,谁不巴结讨好王元宝这个从五品县男,就是皇家国戚看在十公主的面子上,也多有与他往来的。”
    王鉷愤愤不平:“反观本官在户部兢兢业业为官,却一直得不到晋升。”
    “小祸害精这次差点让皇甫修仪一尸两命,十公主都护住了她,可见她在甘露殿鱼充容那儿极为受宠,十公主心善,只要咱们顺利与小祸害精认亲了,让她继续留在公主身边伺候,借着皇上对十公主的宠爱,本官就能得到平步青云的机会。”
    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搭上了十公主,都能得到爵位。
    受端午宴那日惊吓,惶惶不安打了退堂鼓的王夫人,又恢复了斗志。
    “德妃被打入冷宫,以后宫宴指望不上了,听说十公主常去玉真观,那妾身得闲了多去玉真观走走。”
    王鉷和他夫人还在商量怎么接近李丝絮,管家着急慌忙来了三房。
    “咱们府上失散的小小姐回来了,老爷让三爷和夫人去前厅一趟……”
    王府前厅,中书舍人王缙看向陪在十公主身边的遥遥。
    像!
    长得太像了!
    眉眼跟他那个走散的孙女儿,一般无二。
    只是他孙女儿走散前,性子胆小得像只受惊的小老鼠,每次一见到他,不是吓得缩在角落里,就是受惊跑走了。
    这会儿站在他面前一身宫装的小姑娘,沾了十公主身上的贵气,胆子也大了许多,敢直视他的目光。
    王缙感觉眼前的小宫女,的确有可能是他元宵灯会走散的孙女儿。
    “臣斗胆问公主,这孩子是怎么入宫的?”
    “王大人在朝中任职,在父皇身边负责起草诏书,想必知道丝丝钻研牛痘苗种疸一事吧?”
    李丝絮一脸天真烂漫,似乎觉得王家的点心味道不错,还捻一块尝了尝。
    她告诉王缙:“遥遥正是丝丝的三皇兄找人试种牛痘苗种疸时,从街上找来的小乞丐。”
    牛痘术一事,闹得沸沸扬扬,有几次在朝堂上起了争执。
    因为牛痘术一事,十公主在京城名声大噪。
    负责起草诏令的王缙,自然知道牛痘术一事背后凶险,各方势力搅和,有人为了阻止牛痘术顺利实施,甚至对试种牛痘的孩子下毒手。
    这会儿遥遥安然无恙站在他面前,可见她是那个幸存下来,被十公主带进宫的孩子。
    “这孩子受苦了,臣府上虽不是什么权门贵胄之家,但也数代为官,想到臣孙女儿竟流落为乞丐,臣不胜唏嘘!”
    王鉷赶到前厅时,瞧见的就是金尊玉贵的公主,在他父亲一个五品中书舍人面前,不自称公主,说话时还一副笑吟吟的样子,很是乖巧甜美。
    而那个被他们遗弃的小祸害精,也穿着一身得体的宫装,比起当初在府上那副像老鼠崽子的怯弱模样,像是变了一个人。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们还挖空心思想着如何在公主面前得脸,十公主竟这么宠这个小祸害精,因为他和夫人两次宫宴认亲,竟直接将人送上门来了?
    一个小宫女得公主如此看重,这是何等的尊荣?
    只要能顺利借着这个小祸害精攀上十公主,何愁要在一个满身铜臭的商人面前低矮一截?
    想到离平步青云,飞黄腾达只差一步,先王夫人一步踏入前厅的王鉷,一脸激动看着李丝絮身边的遥遥,已是热泪盈眶。
    “是父亲没用,从那年元宵灯宴失散后,一直没有找到你的下落。”

章节目录

小公主又帮母妃争宠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鱼九玄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九玄并收藏小公主又帮母妃争宠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