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和谐地吃了一会儿。临到散场之际,周皇又让顾衍向齐王敬酒:“以后你们姐妹二人要多多替朕分忧。”
    拱火来了。
    程不遇见齐王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暗暗吐槽。
    赵王纨绔又无心政事,按理这储君之位非齐王莫属。可陛下有意让顾衍与齐王相争,不知是何用意。
    “阿娘。”顾衍直接跪下,“女儿无心朝政,想学二姐做个富贵闲王,还请阿娘成全。”
    “诶诶诶,三妹,你不想入朝可别把我拉出来哈。”
    “二姐莫急,我只是羡慕你。”
    “一个成天无所事事的废物,你羡慕她什么?!”
    “都是一个肚子出来的,怎么这么不待见我。”赵王见皇帝脸色难看,嘟囔着缩到一边,远离风暴中心。
    “谁叫二姐姐你成天走猫逗狗,豢养戏子美人不着家,二姐夫都在阿耶这哭了好几次了”顾沅天真补刀,“阿耶阿娘都说你不好,为什么三姐姐还羡慕你呢?”
    又插一刀!rΘцщéииρ.мe(rouwennp.me)
    “二姐姐的快乐你不懂……”
    “你给我跪下!”周皇怒呵正在窃窃私语的赵王顾敏。
    赵王苦着一张脸跪在一旁,周皇怒气正盛,众人再不敢言语。
    周皇指着顾衍骂道,“朕让你掌管天下兵马,你却羡慕一个废物!好!好得很!朕现在就斩了她,让你跟她学!来人!”
    “陛下!”
    “阿娘!”众人皆惊!
    “好你个顾衍,我跟你井水不犯河水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害我!”赵王差点吓哭,在禁军抓住她之前赶忙躲在国后身后。
    “陛下息怒啊!”国后伏地哭求。
    “陛下息怒!”众人纷纷跪下求情。
    “阿娘息怒,是女儿失言。”顾衍有心调侃赵王,没想到周皇来真的,也吓了一跳。“女儿无心朝政,跟二姐无关。”
    顾衍拦着周皇解释,脑子里迅速编造理由,“女儿已隐约触及玄阶门槛,想闭关修炼。怕耽误国政才有此意。”
    “呵!”周皇闻言冷笑,“顾衍,朕天阶巅峰的修为看不出你的实力来。你早入了玄阶门槛吧,你想瞒朕到什么时候?”
    嘶。
    “玄阶”二字让众人皆吸了一口冷气!
    顾衍如今不过二十五岁,修为却到了源力玄阶,何等可怖!
    两千多年来,如此年轻的玄阶修士屈指可数!
    程不遇悄悄抬头望着顾衍后背,难怪她不屑于“旁门左道”的修炼方法。
    “陛下恕罪。”顾衍叩首,一时不察犯了欺君之罪。
    周皇扬手命一旁的禁军退下,直言道出顾衍心中所虑,“朕有意让你与勉儿相争,朕让你治理西域,让勉儿监察宇内。本想看看你们二人谁真正拥有主国之能。可你呢,你感念国后抚养之恩,连争都不想争!顾衍,朕对你很失望!”
    周皇话落,殿内更加安静,众人似乎连呼吸都浅了十分。
    周皇的用意人人皆知,可是谁都没想到顾衍竟是个如此重情之人。以她当前的威望地位胜过齐王不在话下,可她却因国后抚养之义,就放弃唾手可得的储君之位。
    国后听罢,心里更加难受。他对顾衍的感情不假,可他没想到顾衍竟会放弃储君之位来回报他。
    齐王愧疚地看了看顾衍,终是她小人之心了。
    “是女儿无能,还想阿娘收回上柱国任命。”
    “他求而不得!”周皇指着程不遇道:“你避如蛇蝎!呵呵,如此你不如放他入朝。”
    程不遇心中忐忑,他回想自己入朝为官的想法究竟生于何时,仔细算来正是顾衍出征西北之后……
    顾衍转头看着程不遇,二人视线在空中交融。
    “女儿与程不遇夫妻一体,他自当是妇唱夫随。”
    “是?,程不遇,朕许你上柱国之位你受或不受?”
    这谁敢受?程不遇苦笑,顶着众人的炙热的视线回道,“陛下,无功不受禄。”
    “好个无功不受禄!”周皇大笑,“都退下吧。顾衍,上柱国你不受,宗府使院你得担下来。不要再推了,你是我大周唯一的玄阶修士,王府又受百姓供养,这是你身为皇室子弟的义务。
    另外,阿沅被绑一事涉及修士,大理寺查不出来的,宗府使院必须查出来!务必将幕后黑手揪出来绳之以法,避免更多男子遭受侵害。”
    “是!”
    第六章 顾衍生气 (H)
    第六章
    京城各茶楼酒肆近几日谈得最多的莫过于秦王顾衍了。放弃夺嫡和史上最年轻的玄阶修士,一个比一个震撼。
    要不是秦王府在顾衍回京之后一直有重兵把守,恐怕此时秦王府的门槛已经被好奇的百姓和各阶求教的修士踏破了。
    比起京城各处的喧嚣来,此时的秦王府却比想象中还安静。
    “呜!”偌大的王府后院看不到一个下人,只有隐约的呻吟从后院主屋内传出来。
    自前日从宫里回府之后,程不遇便被顾衍禁锢在这屋内狎玩了三天,只有吃饭洗漱之时能喘息片刻。
    周皇听得懂“无功不受禄”的意思,顾衍当然也懂。
    程不遇料到顾衍要生气,只是没想到他会气性这么大。整整三天的时间他除了呻吟哭泣发不出其他任何声音,顾衍也不想听他说话。只要他想开口,必会被吻到窒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被摆弄成各种姿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被玩弄。永不停止的索取、释放,浑身上下连头发丝似乎都失去了精气,疲惫地贴覆在赤裸的肌肤之上。
    声音嘶哑,嗓子疼如刀割,难耐的泪水留个不停。不能说话,程不遇只能用眼神祈求告饶。
    可身上人只是一味地亲吻他的泪水,然后取出丝带蒙住他的眼睛,不知疲倦般继续驰骋。
    身下脆弱的地方被操纵着一直挺立,只要享用它的人不允许它便无法休息。
    红肿破皮的疼痛尚可忍受,但身体内外的不适却折磨着他连昏睡也不能。只能期待这至愉悦至痛苦的折磨早点结束。
    “你为什么想入朝为官?”顾衍停了下来,就着享用的姿势将人抱坐在自己腿上。
    程不遇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却不想说了。
    见他不说话,顾衍继续道:“我对帝位毫无兴趣,更何况如今我修为已至玄阶,天下万物只要我想要,尽是我囊中之物。
    我虽不是阿耶亲女,姐姐们有的东西我也一样不少,从不偏袒。
    我尚未成年修为就远超大姐,大姐从小就被当作储君培养,在我修为天赋展露之后阿娘就有心培养我,这一切阿耶都看在眼里……
    我不想让阿耶为难,大姐修为虽不如我,但治国之能远在我之上,我与她争什么呢。
    此次回京,本想向阿娘禀明心意,拜别阿耶之后前往
    --

章节目录

程不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三月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十九并收藏程不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