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科考,武科不加限制。而已婚男子为官却必须经得其妻同意。
    武科之所以不设限,是因为大周武者以拥有源力修士为尊。当今天下,却只有女人能修炼源力。
    蛮力时代男女力量悬殊,为强调男性的社会地位以满足男性战争的需求与政权的巩固,遂六七千年前,这天下还是男人的天下。以男人为尊,以女子为卑。因此致使女人成为男人的附庸,成为等同牛马畜生的货物,成为不该出生的低贱人口。
    随着社会男尊女卑思想的深入毒害,女婴还没来得及长大便被残害于襁褓之中,导致社会上女人越来越少甚至十不存一。
    两千年前,天灾人祸不断致使女人的命运更加凄惨。许是苍天终于开眼垂怜,女人至此之时觉醒了独属于自己的力量--源力。
    源力强大者可控制人心,操控万物,甚至操纵千军万马也游刃有余。
    源力修炼有三大等级:地阶--天阶--玄阶。每一阶有三重。
    地阶源力修士,虽也可操纵不少死物,但对顶尖武道高手来说也不足为惧。
    程不遇便是曾经武道第一人--不二道人的徒弟。程不遇如今不过二十二岁,却天赋异禀尽得不二道人真传,当今武道一途,无能出其右者。
    因此天阶以下源力修士在他眼里也不过尔尔。
    源力到达天阶以上,在这天下已是人上之人,轻易不露手。更何况天下女人并非人人皆拥有源力,而在拥有源力之人中,绝大多数终其一生不过地阶。更不要说天阶之上的玄阶了。
    相传宁国高祖储听楠便是世上第一位源力修炼至玄阶之人。世上第一个以女子为尊的国家--宁国也由她所建立。
    宁→楚→周,三代女尊帝国。从宁国高祖天启元年到如今大周大业十三年共两千一百一十年,修炼至玄阶的源力修士不足百位。
    第三章 顾衍回京(微H)
    第三章rΘцщéииρ.мe(rouwennp.me)
    太极宫 仪鸾殿
    仪鸾殿乃当今圣上下朝之后,处理政务召见大臣之所。程不遇听召入宫,候在仪鸾殿外已是傍晚,秋日的晚霞已铺红了天空,斑斓绚丽美不胜收。
    “少君,陛下传召。”
    程不遇收回欣赏美景的视线,低眉颔首跟着宫女入殿面圣。进了殿,程不遇瞥见御桌前站立的一女一男正是当今帝后,连忙跪下行礼,“儿臣参加陛下、千岁!”
    “起来吧。”
    “谢陛下!”程不遇起身,帝后二人也各自落座。
    “阿沅今日出宫遇险,卿文已跟朕说过了。”卿文乃大周国后名字,大周皇帝名讳顾佩
    “是儿臣看护不力……”
    “阿沅都一一交代了,阿沅说是你救了他功过相抵朕不罚你。但天子脚下竟敢强绑皇子此事不得不查,朕已命令大理寺负责此事,你若有什么线索交给大理寺便是。”
    “是。”他已命管家纠察府中嫌疑人等,如今顾衍将要回京,得将府中清扫干净才是……
    “武举廷试结果明日就要张榜公示,有些话想必程沁已经对你说了。律法尊严,不可违背!”周皇说到这打量了一眼程不遇脸色,见他脸上并无不满,心下赞许,“日后衍儿要是松了口,朕许你太常少卿一职。”
    “是。”程不遇心里对皇帝给他画的大饼不置可否,男子入朝为官多为散官并无实权。今陛下以拥有实权的正四品职官相许,程不遇心里反而悬了起来。
    他心里隐约猜测,顾衍恐不会轻易让他出府入朝。
    “若没有其他事,你就先退下吧。”
    “陛下,儿臣想见见六皇子。”
    “不必了。”侯坐在一侧的国后虞卿文出言回绝,“阿沅今日受了惊,现在怕是不敢见你。”
    国后意有所指,看向他的眼色也带着不满。程不遇心下了然,看来是今天在巷子里杀人吓着阿沅被护主心切的小达子告了状。
    “那儿臣先告退了。”
    “等等。”周皇出声叫住程不遇,“阿沅说带他到茶楼的是一个名叫春生的小厮,你回去速速将此人捉拿移交大理寺。想必秦王回京的消息你也听说了,回去好好准备吧。”
    “是。”程不遇领命离开。大理寺无权在王府抓人,有了圣旨便无此顾忌。可是现在陛下还要让他将人抓了再扭送大理寺,多次一举应是顾虑秦王声誉。
    陛下三女皆封为王,齐王顾勉、赵王顾敏和六皇子顾沅皆是国后嫡出,秦王顾衍生父早逝,由国后抚养长大。
    如今储君未立,秦王虽在边疆但在朝中的威望不比皇长女齐王低,若她有心夺嫡……
    程不遇摇了摇头,不愿再猜。
    于他来说,最大的烦恼还在那人回京之后。
    程不遇回了王府向管家问起才得知府中并无春生此人,如今大理寺主理此事他也不愿多查。遂命令管家廖嬷嬷和侍卫长林秋将府中接触过阿沅的下人扭送大理寺之后,便一心等着顾衍回京。
    大业十三年初冬,周皇亲率百官在京郊与豫州边界迎接大军回朝。秦王与穆将军感恩圣宠,于百官面前交还兵符。周皇大喜,封穆将军为定远侯,官拜骠骑大将军。秦王官拜上柱国,统领天下兵马。
    上京秦王府
    程不遇闭目依靠在汤池里泡着,白皙的皮肤被袅袅热气熏得发红。
    秦王上交兵符又拜上柱国一事让本就不平静的京城炸开了锅。众人皆猜想秦王回京必会参与夺嫡之争,谁料她回来第一件事便是上交兵符激流勇退。
    可陛下却并不想遂她的意,拜她上柱国之位,实权远超齐王。这一来恐怕会让朝中摇摆观望的大臣正式站队……
    唉,程不遇猜不透当今的心思,朝中即将热闹起来,他身份特殊确实不应该此时入朝为官。
    今日,视察梁洲水患的齐王也回了宫……
    谁?!
    隐约听得一丝陌生的声音,程不遇警觉地睁开眼盯着屏风后若隐若现的影子。
    这是……顾衍?!
    程不遇看着慢慢走出来的人影,身材高挑,剑眉星目,脸素而削,身着暗红色金丝云纹劲装。能悄无声息走到王府后院来的女人除了这王府主人还能有谁?!
    “你是……程不遇?”看着眼前美人因惊讶而微微睁大的凤目,顾衍恍惚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君上。”程不遇见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看来自己猜对了。压下心中的疑惑连忙起身行礼。
    一起身凉风一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赤着身体,伸手欲拿件衣物遮挡,却发现自己衣服转眼到了对面那人手里。
    程不遇心中恼怒,又慌忙沉在水里遮挡住自己的春光。
    “君上源力就是用来拿男人衣服的吗?!”
    顾衍听得此语也不恼,反而心情十分的好,笑道:“你我夫妻三载
    --

章节目录

程不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三月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十九并收藏程不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