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浴室里,也并不能安安分分洗完澡。
    耿璇子不矮,一米六五的个子站在他身前,正好可以供他将下巴搁在头顶。
    浴室里的墙壁洁白光滑,水珠缓缓下滑掉落在白皙的脚边。耿璇子双手被他单手捏住,高举在头顶,摁在墙上,上身因为没有支撑点只能往前蹭,两团软白不得已紧贴在瓷砖上,冰凉的感觉冻得她一缩一缩地发颤。
    李斯骆站在她身后,另一只手覆在她腰间,趁她软了腿后使了几分力逼她站好,一下一下地往前撞去。
    “呃……”
    李斯骆好像很喜欢后入的姿势,习惯握着她的腰或者控制住她的手,随后折磨她,逼她哭红眼,让她在看不见他却能感受到他的不安中高潮。
    交缠的地方微肿,又胀又酸涩,又隐隐藏着无解的快意酥麻。
    “唔……轻,轻点……”耿璇子站不太稳,身子几度将要软成一团时又被他拔起,迎着他毫无章法地冲撞,眼角通红,从脑袋里翻出他乘人之危教的“污言秽语”,轻轻摇着脑袋道:“求求你呀……快点给我……呀……”⒭οцщёη8.©οⓂ(rouwen8.com)
    “喊我。”李斯骆双眸幽深,松开钳制在掌心里的手,看着她的手臂无力垂下,勾起嘴角,拨出半截后又奋力冲撞到最深处,激得她下意识惊呼,身子又往前摔。
    “啊……斯骆……别这样……”
    他的手下移,托住她一只突出的软白。
    耿璇子的胸型很漂亮,微挺,看着像刚成型的水滴,不大不小正好适合掌控的大小让李斯骆很喜欢。
    大致是揉捏不够受用,他抽出自己,惹得身前的姑娘不满的嘤咛一声,轻笑着将她翻了个身,跟他面对面着。
    耿璇子是个十足的美人。巴掌大小的鹅蛋脸白净大方,一双笑眼亮晶晶的,不管看着什么都能让人觉得她在高兴。她的鼻梁也高,接吻时偶尔会因为一时无意而和他的相碰。
    此时她的脸颊酡红,微眯着眼睛,两条细眉微蹙,因为小委屈而嘟起的嘴唇看起来很甜。
    李斯骆没有拒绝自己由心而生的欲望。他低头,贴住她甜软的唇,撬开她的牙关。他的手也没有空闲,捏住她胸前的突起,轻轻安抚着。
    “……进来,斯骆。”
    身下因为他短暂的退出而泛着空闲,花液渐渐沿着双腿往下滚落,像在她心上用羽毛轻轻挠起。
    她羞,但屈于欲望。
    “我给你。”李斯骆轻轻咬了咬她的下唇,松开后看着湿润泛着碎光的唇,心满意足。他敛眸,扶着她的腰,缓缓进入。
    “呃……”
    李斯骆低头,伸手捧住她一只浑圆,将她的尖端含在嘴里,舌尖有一下没一下地逗弄。
    “啊……李斯骆!”
    耿璇子的身子敏感,浸没在他给的快乐中早早起了反应,尖端已经通红微硬,小小的一颗,如石子般,惹得李斯骆恶趣味地轻轻用牙齿咬了咬。
    几次交锋,李斯骆其实都很规矩,时不时的亲吻和拥抱给了她极大的安全感;今晚不知是否被捣蛋的恶魔附了身,竟然热衷于……各种姿势和其他部位。
    即使,以后的以后,耿璇子回想起来便会觉得此时的自己是大惊小怪。就这就吃惊了,那以后岂不是,要羞耻而死。
    当然,对于现在的耿璇子,胸口不断晃动的脑袋,身下冲撞发出的“嗤嗤”水声,以及尖端传来细细的微麻和痛感,惹得她一阵快意,穴口一阵一阵收缩,紧致地攀附在他的东西上,很快便随着李斯骆的释放,也跟着攀上高峰。
    ……
    也许,可以想象一下。
    蓝天白云,炙热的太阳高挂,阳光洒在清澈的海面上,粼粼波光,海水清凉,无声地将姑娘严丝合缝地拥在怀中,倏尔一道泛着白沫的海浪袭来,从姑娘的脖颈间盖下,随后将她推向岸边,将她抛出海面后又安安稳稳将她容纳。
    ……
    结束后,耿璇子呆坐在浴缸里发呆,由着李斯骆心情很好地帮她擦拭身子。
    “斯骆,”她突然开口,嗓子还是哑哑的,“你怎么那么有经验的样子啊……你有过别人吗?”
    “嘀嗒。”
    不停滚出温水的花洒被人关掉,只余下几滴水珠,摔进正好水位及她腰处的浴缸中。
    耿璇子抬头,撞上他漆黑幽深的双眸,嘴唇微张。
    “说什么话呢。”李斯骆道,伸长手臂从一旁的台子上取了一条新的毛巾,示意她站起身,细心将她包住,声音轻轻,“天赋异禀,我只有你一个。”首发: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章节目录

吃错糖被竹马拯救以后(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来几块浸盐小菠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几块浸盐小菠萝并收藏吃错糖被竹马拯救以后(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