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骆的动作很轻了。
    顶端只是浅浅进入,软肉便吸得死紧,花瓣一缩一缩想要将他推出,原本以为足够湿润的甬道此时寸步难行。
    耿璇子只觉得又涨又痛,下身的撕裂感让她一下子哭出眼泪,修剪圆润的手指紧紧攥住他的手臂,无力得像一拳打在棉花上,心被死死攥住提起,脚下恍然踩在并不踏实的水面上。
    “呜呜……你出去啊……疼……”耿璇子的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划过那张白净的小脸,砸在他手臂上,像是烫在他心上。
    李斯骆也难受,他不再动作,大掌覆在她光滑的腰处,指腹轻轻摩挲安抚她,抬头一下一下亲她,大拇指拭去她的泪,轻声哄她:
    “对不起,我不动了。”
    耿璇子看过不少,呃,资料。对于第一次的难耐程度,心里有过底,但直到切身体会,才清楚有多难受。
    她呜呜直哭,双手环住他的脖颈,将脑袋埋在他的肩上。
    花瓣还在一缩一缩的不停,像片羽毛不停地扫在他心尖,时不时流出一点蜜液。
    “聊聊天?”⒭οцщёη8.©οⓂ(rouwen8.com)
    李斯骆忍得难受,他是不动了,但耿璇子还在为了适应他而无意地撩拨他。
    耿璇子迟疑。
    真有人,在这时候,聊天吗?
    他搭在她腰处的手缓缓向下,摸到她那颗小小的突起,轻轻地揉动。
    “哼……”
    耿璇子身上猛的一颤,手臂收紧,微张开嘴,咬住他的肩膀。
    李斯骆身上的肉都硬实,此时因为身体紧绷,再加上她也不愿意用力对他,一时只是堪堪停在表面。
    “我看你好像有不少疑惑。”他亲了亲她的头顶。
    “嗯……”耿璇子涨着脑袋,停机了两秒后,还真有问题要问他:“你……为什么,有药,还有,套?”
    男生房间里有这些正常吗?耿璇子不清楚。但她希望知道,嗯,自己喜欢的男孩子,是什么想法。
    李斯骆闻言,轻笑了一声,抬手摸了摸她脸:“被你气的,一时冲动买的。”
    耿璇子:???
    嗯?有她什么事?
    她眨眨眼,察觉到身下的东西似乎又胀大了一点,有些心慌地往上缩了缩。
    唾液沾上他的肌肤,小姑娘的舌头无意间舔了舔。
    操。
    李斯骆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圣人,也不觉得自己有多好的忍耐力。一而再再而叁的撩拨,他暂且不考虑身上的姑娘是不是故意的,但温热的舌尖一舔,他脑子里绷着的神经也跟着断了。
    不再搭理什么聊天,他的大掌又回到她腰处,李斯骆不再善待她,微微使力往下一压,同时腰部往上一撞。
    “啊……”
    耿璇子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牙齿下意识咬住他的肩膀,整个人恨不得蜷成一圈来躲避。
    但李斯骆一边忍着肩上细密的疼意,狠意渐起,压着她的腰,毫无章法地冲撞了好几下。
    身上的姑娘呜呜地流泪,她的身下渐渐泌出不少水渍,霎时间,安静的房间里,李斯骆只能听见她咬着什么东西呜咽的声音,他如雷的心跳声和呼吸声,以及交缠之处粘腻摩擦发出的啧啧水声。
    李斯骆不太怜惜她,也挺怜惜她。偶尔冲撞到某处软肉,激起她不住的颤栗,脑袋仰起,放过他可怜的肩膀,脚趾蜷了又蜷时,他低头咬着她的下唇,压抑的喘息从喉咙溢出。
    但只是浅浅扫过,不如他的手指灵活,会一连照顾她的软点,给她痛快。
    耿璇子渐渐沦陷,她只觉得自己像个滚烫的火炉,腰间被李斯骆擒住,不住地与他碰撞。
    她微微睁眼,看向床头柜飘忽的灯,又扫向他认真又专注的面容。
    李斯骆的眸子漆黑深邃,像一口深深的井,眼里只有她。他额间的黑发湿润,鬓间也有小小的汗珠。
    “斯……斯骆……”
    耿璇子哼了一声,攀在他脖子上的手臂微微用力,将自己往上抬了抬,垂头亲在他脖颈那颗小痣上,小小地吸允。
    下一秒,李斯骆沉闷地喘了一声,脑袋里像炸开了烟花,悉数交代。
    汹涌的东西隔着一层薄薄的雨衣,与她招呼,滚烫得她眉间一动,猛烈的快感袭来。
    耿璇子也跟着到了。
    就!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们聊天内容的伏笔!
    我只能说,我超级喜欢男主吃醋生气!!(搓搓手。
    --

章节目录

吃错糖被竹马拯救以后(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来几块浸盐小菠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几块浸盐小菠萝并收藏吃错糖被竹马拯救以后(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