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她会被带到了哪里?
    他现在无比后悔当初低估了她所处环境的危险程度,只给她配了个略通武功的初雨。
    现在情势急变,宁皇后突然对她下了重手,说什么都晚了。
    他想起那天晚上他对她说要她与廖仲轩结为表面夫妻,她怒极扇了他一耳光。那时的他对一切成竹在胸,只想着让她发泄一下情绪,过后自然会想通的。
    父兄执掌国家大权却昏懦无能,任由宁氏一族外戚坐大,面对外族入侵也依然麻木畏缩。他全都看在眼里,自有一腔抱负亟待实现。
    他的野心,她是明白的。她那样聪明,那样敏感,她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女人,所以他笃定她一定会为了他忍让。
    暂时嫁作他妇又有何妨?他日,等他大权在握,她做过谁的妻子又有什么关系?
    雷霆手段之下,谁敢置喙他的女人?
    ……
    可是,他错了。
    在她的事情上,他大错特错。明知宫里宫外垂涎她的人数不胜数,他却依旧过分自大,自以为掌握了她的心意,继而掉以轻心,所以才会导致现在的局面。
    若是她果真有个什么差池,那他……
    萧萧风声中,他僵直着背,闭上眼,眉头却皱得紧紧的,不甘至极。
    “主上,该往何处搜寻?”暗卫不由出声询问。
    “还请主上早作决断,恐迟则生变!”
    李霄祁陡然噌地睁开眼,双眼亮得吓人,锐利如剑,“永华殿!”
    什么?两个暗卫一时不解。
    “回永华殿!皇后绑了她,必然是要制造一些‘意外事端’的,若是没了观众,她的戏可就白唱了!”
    说着,他思绪也立刻格外清晰起来,迅疾飞身往永华殿掠去,“命令所有暗卫细搜永华殿周围,所有的亭台楼阁,一个不许漏,要快!”
    “是!”
    ……
    孟槐迷迷糊糊从昏迷中醒来,眼前一切都昏暗无比,她什么都看不清。
    唯一的知觉是浑身滚烫的温度,烧得她喉咙发干。
    张嘴,都发不出声音。
    这并不是最糟的。待意识渐渐清晰,她发现自己浑身绵软无力,想抬一抬手臂都费劲无比。
    而下身麻痒至极,欲望的火焰包裹全身,侵蚀着她的理智。她立刻就感觉到下身已然湿润粘腻一片。
    竟然在她昏迷时就有如此厉害的药效吗?
    她浑身因为强烈的春药药效而发抖,呻吟声冲口而出,被她咬住下唇,拼命忍住。
    她支撑着,拼命睁大眼睛,想看清自己在什么地方——一个昏暗的房间,借着窗棂透进来的微弱光亮,依稀能看清房间格局。
    ……像是哪个富贵人家的卧房……
    不,她应该还在宫里,皇后应该不会把她送出宫的,否则不会给她下这样烈性的春药。
    恐惧陡然袭上心头……
    不,不,皇后要做什么?
    成全皇帝的夙愿吗?应该不会,不然不会等到现在。把她变成皇帝的女人是最容易的事,绝不用如此大费周章,还要扬言要把她嫁出去。
    那是为什么?明明都已经说了要给她选夫……
    难道选夫只是个幌子?
    她心思电转,还在努力对抗着越发强烈的药效,双腿忍不住夹在一起研磨,试图缓解腿心蚀骨的痒意。
    突然,门外隐隐约约响起了人声,有人在低声交谈着什么。
    --

章节目录

燕好(1v1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小樾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樾织并收藏燕好(1v1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