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不是外人,躲什么呢?”
    谁跟你夫妻,我们很熟吗?!
    程不遇心中愤愤,却不敢真的说出来。眼睁睁看着顾衍也在脱衣服下水,顿时慌了。
    “君上您此事不应该在京郊陪同圣驾吗?”
    “我今日风头出得够多了,还不让我回府躲一躲吗?”顾衍看他慌张,有心捉弄他,不紧不慢的向角落里的程不遇逼近。
    “君上赶路一定辛苦了,那您多泡泡去去乏,臣先告退。”
    “等一下。”顾衍话音未落,程不遇便察觉自己丝毫动弹不得。
    他看不出顾衍的源力到了何种境界,但这心随意动炉火纯青的控人招式想必不低于天阶二重。
    “你我夫妻今日虽是第一次见面,当年未完成的洞房就在今日补了吧。”
    “君上!”程不遇被重新拉进水里,身上的桎梏也在一瞬间消失。他看着顾衍笑意盈盈的眼里带着一丝认真,便紧张的不敢在挣扎了。
    他武功不俗,却不敢跟不知深浅的顾衍真正交手。更何况,二人身份摆在那里,顾衍想对他做什么他也不能反抗。
    “唔!”
    顾衍本起着逗弄他的心思,但她把人圈进怀里的那一刻,只觉得心中那团从未燃起的火被点燃了。
    她情不自禁地吻着身下的人,面对千军万马都不曾紧张的心跳得飞快。
    顾衍猜得到她的状况,她对怀里的人,她明媒正娶的少君——程不遇,一见钟情了。
    “唔,君上!”顾衍的吻来势汹汹又毫无章法,程不遇被亲得喘不过气来。人还迷糊着,身体便察觉到一只格外炙热的手在他身上游走。
    顾衍此时分不清他的躲避是下意识的害羞还是其他什么,索性直接将人抱起来走在另一扇屏风后面。随手拿了几件衣服垫在地上,将人小心翼翼地放在衣服上便开始仔细享用……
    香烛摇曳,人影起伏,一室春光。
    “唔……君上”程不遇感觉自己浑身都着了起来,可身上那人却迟迟不替他解难,只知四处点火。
    “不遇,从今以后你可直呼我的名字。”顾衍声音微哑,动情地亲吻着程不遇的眼睛。
    “顾衍,帮帮我。”程不遇回吻她,小声祈求。
    “不行。”顾衍轻笑,“还不到时候。”手指轻轻划过程不遇的脆弱,惹得身下人一阵战栗却不得解脱。
    “顾衍……”程不遇难受,气息愈加不稳,情动的泣音格外悦耳。顾衍听了,更不愿如他意。
    冬夜绵长,程不遇用一晚的时间知晓了顾衍的恶劣。后来在此事上他明知不能哭不能求饶,免得满足顾衍那变态的控制欲,却屡屡失败……
    当然,这都是后话。
    第四章 双修真相(微H)
    翌日
    程不遇醒来顿觉身体酸软无比,无一处痛快的地方。
    女人修炼源力其实有两条捷径可走。一是与拥有源力的男人双修,二是与拥有源力的男人孕育后代。
    千年之前一些源力修士便发现身边一部分男人也拥有源力。只不过无论如何教他们,男人均不得要领,摸不到修炼门路便不了了之了。
    一些源力修士在与拥有源力的男人双修,生育之后,发现此举大大有益自己的源力修为。
    群儿伞;棱留%究贰;伞究:留*
    因此后世世家大族女子挑选夫婿必看其是否身怀源力。
    程不遇就是被皇室选中的人之一。
    难道昨天顾衍就是在与我双修?
    “你想和我双修?”程不遇一惊,许是想得太入迷没发现顾衍进来了。
    程不遇看她脸色不佳,知道自己将心里话说了出来,赶忙坐了一起来,“我……嘶!”
    腰好酸!
    顾衍快步走到床边将他扶着,一只手衬着他腰,“你以为我是靠跟男人双修来增进修为?”
    得,真生气了。
    程不遇不敢直视顾衍怒容,看着进进出出端水伺候的下人轻声解释,“上月阿沅出宫被歹人绑架,大理寺查出了一伙靠双修增进修为的源力修士。
    阿沅身怀惊人源力,甫一出宫便被人给盯上了。甚至有人敢混进咱们王府将阿沅引出去,大理寺查了月余只抓住了一批喽啰,领头人是谁到现在也没个线索。”
    顾衍听得“咱们”两字,眉毛一挑心情顿时好了一半。
    她就势坐下,将人揽在怀里。“哼,此事别说一月了,大理寺一年也查不出来。”
    程不遇听得她话中的嘲讽,疑惑地问道,“为何?”
    “有些修士为了晋阶,无所不用其极。当街抢人又算什么,只不过这些人胆大包天竟敢在京城如此行事,想必是背后有所依仗。此事应该交由宗府使院调查才对。”
    宗府使院是大周主管源力修士的衙门,由皇帝直属。凡是涉及修士的案子均可直接审理,刑部、大理寺、都察院等衙门均无权过问。
    “你!”
    顾衍说着又开始当着满屋下人的面动手动脚,程不遇连忙拍开她的手。
    可那手主人却不退反进,愈加放肆,直接将手伸进被窝里握住他的脆弱之处!
    下人们见主子又闹起来,立刻眼观鼻鼻观心,低着头缩肩悄悄退了出去。
    寝屋门一关,顾衍本就不太收敛的动作越发放纵。将人从头亲了个遍,亲的人浑身发软才缓缓骑覆在人身上。
    顾衍舔了舔程不遇红得滴血的耳垂,轻声道:“我顾衍的修为既不靠男人,也不靠生孩子”
    还在生气呢。
    程不遇后悔自己说错了话,耳朵被顾衍的气息弄得格外瘙痒。
    她还时不时地舔一下!
    程不遇怒,身体却敏感的绷直了。
    见他这反应,顾衍更加来劲了。轻轻啃噬着他的耳垂、脖颈、喉结。看着他因难受而战栗流泪,心中的块垒一扫而光。
    “我生父本是国后贴身侍人,因身怀源力被当今纳入后宫。因他身份低微,当今便无所顾忌与他双修……一年不到他就没了性命,你知道为什么吗?”
    H^雯]日更二伞铃琉,旧=二伞.旧{琉
    程不遇摇头,隐约觉得接下来的话不是他该听的。
    “啊!”程不遇突然痛呼出声,全身上下力气瞬无。奇经八脉内更似有罡风刮过,五脏六腑传来刀割版的疼痛让人难以忍受。
    “感受到了吗,双修就是掠夺你身体里的每一丝源力,让你痛不欲生。”
    真是个疯子!程不遇疼得双眼迷离,不敢再看顾衍发红的双眼。
    “不要怕。”顾衍吻去程不遇眼角的泪水,“我不会这么对你。”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程不遇瞪着眼睛无声质问,想调动身体里的内力抵御剧痛。
    “对不起。”
    程不遇转过头不想听她道歉,与此同时身体里的剧痛消失,取而
    --

章节目录

程不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三月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十九并收藏程不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