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芙早就知道乔拉可尔.米霍克,就算不知道,在看到大黑刀夜的时候也认出了这位就是世界第一剑豪,和多弗朗明哥同为七武海的鹰眼。
    没办法独自航行离开不是借口,但后面的事情多多少少都有伪装的部分。适时的示弱能够勾起同情和怜爱,对这一套她已经相当熟稔。
    魅魔血统带来的特殊食物需求,也许用能量需求来形容更合适。无论是战斗,还是像人鱼一样游过暗流这种耗费体力的行动对她来说都需要极大的能量,这种能量只能由她和强大的异性交欢来获得。
    并不是所有的异性都能提供这种能量,符合她的标准的男人在她眼里会散发淡淡的光芒。够格提供能量的男人会有不同颜色的光,根据经验来判断目前她遇到的最顶级是橙色,差一些的是紫色,再次是蓝色。
    橙色非常稀少,她现有的记忆里只有雷利。所以她对雷利的主动态度就不难解释了。
    本来和雷利在一起的那几天她存下不少的能量,不过在海里游这么远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一旦处于能量缺乏的状态她就会散发出类似荷尔蒙的奇异香气,诱惑能够提供“食物”的对象。鹰眼的自制力出奇的好,用了差不多叁天的时间才被香气影响情绪。
    确认鹰眼被香气影响陷入沉睡,宁芙偷偷溜进他的房间,警觉的剑豪在梦中也是皱着眉头,她伸手碰了碰他的眉心。
    虽然鹰眼皱着眉,却一点也不影响身下的那处昂扬。宽松的裤子被顶出小帐篷,顶端甚至有一小块深色的印记。轻手轻脚解开他的裤带,宁芙把肉棒拢在手心里。
    果然不愧是世界第一剑豪,连身下的这柄宝剑也一样优秀。被自己突如其来的下流笑点逗乐,宁芙忍不住轻笑出声。
    眼下没有太多时间给她,鹰眼随时可能从梦里醒来。她爬上床趴在他上方,开始为自己准备。
    她并不太擅长这件事,毕竟大多数时候都有人替她完成。两根手指探入自己身体的时候,羞耻感远胜过纤细手指带来的快感。她干脆放弃为自己准备,直起身,一手扶着肉棒抵住穴口打算直接开始。
    沉下身体的时候宁芙感觉到久违的充实感,并非情欲高涨时被填满的那种充实,而是心不甘情不愿的饱胀感,身下的剑豪也被影响,眉头锁的更紧。
    手撑在鹰眼的身侧,卡在大概叁分之二的位置不上不下,还没准备好就被撑开的感受并不舒服,宁芙只能小幅度地摆动腰肢,让肉刃在穴径里浅浅地戳刺。
    宁芙低头去看鹰眼的脸,大概是小穴里的水分逐渐丰沛,剑豪的宝剑能够整个被收入鞘中,细腻温软的穴肉细致地吸吮肉棒,所以他的眉头也展开一些,额头开始沁出汗珠。
    这幅神态让宁芙感受到一种奇妙的自豪感,她的腰肢摆荡得更加灵活,吞吐的频率加快,一边小心翼翼地保持距离,防止因为自己的重量吵醒他。
    快感逐渐累积,她咬着衣角,防止泄露出声音来。这个时候身下人却发出一声短促的喘息,两只手攀附上她的腰肢。
    宁芙被这个动作吓得脑海一片空白,会被赶走吧……要是他醒来发现有这种事。
    因为惊吓和紧张,她的动作停下来。身下人并没有睁开眼睛,仅仅是在梦中不满足于她的节奏,所以握着她的腰狠狠撞了进去。
    “哈啊……”被毫不留情的冲击撞出高亢的呻吟,随即又担心把他吵醒死死地咬住衣角。原本就已经累积了快感的身体只需要几次摩擦就能够攀上顶峰,而还在梦中的鹰眼并不知道,只是一味地顶撞。
    身体达到高潮,冲撞却并没有停下来,高潮时敏感的身体还在被不断撞击着穴心的软肉,宁芙几乎在这样的灭顶快感中晕厥过去。幸好梦中的鹰眼没有坚持太久,淫液浇灌着肉棒,不多时他就精关一松,握着宁芙的腰射进去。
    终于榨取到食物,宁芙从鹰眼身上下来,小穴里夹着满满的浊液,暂时还不方便离开。她侧躺在鹰眼身侧,看他的眉头已经舒展,脸上是平和的睡颜。
    是个很棒的男人呢,不管是实力,还是腰力。
    引诱他心甘情愿地上床这件事更让人期待了。
    宁芙抱过来的时候鹰眼已经无法分心拒绝了。他当然不知道那天的梦里是真实的,他现在能感觉到的是宁芙环着他的腰,贴在他胸口,在这样安静的夜里连呼吸和心跳的声音都放大了。
    鹰眼伸手托起她的脸,在黑暗里找不到焦点却努力地在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是全然的爱慕,被这样的眼神注视着就算是石头也会被打动,于是他回抱了她。
    接着是亲吻,小心翼翼地触碰,叩开齿关,唇舌交缠。分开的时候宁芙的衣服已经半褪挂在臂弯,躺倒在沙发上。
    她抬起头,在他嘴唇上落下一吻:“要继续吗?”鹰眼用动作回答了她,倾身下来亲吻她的颊侧和脖颈,她的手环上他宽阔的背脊。
    粗糙的手指抵上湿淋淋的花穴,宁芙听到他的低笑声,感觉耳朵有些发热。会被嘲笑也是理所应当吧,只是接吻就湿成这个样子。她把头埋在他颈窝里:“因为是米霍克先生。”
    鹰眼腾出手捻弄她发热的耳垂,这个话语和反应在他眼里非常可爱。既然已经足够湿润,那就可以直接进入,他本身也不是个特别善于忍耐的人。
    和自己偷偷做不同,即便同样是缓慢进入,插入的动作里蕴含的力道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宁芙咬着下唇,粗长的性器以一种无法抗拒的气势侵入体内,收紧的穴肉起不了丝毫的阻挡作用,反而让被侵入的感觉更加清晰。
    只是简单的插入就让她忍不住瑟缩起来,火热的性器熨帖着每一寸软肉,直直地抵在最脆弱敏感的一处上,让她觉得穴心酸痒起来。
    慢条斯理的抽动带出的水声在黑暗里格外清楚。宁芙身在下位,是个方便受力的姿势,她的腿缠在鹰眼的腰上,跟随他的动作发出细细的嘤咛。
    等到适应了他的动作,这样慢条斯理的抽插就显得有些不够。宁芙追逐舔咬着他上下滑动的喉结,用喉音发出催促的信号。
    抽插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接着就变成了迅疾猛烈的撞击。宁芙一时还没适应过来,只觉得穴心不受控制地痉挛缩紧,轻易地被推上高潮。
    “哈……嗯啊……停,停一下,这个时候……继续……会,会……”即便穴肉还在无规则地痉挛,还没从高潮的余韵里缓过来,撞击却并没有停下。高昂的性器像一柄利剑一样,利落地戳刺,每次都是拔出到仅留下硕大的龟头,接着尽根插入,毫不留情地肏弄着身下人。
    快感累积到让宁芙感觉到不安的地步,她想逃走,却被整个控制在他身下,只能被动地接受。高潮一次又一次地积累,却没有留给她消化的时间,呻吟里带出哭腔,连眼角也有些红起来。
    穴肉已经紧缩到连抽插都有些困难的地步,最后草草地肏干了几下,仅存的理智让鹰眼还记得拔出来射在她的小肚子上。
    宁芙头一次有我尼玛傻了都的想法。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