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甚平先生也有不擅长的事情,没办法交给你啊。”宁芙露出遗憾的神情,鼓起脸颊,像是抱怨,“明明应该由我来享受的。”“抱歉。”甚平有些汗颜,虽然小兄弟有逐渐抬头的趋势,但让自己来果然还是不行,他本来就不是擅长应付女性的人。“这样吧,我来提问,甚平先生用答案换服务。”
    宁芙为自己的好主意拍手。“第一个问题,上一次做是在什么地方,和谁?”鱼人岛的酒吧,和一位女性长尾鲨人鱼。这个答案换来的奖励是腰带被解开。
    “第二个问题,我漂亮还是那位人鱼小姐更漂亮呢?”甚平给出了她想要的答案。这次是她解开自己的腰带,上好的丝织物从肌肤上滑落下来,跌落在她脚边。黑色的头发,白色的肌肤,樱色的乳尖,绝妙的对比。
    她捧着他的脸,眼睛里含着笑意:“第叁个问题,做的时候是什么姿势?”居然是很传统的体位,还以为会是别的姿势呢。不过,也不是不会主动嘛。
    宁芙伸手捏了捏鱼人圆圆的肚子,不是想象中肉肉软软的触感,怎么说呢,更坚实一些,和人类不同,不是坚硬的肌肉,更偏向于韧,果然长着一身油腻的脂肪可没办法成为七武海啊。
    她捏的地方接近于危险叁角区,甚平的脊背绷紧起来。指尖顺着人鱼线滑落,隔着最后一层布料点在已经完全觉醒的肉刃上。
    和人类差不多,鱼人的下半身本就跟人类更接近。宁芙隔着布料描摹巨物的形状,不像人类那样近乎烫手的温度,也许是因为鱼人体温比较低的缘故。
    好奇让她解下了最后一层布料。的确和人类差不多,大小可观的肉棒,布满了暗紫色的青筋,还有一颗充血的饱满的头部,唯一的区别就是眼前这柄肉刃是蓝色的,比起给人欢愉的东西,它看起来更像是一柄凶器。
    抚弄的时候听到甚平的气息完全乱做一团,让宁芙有种奇妙的骄傲感。
    她环视一圈房间,发现储物柜上是最合适的高度,她轻巧地跃上储物柜坐下,交迭着两条腿:“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我现在说停下,你还能停下吗,甚平先生?”
    鱼人露出深受打击的神情,但还是试图合拢大敞的衣服,捡起破碎的尊严:“如果你希望。”
    糟糕,这种好男人继续做下去会爱上他也不一定啊!
    宁芙张着胳膊:“当然不会啊,现在来抱我吧,甚平先生。”
    正如她所目测的一样,储物柜上是最合适的高度。那柄凶器完全被她吞进身体里,连平坦的腹部都因为这过于充盈的异物多了一些起伏。
    至少挺腰不需要她继续教导了。无需温度和高超的技巧,只是这样简单直接的顶弄就叫人招架不住。宁芙伏在他脸上,忍不住笑起来。
    “朝露小姐?”甚平停下了动作。“甚平先生太会伪装了吧,一边表现得手足无措的样子,动起来的时候又毫不留情。”
    稳重的海侠在这一刻听到理智崩塌的声音。他大概是在一个矛盾,而且毫无逻辑的梦里,不然怎么会有这种女性,温柔和善的表象之下是爱捉弄人的坏心眼。完全把他当成无害的海洋生物了吗?
    他的手握住她的腰,狠狠地按下去,激烈的戳刺逼出她一声小小的惊呼。像是奖励他的主动,温暖的唇送上来。
    接吻的空隙里不时泄露出细碎的喘息,人类的身体有高昂的温度,柔软得不可思议,给人一种肉棒会融化在她身体里的错觉。
    顶弄还没停下,宁芙结束这个害她喘息都不太顺畅的亲吻,附在他耳边,把压抑着的喘息,偶尔泄露的一两声呻吟吹进他耳道里。
    这样的节奏显然无法坚持太久,鱼人喘息着把种子播撒进她的身体里。
    宁芙懒洋洋地亲吻他一下,伸手碰了碰两人连接的地方:“好多,都渗出来了。”随手把混合着两个人的体液抹在甚平胸口,沾到了太阳海贼团的烙印,不知道天国的费舍尔.泰格先生会不会哭出声。
    “甚平先生抱我去浴室,但是不能拔出来,会弄脏地毯。”
    只能就着连接的姿势走向浴室,短短十几步距离却走得分外艰难。如果是个噩梦麻烦快点醒来吧,脑内还是贤者时间,小兄弟却自顾自地硬了起来的甚平如是想道。
    进浴室之后,甚平自暴自弃地打响了转移战场的第一炮。反而是只想洗个澡再转移战场到床上的宁芙露出了疑惑而又欣慰的神情。
    还是蛮能干的嘛,甚平老大。
    说是去香波地岛给人送礼物的甚平老大失踪了一整夜。送礼物和失踪一整夜单独来看都没问题,可是放在一起就非常让人浮想联翩。缜密推理后的鱼人们得出结论,甚平老大一定是有一位神秘的情人。
    失踪一整夜回到人鱼岛之后,甚平时常会发呆,接着露出懊恼的神情。这一点印证了他们的猜测。
    其中最为机智的一个做出大胆假设:“香波地岛可没有鱼人和人鱼。”“所以甚平老大的情人是人类?!”
    老实说看着这堆人鱼壮汉在自己面前哭出声有点恶心。“你们在哭什么?”“甚……甚平老大,什么时候把大嫂带回鱼人岛吧!”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大嫂是谁,但甚平下意识地想到一个人的脸。
    她说下一个目的地是鱼人岛,应该还有机会再见。
    看到甚平思念的神情,鱼人们哭的更大声,因为鱼人和人类的恩怨,甚平老大做出了怎样的牺牲啊。
    这一切宁芙都不知道,她浸在浴缸里,留声机放着音乐,声嘶力竭地歌颂爱情。卧室里有一声“咔哒”的轻响,接着音乐停了下来。
    “我喜欢这首歌。”“我讨厌它。”粉色毛球蹲在浴缸边,“干得不错啊,让你来帮我盯着这里,结果把男人往自己床上带。”“只有两个,听你的语气好像川流不息似的。”
    “仅仅只有两个,分别是海军本部大将和七武海。”强调的语气,傻子都能听出里面的不满。
    “亲爱的国王陛下,您是第一天认识我吗?”她眼里闪着愉悦的光。“今天晚上的床留给我。”“好啊,你知道我的价位,友情价八折。”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