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黛背过身子不顾形象翻了个白眼,拍了拍刚刚被明枝碰过的袖子,仿佛蹭上了什么脏东西。
    “小狐媚子,惦记到芸姑娘头上来了。”
    原本家里穷没什么吃得,青黛一直营养不良哪怕到了这个年纪个子还小小的一只,可她是跟在云锦身边服侍的,其他佣人见了她自然要尊重些。她狠狠瞪了木门一眼,脚下用力踩在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松软的雪被她踩的又扁又实,身上青蓝色的小袄花色淡雅,挎着食盒在雪上走着像只灵巧的小动物。
    月秀是今年下半年才挂牌的姐儿,据说是某大户人家发卖的小妾,明枝也是她带来的小婢。要不是馆子缺人,姑娘也不会买下她。许是在府上调教过了,服侍男人的确有一套,不过心思太多,居然抢馆里其他姑娘的客人,当天馆子里客人不少,要不是张妈妈及时调和,这才没闹出更大的丑事。
    青黛叹了口气,起初这馆子还没这么大,能撑下来全靠姑娘在富商官员间周旋,这才一点点扩张,馆内姐妹也互相帮衬,生意这才一日日好了。这琴楼楚馆最不缺的就是美人,每年都会举办‘品花会’评选魁首,入选名额只有十二人,这坊间的妓子有上千人,光是入选就足够高兴了,若是评定为花魁,下一年的生意就不用愁了,想品鉴一番的人定是络绎不绝。
    姑娘十四岁挂牌至今,连续三年评选为花魁,愿意为她一掷千金的不在少数,可姑娘身子弱并不接客只偶尔卖艺,就算钱出了也未必应承,这么一来在卞安的名气反倒不如花Y瑾芳。不过都城风月圈内的老手却削尖了脑袋送礼给姑娘,游园聚会的帖子也络绎不绝,就为了一睹芳容。
    姑娘会根据帖子酌情考虑是否去,若是不去会奉上谢礼,安排馆子里其余姑娘去,在不拂了对方的面子的情况下,又让其他姑娘露了面子,不少人成了馆内的回头客。
    现在就有一份帖子还未安排,就是金老板邀请姑娘同去月末的赏梅会。
    这赏梅会由卞安商会主办,会上都是商会里的大小老板,本身就请了不少康平坊的美人同游,金老板是卞安最大首饰铺的老板,特意邀姑娘同去自然也有讨好亲近的心思。月秀做的毕竟是皮肉生意,能搭上一位金主自然是最好的。她本身得罪了家里主母才被发卖,钱财都被夺了自身也没有依靠,这么想要扒着能贴上去,自然是惦记上金老板的钱财。
    “蠢货,以为靠身子就能攀上金老板。”青黛站在酒楼后门,脚下踢着雪,随后光秃秃的树枝上掉下一些碎雪落在她后颈,吓得小姑娘宛若一只炸了毛的猫跳到一边,脚边撞到一坨活物,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小黑狗,毛发发亮,小尾巴飞速摇着,圆溜溜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她。
    “哪儿来的小狗狗,小心被抓了吃狗肉,快去吧。”她忍不住蹲下摸了摸狗头,将它推离脚边。
    “青黛。”瞧着十七八的小伙子偷摸着出了门,小声喊了声将一张纸条塞给她,“这是新出的食谱,说是专门熬好了给前来的贵妇小姐补身子的,你看看能不能用。”
    “这,那就谢谢李四哥了,我出来的时候,钱财或许带的不够,明日来补给你?”青黛掏出碎钱就要递过去。
    “不了不了,你别外传就行,咱们都是老乡,互相帮衬应该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他摸了摸头憨憨一笑,拒了青黛递过去的钱,逃也似的跑了回去。小姑娘白白的手指跟花一样,他这个粗人哪里好意思去摸呀。
    云锦睡了个回笼觉,身子反而越发倦怠,里面没声音,明月和彩云胆怯不敢开口,只能在外面候着,直到前楼张妈妈来了就见两个小丫头在门口冻的小脸发白。
    “你们两人杵这干什么?”
    “回妈妈,姑娘还在歇息,奴也不敢贸然打扰,只能在外面候着。”她们原本是买来照护前面姐儿的日常生活,可惜是这一批中年纪最小的两个,不懂得看人眼色,冒冒失失进去惹了客人正行好事,险些被打这才换来这里。
    云锦没有向众人明白表示过她是老板,知道的老人嘴巴捂得严实,故而后来的人只知道这位姑娘不同于其他姐儿,又管着大小事务,自然更是不敢冒犯。
    “算了,姑娘嗜睡,不催催自然是不起身的,不过下次不要g候着了,年底馆里事多,不少都要姑娘过目。”
    “谢妈妈告诫。”两个小丫头面上的婴儿肥还没褪去,站着只有赵**一半,做事倒还算利索。
    一炷香就后云锦就换好衣衫,抱着贴上来的雪团儿窝在熏热的贵妃榻上,上铺着的绒毯都是上好的织料,她侧身坐着,头发简单挽着斜插着一根琉璃玉石长簪,唇角带着笑看着两个小丫头,神情平淡目光温和,不饰粉黛的面上带着自然之美。
    “出去烤火吧。”妈妈对着候着的小丫头说道,听着身后门关上,才将账本递上:“姑娘,这是本月上旬的账本。”
    “放着吧,妈妈,请您坐下,我有些事情想和您说。”云锦吐气如兰,声音中带着少女的娇憨又带着女X的优雅坦然,面容虽然还未完全张开就已经美的令人惊叹,也可窥见日后越发美艳的姿容。
    “姑娘说笑了,”赵妈妈说是上了年纪其实也不到四十岁,面容虽看出些许老态却能看出年轻时也是为美人,举止恭谨有礼张弛有度,带着些许妓馆不曾有过的气度,说是鸨母更像是大户人家的官家,“您一个人撑下这么大的馆子,我又能帮您什么呢?只能给你做些小事而已。”
    “妈妈说笑了,”云锦直起身穿上鞋,缓缓走到窗前推开半扇,一瞬间的冷气让她忍不住咳嗽起来,制止女人关窗的举动,目光所见之处是一座仿江南庭院:“我想扩建清岚馆。”
    “姑娘。”女人叹了口气,将窗户关上,“您受不得风,坐下聊吧。”
    “好。”掏出袖中卷起的东西递过去,“这是地契和规划图,劳烦您年前将地收了,若是有仆人无处可去,可以问问不介意就留下做事吧,园子里有些地方都要好好改一改。”
    “还有,那些清倌儿明年也该挂牌了,还要劳烦妈妈好好考核。”
    “是,姑娘还要多注意身子。”
    云锦挠着怀里黏人的猫儿,看着赵妈妈将门关上,低头似乎在沉思,云锦和这具身体已经完全契合,虽然意识残缺也能感知到她的些许记忆。
    要将这座妓馆扩建,却不是为了谋利。原身拖着这具病弱的身子究竟要做什么呢?
    猛然间,她对原身充满了好奇。
    古人会携妓同游,唐代盛行此风。这个世界改了设定,邀请颇具花名的妓女是需要先送上邀请函一类的帖子,收下之后会对方会回复对方一份小物件,表示同意。
    --

章节目录

今天吃肉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发完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发完结并收藏今天吃肉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