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之是一股磅礴而温暖的力量。
    “感受到了吗,这就是我的源力。其实双修除了掠夺还能给予,但是又有几个人拿了又愿意再给呢。
    “我方才不过试着抽走你一成源力,你都如此痛苦。而我生父源力被反复抽取,甚至因此丧命……”
    “顾衍,对不起。”
    都知道秦王生父是病死的,没想到其中竟还有这般隐情。
    “抱歉,是我魔怔了。不该跟你说这些,更不该这般对你。”
    “无碍,你以后别这么对我就行。”程不遇十分大度。
    难怪当初师父知道他身怀源力时,常常在私下叹气。现在想来,怕是师父担忧他遇人不淑,恐因双修丧命。
    不知天下有多少身怀源力的男人会因妻君无良,以致双修丧命的。女人不主动说,男人也无从知晓。即便有几个男人知道,他们也说不出来……
    还好,他是幸运的。
    “嘶!”胸前的疼痛打断了程不遇的思绪,从未被触碰的茱萸此时被人粗暴的咬起。
    这属狗的!
    程不遇泄愤般在顾衍腰上使劲掐了两把。
    顾衍不为所动,又继续祸害另一边,直到将另一边的茱萸也造作红肿才歇了下来。
    “主子,宫里来人请您与少君今晚进宫用膳。”门外来人轻声请示。
    声音陌生,程不遇从未听过,应是顾衍的贴身侍女。
    “知道了。未一,安排人打水来吧。今日午膳清淡些。”顾衍一边吩咐一边从程不遇身上起来。
    “是。”名叫未一的侍女听命离开。
    “都晌午了你还乱来?”程不遇踢了穿戴整齐的顾衍一脚,衣服都不脱就压着他放肆。
    他从小习武,作息习惯良好,从未有一天睡过卯时。
    今天不仅睡过了,还一觉睡到晌午,你说他气不气。
    “你不饿我们可以继续。”顾衍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程不遇白了她一眼。这时下人们重新端了热水进来伺候程不遇洗漱。
    “少君,小人给您更衣。”一碧衣小童捧着件浅蓝色华服笑意盈盈的走到床前。
    “笑什么呢?”程不遇佯怒。
    这小童正是程不遇的贴身小厮秋和。程不遇平时不喜人多,因此更衣梳头等事皆由秋和伺候。
    “下去吧,我来。”顾衍接过衣服,亲自给程不遇更衣。
    “是。”春和退到一旁,眼神示意其他侍从赶快将屏风抬过来遮挡。
    看着倒映在屏风上的人影,春和喜极而泣。
    少君独守空房的日子终于结束了,呜呜呜。
    二人用完午膳,顾衍又抱着程不遇胡来。程不遇算了算,加上成婚那天,二人相识的时间还不够十二个时辰,顾衍却像是对他上了瘾一样寸步不离。
    难道这就是小别胜新婚?
    可是这都是第三次了,顾衍也没做到最后一步。
    程不遇想起顾衍说她不靠生育修炼,可是生不生这种事不是女人说了算吗。
    自女人觉醒源力之后,生育不仅不会带给她们伤害,反而有利于源力修炼。
    因此天下女人大都愿意通过生育来提升源力修为。只不过此法也有限制,有些女人生了俩胎就不能再靠此法提升修为,而有的女人生了六七胎此法才会无效。
    况且生育一事女人也可以不靠外力自行控制,即便天天与男人发生关系,只要她不想怀孕也就不会受孕。
    因而当今社会,反而是男人更想想要个孩子来依靠。
    程不遇不是一个自怨自艾之人,想到这便直接问了出来。
    顾衍听后,十分愉悦。“你想让我做到最后一步,你受得住吗?”
    “什么?”
    “昨晚上用手就让你睡到晌午,我若是……”
    滚!
    程不遇一脚踢开了她,脸色绯红。
    哈哈哈哈!
    顾衍愉悦大笑,程不遇直接躲进被子里装死,不想再看见她。
    第五章 入宫赴宴
    第五章
    今日辰时,圣驾回京。顾衍接驾之后没有同皇帝一起回宫,转身回了王府。
    在府里守了一个时辰程不遇才醒,人一醒顾衍就心痒难耐的“欺负”他,拖拖延延直到申时三刻才放过程不遇,夫妻同乘进宫赴宴。
    二人进了同和殿,才见帝后及亲王皇子们早就到了。
    两人姗姗来迟,帝后也没有生气。顾衍二人告罪落座,刚一坐下赵王顾敏便喜气洋洋地起身向顾衍敬酒。
    “三妹收服西域,功在千秋!来,二姐敬你一杯。”
    “二姐客气。”顾衍也不谦虚,接过酒杯一饮而尽,直接受了。
    “三姐姐最厉害了!”顾沅在一旁开心捧场。
    “三妹,大姐也敬你一杯!”齐王起身。
    “谢谢大姐!”
    程不遇扫了扫坐上众人神色,每人脸上都挂着笑容,也分不出真假来,其乐融融倒真像是一家人。
    “衍儿,三年未见消瘦了许多,来尝尝你最爱吃的三鲜鸭。”国后李卿文满眼心疼地为顾衍添菜。
    “谢谢阿耶,女儿三年未曾在膝下尽孝还请阿耶恕罪。”
    程不遇跟着她一起站起来赔罪,想到顾衍三岁起就由国后扶养长大,父女感情应是不薄。
    “你为大周开疆拓土,你阿耶高兴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怪你呢。”周皇插话道:“更何况不遇也常常入宫替你尽孝。”
    那倒没有,他的时间大多都花在练剑上了。程不遇心虚尬笑。
    “陛下说的是,阿耶高兴。来,衍儿咱们父女也喝一杯。”
    “是。”顾衍起身,亲自为国后倒酒。
    父女喝罢,众人又举杯敬帝王。接着,皇子、王府少君等纷纷向顾衍敬酒,一杯接一杯像是想把人灌醉。
    好在一圈下来顾衍也没显醉态,程不遇悄悄放心。
    “衍儿,陛下说你昨日便回京了,为何不进宫来。”
    “阿耶,女儿昨夜亥时抵京,宫门已落了锁,不敢打扰阿耶休息。”
    “上午朕让你一同回宫,你为何拒绝?”
    听周皇这话,程不遇暗笑,看向顾衍的眼神带着些幸灾乐祸。陛下亲自拆台,这下你怎么编?
    顾衍不动声色的牵着程不遇略带薄茧的右手,藏在桌下轻轻抠挖他的掌心。弄得程不遇痒意连连,使劲抽也抽不出来只得放弃。
    “阿娘,小别胜新婚。”顾衍说得坦荡,反惹得一桌男人不好意思起来。此时顾沅又在旁大喇叭,“三姐,小别胜新婚什么意思?”
    “问你三姐夫。”
    “不遇哥哥……”
    “别问!”程不遇脸色爆红,打断好奇宝宝的问话,“你以后就知道了。”
    说完顶着众人暧昧的眼神狠狠揪了顾衍一把,直到顾衍疼得暗暗吸了口气才松手。
    这一节就算过了,众人
    --

章节目录

程不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三月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十九并收藏程不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