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弗朗明哥安排的船只是合规的商船,虽然不见得做的是合法的生意。宁芙跟着商船在到达玛丽乔亚之后换乘新的船只,托多弗朗明哥的福,至少拿到通行的申请没有用太久。
    换船的费用和通行费非常昂贵,但是这条路去新世界不需要经过鱼人岛,一路上要轻松的多。可这仅仅是第一道关卡,新世界的气候和横行的海贼一向不能如人所愿。宁芙所在船只驶入新世界的第二天就遭遇了雷暴气候。
    她对船只的驾驶一窍不通,只能隔着船舱玻璃看船员们顶着暴雨在甲板上跑来跑去。密集的雷电有几次甚至落到甲板上。
    笼罩了天空的乌云看不到尽头,闪电像巨蟒一样在乌云中游动。船身突然剧烈抖动起来,海面上出现无数的水龙卷,连接着天上的雷云,左侧船舷被撞出一块缺口。
    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是人力能够解决的。船上的负责人慌张地冲进船舱,请宁芙上小船避难。甲板上乱成一团,船员们在抢夺救生艇,船长试图开枪制止他们,但枪声在这样的雷声里显得毫无威慑力。
    汹涌的浪潮把船舷的缺口撕开,击碎的木屑几乎溅到宁芙脸上,船员们抢夺的更加激烈,她放弃了乘上救生艇的想法。
    奇美拉的血统里有一部分不知道属于人鱼还是塞壬,这部分让宁芙在海中游起来像人鱼一样自在。游出雷暴区之后她才开始头疼,为了躲避雷暴她潜到水下很深的位置,接着遇见未知的洋流,顺着洋流不知道游了多久,现在应该已经偏离航道非常远。
    在迷失方向的情况下游到德雷斯罗萨去是天方夜谭。浮出水面之后,宁芙环顾四周发现地平线上出现岛屿的轮廓。
    岛上有建筑废墟,以及一座看起来还算完整的城堡。城堡里没人,但是有人类居住的痕迹,干净整洁,好像主人才刚离开一样。既然有主人那么继续探索就不太礼貌了,宁芙停下了探索城堡的脚步,在类似会客室的房间坐下来。
    她是被食物的香味唤醒的,睁开眼睛窗外是金色的阳光,让人一时分不清楚是朝阳还是夕阳。空气里有热腾腾的食物的味道,应该是城堡的主人回来了。
    她循着气味找到厨房,一个男人在做饭,对她的出现并没有表现出吃惊。宁芙朝他躬身表示歉意:“抱歉,冒昧地进了您的城堡。”
    男人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她。“我叫宁芙,坐的船遇到雷暴,被海流带到这里,请问这是哪儿?”
    “克拉伊咖那岛。”男人很英俊,有双让人印象深刻的眼睛。在现存的记忆里宁芙对这个岛毫无印象,她把注意力放回男人身上:“我应该怎么称呼您呢?”
    “乔拉可尔.米霍克。”
    剑豪端着食物路过宁芙的时候,她的肚子刚好发出响亮的提醒进食的声音,这让她露出窘迫的表情。
    吃完食物,把盘子洗好放回原位,宁芙带着为难的神色走到鹰眼面前:“米霍克先生,可能这个请求有些冒昧,我不太精通航海的事情所以没办法一个人回去,现在能暂时留在这里吗?”她停顿一下接着补充道:“我可以帮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鹰眼从报纸中抬起头。他对女人的经验并不多,不过在他的印象里漂亮的女人多少都有些骄傲,起码以女帝来看是这样,宁芙这样的性格倒是一点也不像海上的女人。他对她的印象并不坏。
    “随便你吧。”宁芙露出笑容,欠身表达谢意:“非常感谢,打扰您了。”
    几天的相处下来,鹰眼并不觉得宁芙碍事。她和海上的女人不同,性情柔顺,温柔安静,看起来像是个教养良好的家庭出身的普通年轻女孩。
    在宁芙留在城堡的一周之后,清晨起来的鹰眼惊觉一股奇怪的香味。非常清淡,像早晨带着露水的青草和花朵的气味,需要深呼吸才能捕捉。但是某种角度来说又非常浓郁,无论他走到哪里都被环绕着,如影随形。
    宁芙准备好了早餐,看他心不在焉的神色,于是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有什么气味。”“诶,是不好的味道吗?”宁芙抽动鼻翼嗅了嗅,接着露出迷惑的神色,“没有闻到。”
    不是错觉,确实存在着一股香气,气味淡雅却存在感极强,让鹰眼难得地感觉到情绪波动。
    整整一天鹰眼都没找到香气的源头,唯一知道的就是这气味好像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影响。宁芙嗅不到那股香气,看起来对她也没什么影响。
    那股莫名的香气出现的第叁天夜里,鹰眼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在城堡浴室,他推开门发现宁芙在里面。她背对着门站在,手握着头发像是准备把它们盘扎起来,她没有因为他的闯入感到吃惊,也没有慌忙地用衣服去遮掩,而是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梦境混乱起来,场景变成他的床。宁芙就在他身下,两个人绞缠在一起,感官变得十分真实,亲吻的触感,抽插时咕啾咕啾的滑腻水声,肌肤温软的香气……
    鹰眼从梦里惊醒过来。
    虽然一向对男女之事不太热衷,但他并不是个断绝了情欲的男人。坦率地说宁芙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一个正常男人对她抱有欲望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不过也不否认可能是那股香气的影响……梦境里太过真实,真实得让他面对觉醒的老二的时候感到头疼。
    宁芙还是那副温柔和顺的神情,笑着问候“早上好”。看到她再联想到夜里那个绮丽荒唐的梦境,鹰眼有些不自在。
    似乎体察到他的情绪,宁芙一整天没怎么出现,倒让他缓解了一些,夜里终于能够安睡。
    没过两天,他又做了一个梦。梦里的场景换到客厅里,宁芙被他拥在怀里,后背抵在窗台上,月光拂过她的肩膀,是近似于透明的白。黑暗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低声呼唤他的名字,被温热的甬道吸裹的感觉过于逼真,让他瞬间清醒。
    这不能定义为是被那个气味影响,鹰眼觉得自己应该喝杯酒冷静一下。
    宁芙就在他房间外走廊的窗前,站在一小片月光里。“米霍克先生,你还没休息吗?”“嗯。”随口答应一声,鹰眼开始庆幸自己的裤子足够宽松。
    梦境和现实在这个时候衔接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清醒。“你也没有睡。”“嗯,觉得今晚的月色格外好,睡不着想看一会儿。”
    在离她最远的黑暗里坐下,端着杯子的鹰眼找到些许安宁。而宁芙在黑暗中摸索着走向他,在他附近的椅子上坐下:“我其实有些害怕,又大又空的城堡什么的。但是有米霍克先生在附近就会觉得很安全。”
    “啊,抱歉,擅自就把米霍克先生当做保护人了。”
    宁芙垂下眼帘,能够看到她下垂的微微颤抖的眉睫,迭放在膝盖上不安的手。“我可以到您身边去吗?”
    鹰眼默认了,她靠近的时候有一股温软的香气,和他梦境里一样。认识到这一点,他本就没有消下去的欲望马上又被重新点燃。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