攀在背后的手是一个信号,揪紧布料的刹那,意味着领土主人首肯了入侵者的行为。卢秉孝感受到背上的温度,脊背过电似的钻过一阵热流,他忙不迭把舌头探了出去,乱七八糟地舔起了祝煜的唇舌。
    这件事他没经历过,只从书籍电影里窥探过一二,理论到底不同于实战,他火烧火燎地亲着,却觉得不是想象的滋味,祝煜的美处就在眼前,他这么没有章法地吻,错误的方式使他无法充分品得其美妙。
    祝煜被他野兽似的啃温亲得好笑,唇和他分开,低笑着问:“你不会么?”
    卢秉孝是不会,但他不想承认,正欲辩驳,祝煜已然含笑眯起眼睛,手抚弄上卢秉孝的耳垂:“那姐姐教你。”
    卢秉孝脑子轰地一热,原滚在嘴边的话,全忘了。
    他们还紧密地贴着,祝煜的舌头像条灵活的小蛇,湿润地滑进他的口腔,它柔软而多情地拨弄卢秉孝那根笨拙的舌头,引领着他,且推且拉,舔弄他敏感的上膛。
    卢秉孝的情欲犹如见风的火,忽地蓬勃到不可遏制。
    他到底是聪明,哪怕是这样令人失智的事,一学就会,一点就通,原还是祝煜占着上风,不知不觉形势便发生了逆转。卢秉孝环抱着祝煜的腰臀,吻得渐深渐烈,祝煜在情海里挣扎一阵,几乎要喘不过气了,手脱力地勾着卢秉孝的脖颈,身体软绵绵地,舒服得有要飞起来感觉。
    待这个吻终于结束,唇间沾了一条淫糜的,长长的银丝,祝煜脸颊绯红,喝醉了似的对卢秉孝道:“你学的倒快!”
    卢秉孝对这句不算褒奖的褒奖不置可否,他的怀抱热烈而滚烫,经过锻炼后的臂膀结实有力,一使劲便把祝煜往上托在了腰间,恰好抵在灼热而坚硬的部位。
    他箍紧了祝煜,声音低哑:“我想你太久了。”
    话音未落,下身不安分的东西似乎是为了证实这一点,猛烈地跳了一跳,敲打祝煜已经汗津津的腿心。
    这一敲,虽不说有多销魂,却正是往烧得正烈的火苗上迎头浇了一勺热油。祝煜浑身一颤,下体一阵热流涌了出来,她双手插进卢秉孝浓密的头发,晃着腰指挥道:“去卧室。”
    胸脯就在卢秉孝的脸上,绵软的触感让他意乱情迷,他隔着那层极软极薄的布料,用鼻尖顶了顶祝煜的乳尖,急不可耐道:“先让我舔舔。”
    祝煜半睁开眼睛,眼前的卢秉孝是和往日截然不同的样子,写满了年轻人特有的急促、毛躁,像蓄势待发、急于进攻的士兵,他的脸色很红,额间已经淌了一层细密的汗,流下来挂在了眉尖。
    祝煜轻呼了口气,伸舌舔掉那颗咸咸的汗珠,手在他下巴勾了一把:“厨房隔音不好,要是干点什么,楼上楼下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你想好……”
    她说着,忽觉胸前一凉,原来卢秉孝已经扯开了绛红色V领睡袍,头沉醉地埋在她的胸口,张口含住了祝煜的一只奶子。
    舒服和刺激的感觉顺着脊背扩散开,祝煜浑身热烘烘的,她仰起头,睥睨着贪婪吮吸的卢秉孝,一面抖抖肩,把另一边挂在肩头的睡袍抖落下去,露出两只浑圆的乳房,一面把胸往前送了些,扣住卢秉孝的头道:“既然舔,那两边都要舔。”
    卢秉孝吐出左边的乳头,忙不迭去含右边,另一手去揉捏刚被解放的奶子,柔软的肉在他手里变换形状,祝煜也不知是疼是爽,按着卢秉孝的手,大口大口地粗声喘息。
    两人被撩拨得都有些难耐,卢秉孝下身硬得实在受不住,往上拱了拱,他下身是件内裤,外面还套了件四角短裤,这会儿却被体液泡了个透,拱一下就好像拱到了祝煜的肉缝,更令人难受得快要爆炸。
    祝煜大概也憋得难受,不再挑逗他,从把兜着夹缝那块布料拨到一旁,不由分说:“别磨蹭了,快他妈进来!”
    卢秉孝仅存的一丝理智支撑着他走出厨房,关上了那扇褐色木质房门。
    下一秒,他再也顾不得其他,火急火燎扯下裤子,茄子粗的肉棒槌立刻弹了出来,“啪”地拍在了祝煜湿黏的肉缝。
    卢秉孝抱着祝煜,气喘吁吁把她抵在门上,套上套子,性器便急切地往里插,可湿滑中怎么也找不到入口,祝煜等得不耐烦,急不可待地伸手扶了一扶,性器便如入无人之境,“噗”地进入了一片又热又紧的天地之中。
    在这一瞬间,卢秉孝脑海中涌出一种几近炸裂的舒爽,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敢动,生怕动一下,就爽得要射了。
    性器还有一截留在外面,两人喘息着缓了缓,卢秉孝逐渐地把那根东西插进了祝煜的身体,仅是这样被严密的包裹着,快感已经快要灭顶,他无法想象再往下该是怎样令人销魂的爽快。
    祝煜对卢秉孝的尺寸既惊讶又满意,在下体被空前充实的填满后,她扭腰道:“动啊。”
    突如其来的耸动险些让卢秉孝泄身,也让他终于如愿以偿品得了酱酿。
    不得不说,和祝煜真的做起来,比想象中还要爽。
    卢秉孝忍过这一波快感,双手往祝煜屁股下面一托,把她卡在腰间的大腿分得更开,眼睛看着两人交合的那一处,粉红的穴口紧咬着他粗长的物什,心头的火烧得他简直疯了。
    他着迷地看着,挺着腰开始了抽送,那小嘴不停地追咬着他的肉茎,搅打了一片淫糜的白浆。每抽插一次,祝煜胸前沉甸甸的奶子便兔儿似的一晃,卢秉孝被这景象刺激得头昏,只觉得一股热浪当头扑来,禁不住浑身一颤,射了出去。
    祝煜很快发觉了卢秉孝的变化,她喘着气,揉揉卢秉孝的乳头,手顺势滑到他淌汗的腹肌上,点着笑问:“爽了?”
    卢秉孝点头,同时难免觉得失落——他知道自己尺寸了得,但才抽动了两下就射,说明他那玩意儿只是中看不中用,是个男人都会失望。
    祝煜拨开卢秉孝抱着她的手,从他身上跳下来:“爽了就去洗洗,我去卧室休息一会儿,等下再吃饭。”
    卢秉孝看着她背过身,半裸着走进房间。
    祝煜脱了衣服比穿上衣服好看太多,紧实的肉像熟透的浆果,而他刚才竟美梦成真,真的吃进了这美味的浆果。
    卢秉孝痴痴地望着,不可避免地想起方才两人交媾的画面,心如擂鼓怦怦直跳,比心跳更直白地是他的小兄弟——经刚才那番回忆,套子还没摘它便又一次,直挺挺地站了起来。
    --

章节目录

越过边缘(年下 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南方香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方香叶并收藏越过边缘(年下 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