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森岩在巨大的雷电触手保护之下,看着眼前空间倾塌颓散的景象,那么凄厉,那么惊秫,恍然若末降临,仿佛无数座巍峨而半腐朽的大厦在同时剧烈的坍塌,可是心却并没有任何的喜悦之意。
    因为他亲眼看着那个坐在朽坏腐烂的巨门下的影子动也不动,在一道恐怖的电瀑下化为了灰烬!
    灰,飞,烟,灭!
    方森岩在此之前,可以说是在遇到方林以后,做好了任何与之对敌的心理准备,偏偏就是没有想到,这个可以说是平生前所未有的大敌居然会束手就缚,如此轻易的就死亡了!这样简单的谢幕,这样干脆的湮灭,真的令方森岩心有着一种不真实的忐忑。
    此时方森岩的感受,就像是本来以为要苦斗三天三夜的敌人,自己刚刚将第一招打出来,这个敌人就直接被干掉了一样离奇。
    “似乎有什么不大对劲的地方………”方森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过他在制定这个计划的时候,就已经反复的推算过了,无论敌人如何应对,除非他有击破空间的威能,否则的话,自己就像是玩二十一点纸牌那样,稳稳当当的攥住了二十一点,处于不败之地。
    而就在这个时候,方森岩看到空间又是飘落过了一条光带过来,轻描淡写的在好几条充满了毁天灭地能力的巨型雷电触手之间穿梭着,可以见到,那条光带并没有什么攻击力,而看来像是一条透明的巨大脐带似的,长度超过百米,宽度超过十米!
    在那“脐带”里面,诡异的出现了一个从无到有的胎儿,有大量的脉管连接在他的身体上,迅速的成型,长大,最初是处于双手抱膝状态,然后身躯慢慢伸展,发育,当胎儿到了**个月大的时候,方森岩已经认了出来,那便正是莫干沙!
    紧接着,“脐带”开始变得渐渐的**透明,化成了一段似乎连接着时空的巨型透明玻璃管道,紧接着,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就旋转着在管道里面出现了,扭曲仿佛万花筒一般,若潮水一般冲激过莫干沙的身躯,他自身也在缓慢的长大着。
    方森岩可以看到,那些扭曲的景象应该就是他一生的经历,空间在用这样的方式重新塑造着他的记忆。诺亚C号空间也是精打细算,在毁灭这腐朽的初号空间的同时,必然会有许多宝贵无比的能量会散逸出去,要重塑生命会涉及到最为神秘的生命源能,就连诺亚空间也是十分珍视的,所以夏娃索性就顺手将初号空间死亡的时候散逸的能量给利用了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方森岩的心境因为莫干沙的出现而一松,所以忽然感觉到了心一紧,然后猛然转头,顿时看到了在那破灭的恐怖景象当,居然有一点光芒刺痛了自己的眼睛。
    那光芒迅速变大,光芒越来越强烈,凝聚在方森岩的面前。渐渐形成了一只巨大的诡异的竖立眼睛!
    那只竖眼冷酷而优美,显得越来越大,显然是在迅速逼近,更是从传递出来了恐怖的巨大引吸之力,那种拉扯的力量,几乎能将人的整个灵魂都完全拉扯进去!
    靠近到那眼睛的前方以后,竟然看到了一个婴孩在哇哇坠地,再看的时候,却是在海边玩耍打渔………这些记忆片段纷纷出现,若尖锐的利刃那样旋转咆哮着迎面袭来!似要连灵魂都撕扯粉碎!
    竖眼的瞳仁忽然又直接消失掉,化作了一个深深深深的黑洞。
    诡异非常,
    神秘得让人不惜投身其,就算陷溺而死那也心甘情愿!仿佛思维的能力都失掉了似的!感觉就像是智慧都被冷冻,停滞!那种强烈的失神感觉令人难以形容。
    最令方森岩感觉到愤怒的是,他甚至还看到了父亲的死亡!他背对着自己,被好几把武器刺穿了身体,依然死战不退,就连死亡后的尸体也是挺立不倒!
    “不对……”在极度的愤怒当,方森岩猛然意识到了不妥之处,是的,为什么自己看不到父亲的脸?这是对方巧妙的在利用自己的潜意识的记忆片段来进行反击。因为自己没有见到过父亲,所以对方也就没有办法利用这一点来进行攻击!
    但是,方森岩意识到自己上当了以后,居然无法都从这样的幻象攻击里面抽身出来,那只眼睛里面有着强大而可怕的力量在反复的循环,仿佛无数生满了吸盘的触手,化作了交叉网络一样死死的揪扯住了自己的灵魂,要将自己拖入。
    方森岩明明知道,自己隶属的诺亚C号空间只要一秒就可以拯救自己,但是,在方林与空间合二为一的恐怖威能下,加上又是以有心算无心,那一秒几乎是被放大成了数天,数月,甚至是数年!
    这种时间上的感知的错位似乎很诡异,其实爱因斯坦早就巧妙的诠释过与之相关的特点:
    “朋友们,试试想一想和一位妙龄女郎愉快的交谈片刻,或者说是将手放在火炉子上面炙烤数分钟吧,相同的时间,但是带给你的感受却是截然不同,前者给你的感觉一定是“咦,为什么时间过得这么快?”,后者的感觉一定是“这该死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此时在那巨瞳的吮吸下,方森岩的前金星乱冒,耳轰鸣作响,心脏更是跳得几乎要跃出胸腔,身体几乎所有的体能都仿佛在迅速的流逝,以至于每个细胞都在竭尽全力的发光发热,整个人便生出了快被煮熟开来的强烈痛苦!
    “这就是那个男人的反击吗?利用空间的毁灭力量来进行的最后反扑?”方森岩一面苦苦的支撑着,一面在努力的求救,可是在对方的威压下,连思绪似乎都被狠狠的冻结了,运转一个念头仿佛都是千万年的漫长。
    就在方森岩几乎要支持不住的时候,他体内的内环境也出现了濒临崩溃的征兆,顿时就影响到了存放阿拉丁神灯果实的地方。对于诺亚C号空间来说,肯定是不可能随时都监控方森岩的状况的,但是,却一定是在孜孜不倦的盯着自己渴求的东西。
    一发觉到这一点,诺亚空间C号立即就是勃然大怒!
    天子一怒,流血漂杵。
    然而可以决定万千个天子生死的空间,大怒来是什么情况?
    那就是时间,空间的大破灭!!!
    诺亚C号空间显然对于方森岩明明处于自己保护之下,还几乎要成功的突袭感觉到了无比的愤怒!这简直就是老虎头上动土,方森岩只觉得眼前顿时被无法形容的光芒完全充斥!紧接着,他就觉得自己的五感都丧失掉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一片空白。
    一片无法形容的空白!
    似乎只过了一瞬间,似乎又过了千年万年,当方森岩重新恢复感知的时候,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除了诺亚C号飘飞的巨大雷电触手之外,然后就是漫无边际的淡淡粉末!!这粉末似乎无处不在,淡而细微,却是有着无法形容的死寂之意,就像是宇航员脚下践踏来的月球表面的尘埃,荒凉而带着冷酷的浅灰色死亡的味道!
    这就是所谓的“齑粉。”佛经里面记载的经历了成、住、坏、空四大凶劫后降临的末劫后的产物!
    在这样的攻击下,无论什么东西,也只可能变成这种粉末,完全死寂的粉末!
    方森岩**手指,捻了一点这“齑粉”,慢慢的在指尖上搓着,然后若有所思,最后叹了一口气道:
    “这样的攻击……..虽然还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感觉,但是,应该是死了吧。”
    然后,再转过脸来的时候,方森岩的眼神已经炽热了来,因为,不远处被保护在了透明“脐带”,或者说是护罩里面的莫干沙,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不仅如此,远方更是飘飞过来了一个个透明若巨型气泡的护罩,在诺亚C号空间那恐怖的巨型雷电触手之间穿行自如,这些人当然是得到了空间意志夏娃的许可前来的。
    近一点以后就可以见到,这些气泡护罩在靠近以后也是渐渐的迅速融合,而姿,礁石,三仔………王牌团队的所有人都得到了感应,纷纷来到了这里,要见证奇迹的发生!
    “欢迎归队!!”
    “欢迎回来!”
    “……”
    在众人的呼喊声当,莫干沙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神却是从迷茫,然后慢慢清晰,最后更是惊喜………然后**双手,和蜂拥而来的各位熟悉的队友相拥抱。
    这个时候,方森岩反而微笑着站在了旁边,轻轻的鼓掌着了,倒是姿在旁边不停的打量着他,似乎很是有些疑惑似的。
    方森岩当然留意到了这情况,忽然转身看着她道:
    “你老看我做什么?”
    姿皱眉道:
    “我总觉得你与之前相比来,似乎有些不大一样。”
    方森岩哈哈大笑了来,忽然一把抱住了姿,姿顿时惊慌的挣扎了来,但是,方森岩的力量却是她没有办法抗拒的,再说姿也不是真心要反抗,发觉挣扎无用以后就满脸通红闭上眼睛认命了,却听到方森岩在她的耳朵旁边低声的道:
    “我最大的不同,就是忽然发觉自己开始喜欢小孩子了。”
    “什么?”姿愕然的道。
    方森岩脸上的笑容开始有些发坏了:
    “所以你得辛苦一点生一个了。”
    “啊!!你……….”
    看着满脸通红恨恨咬着牙掐上来的姿,方森岩随意的微笑着,拥住了她,心却是浮现出来了一个念头:
    “既然尸骨化灰的莫干沙都已经可以复生,那么我的父母呢?应该也没有问题吧?那么,依照我们团队在空间当的实力,继续下去的话,要想获得复生的机会,应该也会越来越多吧!父亲,母亲,只要我不死,那么我们终有一天能够再相见!”
    ***
    与此同时,
    现实界的地球上,
    天气晴好,太阳灼热的光芒投射在了这个小小的花园里面,叶子都有一点萎靡,就连在花朵之间飞舞的蜜蜂也显得慵懒。
    这里不是什么公园学校之类的地方,而是C市当的一处精神病院当,不过所住的病人都算得上是那种没有攻击性的危险病人,只是,他们的行为可能会十分错乱,令人哭笑不得。
    比如,一名眼神呆滞的精神病人来到这里以后,就忽然呵呵的笑着,嘴角流淌着涎水,一把用手抓住了夹竹桃的艳丽花朵,连里面的蜜蜂也捏死在里面,虽然手都被刺得肿了来,却是毫不犹豫的将揉得稀烂的花朵和蜜蜂一把塞进了**里面,津津有味的大口咀嚼。
    随后赶来的医护人员急忙赶来阻止他,这个少年精神病人却是哇哇大哭,对着他们吐口水,甚至将鼻涕口水呕吐物眼泪混合在一抹得一脸都是,最后为了避免窒息和咬到**,**里面还被护工狠狠塞进了护舌板,但哪怕是这样,依然疯狂挣扎着,直到手腕上面擦出了大片的淤青依然不肯停歇。
    忽然,这个少年精神病人浑身上下一震,遽然平静了下来,就像是木偶一样的任人操作了。这令得远处正在拿电击器和麻醉剂的工作人员颇有些吃惊,因为这种情况从未发生过,不过精神病人之所以会被称为是疯子,就在于他们身上出现的不合常理之处,倒也没有任何人怀疑。
    当镇静剂被注射以后,这些护工当然不会守在他的病床前面侍候,而是直接绑上,过一会儿再来松绑就可以了,事实上他们也是很辛苦的,被病人咬伤抓伤也是常事,肯定不会若家属照顾那么仔细。
    不过,当护工骂骂咧咧的离开了以后,这个少年精神病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最初依然充满了呆滞,疯狂,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像是渐渐尘埃落定那样,眼神就变得清澈了来,可是那种清澈却并不肤浅,就像是在远洋航行的时候站在船头上向下望,首先感觉到的是海水的清澈,但是马上就会体验到海底那无穷无尽的深邃!
    “唔,这感觉……….真是好啊!摆脱了那一具腐朽到即将破烂的身躯,重新回到十八岁的健康身体里面!神经病人?疯子?哈哈哈,天才和疯子之间,本来就只有一线的差距而已!”
    虽然被用力的绑住,但是这少年精神病人,却是不停的深呼吸,然后握紧着拳头,似乎在感应新的能量似的。
    “果然,我的推论是正常的,源能乃是宇宙最神秘的能量,哪怕是空间再强大,也无法弄懂其本质!嘿,不要忘记了,在展开那一系列**的过程当,虽然被那个方森岩分走了不少生命源能,但是,我,同样也是重要的生物节点啊,获得的好处才是最多的!我果然成功了!我虽然消耗了大部分掠夺而来的源能,却也获得了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
    在之前的较量当,方森岩巧妙的布局,让自己的母空间诺亚C号空间介入,进而从他的角度来说,无论事态如何发展,也可以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上。
    但是,对于他的敌人方林来说,也同样是在布置一个强大的赌局啊!
    他隶属于腐朽老化掉的初号空间,因此要想活下去,那么就得想办法来延长空间的寿命,所以只能与自己那开始腐朽老化的空间同化,进而获得穿梭时空斩杀其余位面的自己,以强大,神秘的生命源能来延续这种衰败。但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饮鸩止渴的办法!
    初号空间就仿佛是风烛残年的老人,再多的补品,也只能延缓它的死亡时间,绝对无法治愈了。若是继续持续下去的话,给它陪葬,被其吃掉是唯一的结局!
    因此方林在应对方森岩的计划的时候,同样也留了自己的后手,若是布局成功,方森岩被成功杀死吸收,那么获得的充沛生命源能就可以“大补”一次,也达到了自己的目标。
    但是,即使计划失败引来了更强大的力量,使得初号空间遭遇灭顶之灾,却是变相的给予了方林解除原本母空间的桎梏,重新获得自由的的绝妙机会啊!
    他早就有这个准备,甚至选择好了自己的目标!只等自己的母空间那腐朽的初号空间被摧毁,便马上进入到预先选好,潜力巨大,生命波段与自己的源能波段契合,并且意识完全错乱的少年精神病人体内。这种行为就类似于夺舍了,并且方林灵魂当的巨大生命源能更是可以改造这具身体,使其潜力无穷。
    若是在之前这么做,与方林有着密切无比联系的初号空间可以毫不费力的找到方林,然后杀死他,但是,现在!方森岩的计划却是借助了诺亚C号空间夏娃的强大力量,直接摧毁掉了唯一可以找到方林,并且对其进行威胁的初号空间!!
    此时看来,双方的布局,竟然是方森岩略输了一筹啊!因为他并没有从自己的布局当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好处,反而将方林从那半死不活的非人状态下解救了出来,虽然方林失去了那和空间合二为一的巨大力量,却是拥有了无穷的潜力和从头再来的巨大资本!
    依照方林对空间的了解,要想重新找到最新的诺亚空间加入,成为契约者几乎是板上钉钉的,并且他还在暗处。
    而方森岩的优势也很明显,那就是他的实力毕竟已经领先了这么多,比要重新来过的方林,在实力上要占据绝对的优势。
    他们之间的战争,很显然会继续的持续下去,可以预期的是,那将是又一场精彩的战争,又一个动人的故事!!
    (全书完)

章节目录

最终进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卷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卷土并收藏最终进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