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
    “你看,前面都堵住你还能高潮,你说是不是该多加训练你。”
    程不遇直觉她说得话没有道理,脑袋却不受控的点了点头。
    “你同意就好,那接下来的几天可不要再哭了。当然,让你受伤流血是我的错,没有下次了,抱歉。”
    顾衍取了一根拇指粗的淫具涂上药膏和抽带出来的媚肉一起重新塞了回去。又仔细将后庭周围撕裂的伤口上好药,拿来一块丝绸垫着,将人重新放上了木马。
    “不遇,从现在起你的高潮只能由我控制。我没让你射,你给我憋废了也不许用前面高潮。”
    “唔……好……”
    顾衍不许程不遇趴在马背上,伸出左手让他牵着。
    程不遇牵着顾衍的手,刚刚坐直,木马便在原地跑动起来。
    “啊……嗯……”
    随着木马的动作,程不遇身体里的淫具一下一下的顶着他体内的敏感点。前端插着玉棒的分身也随着一波一波的快感肿胀得更大了。
    “啊……哈……啊……”rΘцщéииρ.мe(rouwennp.me)
    程不遇仰着头,修长漂亮的脖颈绯红,密密的细汗一滴滴流下。锁骨处的貂毛披风被汗水浸透,顾衍看得口干舌燥,将木马的动作加得更快了。
    “啊……慢点!顾衍……求你慢一点。”
    程不遇将顾衍的左手攥得发白,哭着告饶,另一只手却下意识的触摸无法释放的勃起。
    “你要是敢碰一下,我就让这玉棒长进你肉里。”顾衍沉着脸冷漠地道,“不遇,你怎么这般不知廉耻。自你我成婚之后,你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不再属于你自己。你,跟你的身体都是我的私有物!”
    顾衍说着,掐了一把程不遇肿胀成紫色的巨物,程不遇直痛得冷汗连连,闭着嘴不敢痛呼出声。
    程不遇注意到顾衍这下是真生了气,心里暗暗叫苦:这次的罪恐要受得更久了。
    密闭的小房间里温度不断升高,顾衍褪去程不遇身上的披风,防着他暗地里伸手抚慰。
    程不遇后穴里的淫液顺着马背流淌下来,肠道里的敏感点不停被刺激,程不遇这次是真到了高潮临界点,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上的劲也越来越大,攥得顾衍生疼。
    “嗯……嗯……哈……顾衍,顾衍!”
    “射吧。”顾衍眯着眼睛,盯着程不遇的下身。
    只见这紫红巨物听了他的话便开始抖动,插着玉棒的马眼渗出一点点白沫。
    “我射不出来!顾衍,帮帮我吧。”程不遇哭叫,牵着她的手往自己的下身带。
    顾衍终是不忍心,伸手将他马眼里的玉棒拔了出来。
    “啊!”这一激,又让程不遇惊叫着射了出来。
    顾衍这下着着实实黑了脸,语气森然,“这次我准你射了吗?”
    沉浸在高潮余韵里的程不遇陡然清醒,被欲望燃烧的热血瞬间冷了下来。
    “对,对不起……”
    顾衍没理会他的道歉,松开他的手,在木马上按了一下。程不遇顿觉自己坐下的马背空了一块,一个柱状的物体从马肚里慢慢升起……
    “这次,我们重新开始!”
    第九章 林间小屋 (高H)
    顾衍命程不遇自己排出后穴里的淫具,好在淫具不大,程不遇撅着屁股努力收缩了几次淫具便露了个头,浸满肠液的淫具在穴口摇摆了两下便掉在了地上。
    程不遇伏抱着马颈喘息,顾衍取来两根高脚凳放在程不遇脚边,让他自己踩着凳子将马背上的淫具吃进去。
    程不遇听话照做,刚刚将穴口对着淫具顶端便不敢在动了。
    淫具没第一次的大,但也有婴儿小臂粗。在顾衍的注视下,程不遇硬着头皮又吃进去了一个头,本就受伤的穴口又开始渗出血来。
    “慢着!”顾衍打断他的动作,“把屁股抬起来。”
    顾衍重新取来一张蚕丝手帕塞进了程不遇的后穴里,“你后面流得水太多了,得帮你堵一堵。”
    程不遇身体一僵,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继续。”
    顾衍命令,程不遇只能忍着不适将马背上的淫具吞吃到底。
    身体里太难受了,程不遇默默流泪。淫具隔着蚕丝手帕顶在敏感点上,又骚又痒。
    就在这时,顾衍也坐了上来。木马是照着成年马儿做的,马背上坐两个人完全不成问题。
    顾衍上来以后,木马又开始动了起来。顾衍一手圈着程不遇的腰,一手握着他半软的分身,随着木马的节奏一上一下缓慢撸动。
    “嗯……啊哈……顾衍……”程不遇靠在顾衍身上仰着头动情呻吟。
    后穴又胀又疼,体内的敏感点一下一下像是要被淫具戳烂了。才释放没多久的分身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程不遇羞愤万分,潜意识地觉得自己的身体果真太淫荡、下贱了。
    他的身心已经十分疲惫,但这淫荡肮脏的分身却格外精神。
    顾衍咬着他耳垂蛊惑,“这次你若能坚持一个时辰不射,我就放过你。”
    一个时辰?太难了……
    “嗯。”程不遇嘴上答应。
    顾衍开心地握着他分身蹂躏了一会儿,程不遇咬着唇苦苦忍耐。
    好在他武者的定力果真非同一般,后穴似乎都已经被淫具捣烂了,透明的淫液流得到处都是,甚至打湿了身后顾衍的裤子。而他挺立的前端却仍旧没有射出一点白浊来。
    顾衍加快了木马的速度,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诱惑着程不遇快快发泄出来。程不遇眼角通红,漂亮的凤眸已经流不出眼泪了,他死咬着唇不想呻吟出声,分身一突一突的跳着,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了了。
    人怎么能控制身体的本能呢?程不遇悲哀的想。但他还是要拼了命的忍住,不然这几天他可能会被训死在这里。
    “啊!”程不遇坐直突然惊叫,将顾衍吓了一跳。
    还没等她质问,便察觉自己下身胯间凉幽幽的。顾衍低头一看,原是程不遇用后穴高潮了。透明的淫液顺着马背滴滴答答地落进地毯里,浸进她的裤子里。
    顾衍嘴角上扬,亮丽的眸子里难淹惊喜。她附在程不遇耳边夸赞道:“虽然还没到一个时辰,但你却意外约会了用后面高潮。很棒哦不遇,我相信剩下的时间你前面也不会射了。
    现在我们换个新的玩法,我叫你射你就射,我叫你停你就停。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你很快就学会了。”
    不……
    程不遇无声哭泣。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这次就用你前面射吧。”顾衍语气轻快地吩咐。
    后穴的敏感点一直被刺激,前端也一直挺立着。只要不故意控制,射出来并不难。
    “嗯!哈……”积蓄已久的白浊被尽情释放了出来,程不遇舒爽得连睫毛都在颤抖。
    “做得很好,不遇。
    --

章节目录

程不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三月十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月十九并收藏程不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