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于谨慎的性格,路奇把她带回自己的宿舍。宿舍里只有简单的家具,看起来毫无生活情趣。
    “你想做什么?”宁芙坐在床上晃晃腿,床和这个男人一样硬邦邦的:“我对鸽子先生很感兴趣,然后就是想做啊。”
    哈多利非常有眼色地停在一旁的衣柜顶上,冷眼看着床上的男女。路奇也用着不带情欲,而是类似于审视的目光看着身下的女人。浓纤合度的躯体,以他的眼光来看稍显单薄,不过皮肉细腻的手感远胜过他以前抱过的女人。
    脂膏般柔滑细腻的皮肉下是纤细的骨骼,似乎只要他稍微用力,就能把它们捏碎。
    “路奇先生捏疼我了。”
    “婊子没资格怕疼。”
    宁芙把手交迭在脑后,丝毫不为他的侮辱生气,反而抬脚放在他肩膀上:“麻烦快一点。”好像他才是应召的男妓一样。
    麻木地想着等下绝对要杀了她,路奇提枪捅进去,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于是他听到叹气的声音。“你什么意思。”“没有侮辱您的意思,不过您好像不太擅长这种事。”
    这种事情还需要擅长吗?只需要凭借本能不就行了。
    宁芙的腰躲闪一下,插入一半的肉棒轻易滑脱出来,她推着路奇的肩膀,把上下位置颠倒过来。“学着去享受,至少不会比杀了我更难。”
    她俯下身,握住肉棒,小嘴衔住硕大的龟头,一丝不苟地开始舔舐。润泽的津液,温暖的口腔,时不时抿住最柔软的那一块皮肉吮吸,所有的刺激迭加在一起,带给他的快感几乎胜过杀戮。
    她吞吐的时候有几根头发被黏在颊侧,路奇看得自己也脸痒起来,忍不住伸手替她把头发摘掉,她带着疑惑的神情抬起头,嘴唇离开龟头的时候拉出银色的亮线。
    “差不多了。”她抬起腰,扶着肉棒坐下去,确实是令人战栗,远胜过杀戮的快感。最后一点完全被吞进去时,她伏在他耳边发出一声娇吟。
    她笑眯眯地看着路奇:“现在还想杀我吗?”深处小嘴里吐出的蜜液把肉棒浸在其中,她身体里的软肉像是有自我意识一样,层迭的软肉或轻或重地挤压着它。
    路奇握住她的腰,把两个人的位置颠倒过来。下身发力,开始猛烈的抽插。顶撞带动她胸前的乳肉摇动起来,他弓起身衔住上面的红莓,动作流畅得像是身经百战。
    蜜液润滑了交合处,也让交合的声音被放大,淋淋漓漓的水声充斥了整个房间。柜顶上的鸽子也忍不住把头藏在翅膀底下。
    大口大口地喘息,过多堆积的快感要看就要推着她攀上顶峰,路奇吻上她的唇。作为天才杀手他其实有些洁癖,不过这时候他眼里只剩下那抹丰润的红色。
    她先一步到达高潮,涌出的热流和不规则痉挛的穴径让路奇动起来更加困难,于是握着她的腰射了出来。
    “啊啦,这么浓你是多久没发泄过了啊,都说了成年人需要愉悦稳定的性生活。”她低头看一眼,站起来的时候浊液顺着腿根滑落,滴在地板上。
    在杀了她和再来一发中挣扎,心里的天平逐渐朝再来一发加码,直到彻底倾斜,路奇感受到深深地挫败感。
    两个人在午饭前回到造船厂。
    出于猫科动物的敏感嗅觉,路奇闻起来她身上的味道变得更像是热烘烘的,发甜的雌兽气味,除此之外没有半点破绽。
    在七水之都停留了两天,宁芙在饭桌上提出想要离开。“不多留一阵真是遗憾,宁芙小姐下一站想去哪里?”她思考一会儿:“下一站想去普基。”普基是着名的美食之都,七水之都的海上列车可以直接到达。
    冰山亲自到车站送她上列车。就一夜情对象而言,他太过亲切,让宁芙感觉稍微有些不安,于是在临别前夜的床上轻易地许下会再来的承诺。
    “看来在床上轻易许诺不止是男人的毛病。”宁芙拍了拍自己的脸颊,她是那种对好男人束手无策的类型。
    普基的旅行倒没有她想象中那么有趣,因为新出版的那本关于德雷斯罗萨的游记,她居然好几次被路人认出来。脸颊上粘着章鱼烧酱汁跟读者合影可算不上什么好的体验。
    “要旅行的话我有建议哦,”女读者告诉她,“附近有座冬岛,特产是冰酒,宁芙小姐或许会感兴趣。”
    现在宁芙就在前往冬岛的船上,那里还未被纳入海上列车的交通范围内,只能乘坐船只前往。在房间里看书的时候,她先是听到炸弹爆炸的声音,接着船只剧烈地晃动起来,然后是甲板上的喊声。
    “海贼!海贼袭击了我们的船!”
    风波很快就平息,总之是一群被海军追捕的海贼意图把商船的乘客当做人质从海军手上逃走,结果被干掉了。海贼们做梦都没想到海军船上的将领是现任大将之一的赤犬。
    虽然轻易解决了海贼,但商船的船舵和主桅被炸坏,只能请求军舰拖行着去最近的岛屿维修。值得庆幸的是最近的岛屿就是目的地的冬岛。
    宁芙和其他乘客一起向海军们表示了感谢,感觉到有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赤犬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年轻女人,穿着素色连衣裙,头发用缎带绑扎起来,是他颇为欣赏的那个类型,光洁的额头,秀丽的鼻梁,如同满月清辉一般端正无害的美丽。
    到达冬岛之后,宁芙按之前听说的地址找过去。那位读者推荐的不是酒馆,而是一间小作坊的自酿酒。老板年纪大了没有继续酿酒工作,不过还是会酿很少的一些,招待上门的熟客。
    一路打听着,宁芙终于找到了那家小小的家庭酒馆,因为是中午,除了柜台后面的老板,只有一个客人,是海军里的那位大将。
    “您是赤犬大将吧,谢谢您救了我们。”“这是海军的职责。”老板把酒端上来,酒有几种,宁芙选择了酒精含量最低,  甜度最高的那一种,入口是绵密的甘甜,以及酒的醇厚:“真好喝。”
    被夸赞的老板擦着酒杯,笑眯眯地说:“这是只有这座岛才能酿出来的酒哦。”“是吗,有什么特别吗?”老板自豪地说岛上有充足的阳光和巨大的昼夜温差,加上冬岛的春夏秋短暂,葡萄生长的周期很长,有足够的时间积蓄糖分,最后在霜冻时节摘下葡萄进行酿造,就能够得到最好的冰酒。
    宁芙真心实意地夸赞:“真是了不起,老板的酿造技巧也非常出色,所有的环节加在一起才有这么好的酒。”
    她的夸奖让老板非常高兴,一定要她尝尝自己珍藏的酒,顺便邀请了赤犬。连邀请都是打开酒瓶之后顺口问他:“赤犬大将要不要来一杯?”
    这算什么,大将在可爱面前不值一提?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