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224.崩溃
    此时的星罗帝国皇城外面,戴维斯正在正在发了疯一样发动那些城卫兵和自己的属下寻找自己的未婚妻,已经一天多了,他甚至可以想象到,自己的未婚妻,很有可能变成李元的形状,毕竟李元那么多女人,可不证明了他是一个好色之徒吗?
    而他戴维斯的未婚妻朱竹云,可算得上是极品,而且被他开发成了那个成熟的样子,是个男人都抵挡不住她的诱惑力才对,这时戴维斯都有些后悔了,他并不是后悔为什么要对李元动手,而是在后悔,为什么要带着朱竹云一起,若是把朱竹云藏好了,那就算是他死了,也不会受到这样的羞辱啊。
    自己的女人被抢走了,现在不知所踪,一晚上没有回来,用脚指头想,都能够想象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他所想象的事情不会发生。
    只是可惜,他始终没有找到李元和朱竹云的踪迹,当然了,这也是李元刻意没有留下线索,他的目的可还没有完成,他要把朱竹云教导成没有他……就活不下去的样子,然后让戴维斯亲眼看着。
    这样似乎……很有趣。
    一天两天过去,戴维斯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未婚妻,没有找到这个已经陪伴了他数年的女人。
    他甚至一度认为,李元已经带着他的女人离开了星罗帝国,却不知道灯下黑的道理。
    此时的他脸上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他已经好多天没有睡好了,每次睡着的时候,都会梦到那些不堪入目的景象,看到他的未婚妻一脸绯红的在李元的面前承受那不该承受的样子,这让他感受到无尽的煎熬。
    而此时的李元,则是还在老地方,继续教导着朱竹云,而且已经有了不错的成效。
    ……
    “快点!快点,你这是什么速度,是乌龟在爬吗?还是蜗牛在爬,这两个都比你的速度快吧,就这么一点程度就受不了了?我都教导你这么多天了,怎么越来越回去了?”
    李元有些不满的锤了锤桌子,看着正架在麻绳上的朱竹云,有些不满的催促道,这是他好久之前就想看到的走麻绳,粗糙的麻绳刺激这朱竹云细嫩的皮肤,无时无刻不给她带来别样的感觉。
    “我……我知道了……”
    朱竹云咬紧牙关,忍住不叫出声来,无比艰难的吐出了几个字,她没有办法,这些天来她根本就没有能够好好休息,一睡着没多久,就会被叫醒,每次吃完饭之后,都会被李元接着消化的名义让她动起来,她可以说现在是身心俱疲,而且还时时刻刻承受着煎熬。
    这些天的影响,让她看向李元的眼神,都和以前不一样了,每当李元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的脑海里便有些画面浮现出来,这种下意识的情况和潜移默化的变化,让她被吓得不轻,竭尽全力的想要压制自己这种奇怪的感觉和变化。
    不过老话说得好,堵不如疏,如果一直拼了命的去压制,那压制到最后一旦无法继续压制,那出现的反弹,将会是致命的。
    所以她现在,已经开始有这样的情况出现了。
    对于李元给她下达的指令,她似乎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就按照指令去做了,从粗麻绳上经过,浑身微微颤立,喉咙里还不时的蹦出几个字符,这才让李元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这样才像个样子,继续,再接再厉,你这样的情况,对我的指令居然还在迟疑,那是不行的,这样还不够,还得继续!”
    ……
    星罗帝国戴维斯府邸,
    “混账!一群废物东西,连个人都找不到,你们有什么用?给我滚!”
    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找到人了,戴维斯开始进入癫狂状态,就像疯狗一样,逮着人就咬。
    那些下人被他这么一咆哮,纷纷低着头离开了,走出房间之后,到了戴维斯听不到他们声音的地方,才开始小声议论起来。
    “什么玩意啊,朝着我们发火,你有本事,去找那个抢走你女人的人啊。”
    “找个屁,他要是能找到,还要我们干什么?我看啊,这么久都没有找到,估计……”
    一个下人说着,下意识的脖子一缩,然后朝着周围看去,确定没有其他多余的人之后,才接着说道:
    “估计那个趾高气昂的臭女人已经被别人调教成了自己的东西了吧?不过还别说,真要是这样的话,我倒是想看看这家伙的表情会是什么样子,在府上天天把我们当狗一样使唤,真是活该!”
    “好了好了,别说了,小心被听到,要是被听到的话,那就惨了。”
    被这么一说,大家都有些害怕,左右看了看,然后立刻散开了。
    房间里面的戴维斯,仍旧在无能狂怒,那些桌椅花瓶什么的,全部都惨遭他的毒手,被他砸了个粉碎,直接变成了房间清理大师。
    当他气得呼吸都急促了仿佛要闭过气去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大皇子殿下!找到了!找到了!”
    “找到了?你确定找到了?快点告诉我在哪里?!快带我过去……不,先等等!”
    戴维斯先是激动的直接狂奔上前,双手紧紧的扣死了来人的肩膀,猛地摇晃起来,仿佛看到了希望,想要让这个人带他过去,可是突然,他又好像想到了什么,欣喜的脸色也瞬间消失,变得面无表情,然后又纠结起来。
    他内心是非常想要找回自己的女人朱竹云的,但是又害怕看到他噩梦中出现的那一幕,害怕等他过去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他熟悉的那个朱竹云了,而是一个被李元教导得已经成为他的形状的朱竹云。
    沉默,
    空气无比的寂静,整个房间里面只剩下了两个人的呼吸声,然后又只剩下了一道,因为这个前来报信的下人,已经不敢发出声音,生怕惊扰了戴维斯这个主子,然后被主子迁怒,反而受到了惩罚。
    别到时候报信的奖励还没有收到,反而被暴打一顿,甚至还留下什么暗疾,那就糟糕了,那叫没吃到羊肉还惹得一身骚。
    好在戴维斯沉默了几分钟之后,终于做出了决定,他的双手开始颤抖,从对方的肩膀上收回来,声音也干涩着,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喉咙里面挤了出来:“快点!带我过去,事情没有其他人知道吧?”
    来人摇头!
    “好,你带我过去,现在!立刻!马上!”
    来人点头,转身就走,没有丝毫犹豫,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几分钟后,戴维斯被带到了一个破落的小院子面前停下,他有些惊疑和不敢相信,转过头看向带他来的这个人,问道:“你确定是这里?!”
    来人点头!
    这个小院子,离他的府邸,只不过几分钟的脚程,可以说是就在他眼皮底下,可是即便是在他眼皮子地下,那么多人寻找都没有找到,白费了那么多时间。
    一想到这里,戴维斯的眼神就变得凶狠起来,神色狰狞,青筋在面部虬起,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
    他再次确认道:“你确定在这里没有错是吧?如果不在的话,那你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那带路的人立刻解释起来:“大皇子殿下,确实是这里,我们也没有想到那个男人会在这里,还是我今天从酒楼路过,刚好看到了那个男人,一路跟到这里来的,他进去了之后就一直没有出来,应该是这里没错。”
    是吗?我知道了,那么你可以去死了!
    戴维斯眼神中闪过一抹狠辣之色,随后武魂出现,魂技瞬间发动,一只巨大的白虎爪子便直接将这个带路的人脑袋拍成了碎泥,他嘴角动了动,露出不屑的眼神,这才朝小院子侧边的外墙翻了进去。
    悄然落地,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戴维斯心里突然紧绷,有些不想向前,不敢前进,但是还是一咬牙轻轻走向房间,纠结的面部已经让他表情无比难看,那墙边到房间不过十多步路的距离,硬是被他走了好几分钟才走到。
    一靠近房间,他便突然听到了那让他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饮其血的声音。
    “对对对!就是这样,你的幅度还得再大一点,别那么僵硬,感觉怎么样,这可是我亲自动手制作出来的,等比例模型,应该很不错吧?”
    “你说,都七天了,怎么你男人还没有找过来?明明我就在他府邸附近没多远,最多隔了两条街而已,真是,他该不会是觉得你已经脏了,不想要你了吧?那可真是不得了,你没人要了啊!”
    “不过也没事,我的教导差不多今天也可以结束了,你能够成功毕业了,既然他不要你的话,我就勉强收你做我的兵器好了,平时还可以当一当女仆,也算是有一点作用。”
    一道道声音传入房间外面的戴维斯的耳中,虽然并没有多么露骨,但是他却听出来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声音,尤其是听到了女仆这两个字的时候,戴维斯忍不住了,他怒吼一声,猛地用身体撞开了房间门,冲了进去。
    然而在他眼前出现的一幕,让他目眦欲裂,怒火差点把脑袋都给搞炸了,直接丧失了理智,疯狂的一边咆哮一边朝着李元不要命的冲了上去,甚至连武魂和魂技都忘记了使用。
    “你这个狗东西,你这个杂碎,给我去死!去死啊!死死死!!!”
    砰!
    反手一巴掌,李元直接将戴维斯打飞出去,在空中转了十多个圈才掉在了地上。
    这一个巴掌,算是吧戴维斯给打清醒了过来,同时也将他体内的魂力全部打散,还有一股力量,随时随地的在他体内游荡,防止他汇集力量聚集魂力,也就意味着,戴维斯现在像个只能看和说的废人。
    “没想到你还是找到了,不过时间上算的话,七天,已经有些晚了,我的教导已经完成了,你看!”
    李元伸手一指,戴维斯下意识的朝朱竹云看去,差点又把自己气晕了过去。
    此时的朱竹云身着清凉的学院制服,只不过布料有些劣质。
    领口微开,衣服白的晃眼,纽扣也大得摄人心魄,布料的弹性,更是让人心惊不已,视线一旦落在上面,就无法移开了。
    “维斯……”朱竹云檀口微张,轻声呼唤出了这么一个字,声音还有些发颤,仿佛在忍耐着什么一样。
    戴维斯心里一颤,他很疑惑,就连他们在心心相印的时候,都没有听到过这么动人的声音,为什么这个时候会这样,直到他看到了朱竹云腿上晶莹的正字,反射出了异样的光泽,于是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随后他猛然睁开,表情一进变得冷淡,没有发怒,没有咆哮,只是淡淡的说:“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很失望!”
    “维斯,我不是……我没有……”
    “闭嘴!我不想听到你的声音,你这贱人,给我滚一边去。”戴维斯的声音更冷了,视线都没有在朱竹云身上停留,死死的盯着李元,眼中透露出的憎恨与杀意,简直比李元见到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浓烈,甚至超过了唐家父子和兄弟。
    不过李元没有理会这个家伙的眼神,开玩笑,那么多人都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还怕你这会杀人的眼神?我就喜欢你这想杀我又杀不掉我甚至还不敢动手的样子,尽管憎恨好了。
    “你看,我都说了,他不要你了吧?我给你求求情!”
    说完,李元看向戴维斯,真诚的说道:“说句实在话,我可没做什么,衣服是我要求她自己换的,没看到什么,正字是我拿笔写的,也没看到什么,唯一有的,只有那天把人带走的时候碰到了她几下,其实她和以前还是一样,只不过更有味道了,你觉得如何,经过我的教导,她可要比以前厉害多了,你不把人要回去?”
    “闭嘴!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不信?那你能怎么样?来杀了我?你倒是来啊,在这里干看着干什么?”
    李元露出了嘲讽的神情,鄙夷的瞟了戴维斯一眼,然后说道:“既然你不信,那就相当于你认为我已经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但是我确实没有做,这样的话,我好像亏了,所以既然你那么认为,我就按照你认为的来好了,毕竟我可不吃这种亏,那你就好好看着吧,你所认为的,我是怎么做的,现在就做给你看!”
    (本章完)

章节目录

斗罗:摸鱼的我被女神听到心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会爪巴的嗨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会爪巴的嗨狗并收藏斗罗:摸鱼的我被女神听到心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