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芙挑选了一张装饰着羽毛的面具,石膏面具上用金色颜料勾勒出花纹,嘴唇部位是樱桃一般的红色。只是一张面具竟然也能表现出冷漠的神态,非常有趣。面具隔绝了窥视的目光,行动起来自在得多。
    在这种水陆交错的城市里,没有向导或是地图很容易迷失路径。
    宁芙在后街的暗巷里发现的这个男人,只穿着衬衣,臂弯上挂着条纹西装外套,脸上的面具被推开,正在点烟。火机的光照亮他的脸,是称得上英俊的那一挂。
    “小姐,晚上还是不要一个人在这种地方。”男人从暗巷里走出来提醒她。“我迷路了。”
    大概是其他地方来的游客,年轻女孩没有监护人在后街闲逛,这里可不是商业街那些地方。“跟着我走,我带你回商业街。”
    “谢谢您,不用,我想再走走。”宁芙指着前面,“请问一下,从这里继续走是什么地方?”“那个方向是废船岛,没什么可看的。”
    “请问废船岛是不是有一位汤姆先生,是鱼人。”“你找汤姆先生?”宁芙斟酌一下用词:“我的一位,嗯……长辈受过汤姆先生的照顾。”
    “我是汤姆先生的弟子,汤姆先生几年前就因为造船给海贼王被政府判处死刑。”
    他们一起进后街的酒吧坐下。冰山说起汤姆先生,宁芙是个很好的倾听者,尽管回忆一片空茫,甚至想不起来汤姆先生长什么样。
    回忆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午夜,从酒吧出来冰山坚持要送宁芙回旅馆。已经月上中天,宁芙摘下面具,理了理被面具弄乱的头发。“冰山先生,我饿了。”
    面对着这样美人,冰山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啊,想吃什么?可以去我家。”宁芙靠近他:“你身上就有食物的味道。”
    在托起她的腰之前,冰山至少还记得把外套垫在她背后。他不知道自己是清醒还是不清醒,接吻的时候纠缠着滑软的小舌就已经让他硬的发疼。
    把她的裙子推上大腿根,拉开自己的拉链,肉棒稍微摩擦一下就挺身捅进去。在进入的瞬间,软肉从四周缠上来,紧致的穴腔真的像是等着榨出精液喂饱自己一样,吸裹着肉棒。
    快感像电流一样窜上背脊,他想退出来一些。宁芙伏在他肩膀上,柔顺得像只猫咪,柔柔地哈气。他退出来一些,又重重地顶进去。
    每一次都顶到最深处,花心如同一张灵活的小嘴,发出了咕啾咕啾的吮吸声。属于七水之都市长的冷静被他彻底抛弃,阴暗小巷里的苟合显然没有留给他更多的时间来调情。
    把宁芙的两条腿夹到腋下,他用一种相当凶猛的速度和力道挺动腰身。宁芙捧着他的脸吻上来,像是要把自己承受的力道回报在他身上一样,在他唇上轻轻咬一口,撬开他的齿关把自己的舌头送进去。
    冰山的手只能揉捏她的腰,恶狠狠地肏弄。他有种莫名的怒火,这样美丽,却这样放荡,简直是一种欺骗。
    最后一次顶弄,宁芙被抵在墙上,身体几乎是被折迭起来,冰山抵在她脖子上把精液射进她的身体。
    进入贤者时间的冰山才有空感到羞愧,宁芙团起内裤擦拭掉渗出的精液,放下裙摆,随手把它扔进黑暗里。
    “虽然有些仓促,但也是不错的夜宵。冰山先生,夜安,我告辞了。”“等等——”宁芙转过身看着他。“宁芙小姐如果是旅游的话,我可以做导游。”生怕听起来目的不纯,他补充,“我想有本地人陪伴能玩的更尽兴。”
    宁芙思考了一下:“那就麻烦您了。”
    七水之都的市长哪里能腾出时间陪她游玩,第二天一早,冰山就满怀歉意地告诉她自己的行程早就被秘书安排满了。“卡莉法说这些都是不能推掉的会议。”“没关系,我一个人也可以,像大冒险一样。”
    尽管冰山提出可以让造船公司的员工陪伴她,宁芙还是拒绝了,陌生人的陪伴只会让他更不自在。
    “对造船有兴趣吗?有兴趣的话可以去造船厂。”七水之都有世界上最大最好的造船厂。“嗯,有兴趣。”
    考虑到去造船厂,宁芙换了身轻便的衣服。再普通不过的短袖和短裤,抬手的时候会露出一丝腰线,看得冰山有些口干舌燥。
    宁芙和冰山一起出现在一号船坞时,所有员工的目光不可避免地落在她身上。“这是我的……朋友,宁芙小姐,她过来参观船坞。”这个停顿就够让人遐想了,何况是这样的美人。考虑到可能是冰山的情人,巴里红着脸抱怨她衣着不检点的声音都压低了好几个度。
    “是你啊,鸽子先生。”那只可爱的鸽子和它的主人即便在人群中也非常扎眼。鸽子拍拍翅膀,滑稽地行一个欠身礼:“小姐,又见面了。”“宁芙小姐认识路奇?”“嗯嗯,在海上列车上,鸽子先生他们坐在我对面。”
    看冰山欠身和小美人说话,员工们露出了嗑cp的欣慰目光。“我可以请,嗯,鸽子先生带我参观造船厂吗?”哈多利用翅膀拍拍男人,替她介绍:“这是罗布.路奇。”
    一路上是哈多利在介绍,鸽子仿佛真的有与人交流的智慧,甚至还在逛了一阵后体贴地问她要不要休息一下。宁芙的眼神几乎没从鸽子身上离开过,看路奇停下来,她站的更近些,垫着脚尽可能地靠近鸽子和它对视。
    距离很近,近到路奇感觉有些不安,好像自己被她身上那股温暖的柔和香气包裹起来。“果然是腹语对吧,感觉像双簧一样。”她偏头看着路奇,眼睛里带着笑。
    硬起来完全是路奇意料之外的事情。她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情,而自己就濒临失控边缘,察觉到这一点让他非常不爽。不过连身的工装裤还算宽松,勉强能够隐藏。
    闭上眼睛试图把邪火压下去,却听到她笑着问:“有反应了?”“你做了什么。”这是他的声音,没有让鸽子代劳。“我什么都没做哦,不过路奇先生知道吧,有些植物会模仿花朵的味道或者腐朽的味道来吸引昆虫。这只是捕猎的本能。”
    去他妈的本能,路奇握紧拳,不能留,应该杀掉。
    在动手之前,他被她抵在墙上,如果他在这方面的知识更丰富一些,应该知道这个叫壁咚。
    路奇被她困在双臂的狭小范围里,低头看着她,想知道她还能干出什么。“要做吗?”她提出建议。以她的体格,壁咚路奇实在非常勉强,几乎是整个贴在他身上,完全勃起的肉棒也毫无保留地抵着她的肚子。
    极其少有的,让路奇感觉到了一丝窘迫。
    淦,做完之后就杀了她。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