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在德雷斯罗萨的这段时间多弗朗明哥做的很疯,好像要把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做的份提前预支。虽然宁芙跟他做很少有不疯的时候。
    多弗朗明哥像要恶意攀比似的在宁芙身上留下印记,宁芙报复回去,以至于那段时间所有人都注意到他颈侧的青紫和牙印。
    有整整两个星期的时间宁芙几乎没从床上下来。
    如同宁芙预料的一样,他并没有表现出挽留的意思。
    旅行计划没有确定好之前宁芙打算在香波地岛停留一段时间,毕竟那里是她第二熟悉的地方,而且有稳定优质的食物来源。
    现在她在雷利的住所,随身的只有一个背包。
    宁芙离开的时候什么都没带走,昂贵的珠宝,华丽的衣饰,除了她的手稿。好在有之前游记拿到的版权费,这笔钱够她在香波地岛租套不错的房子,舒舒服服地过上一段时间。
    “在找到合适的房子之前想暂时打扰几天,可以吗?”雷利从来不会拒绝她。他不常在家,在酒馆和赌场的时间更多,房子乱糟糟的,宁芙在得到他的许可之后就着手开始收拾。
    她系着围裙,头上包着头巾,打扮得像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雷利被赶到门口坐着,看她忙里忙外觉得很有意思。
    “这个是什么?”宁芙把包裹着一张白色的面具和一柄长剑的灰布包放到雷利面前。“竟然找到了这个,真是怀念。”雷利拿起面具端详着它,“这是你的东西。”
    宁芙捡起长剑拔出来,大概因为不是很好的剑,剑柄和剑身都有些锈迹,但能看的出来勤于保养的痕迹:“我以为会是什么名家好剑。”“问过你要不要一把好剑,你说自己没有剑士的心性,好剑在你手里不过是更锋利的武器,没必要浪费一把名剑。”
    “哈哈,果然是我会说出来的话。”宁芙接过他手里的面具,纯白色的石膏面具,看得出来是个半成品,本身应该是想做成七水之都嘉年华的那种面具。
    “这个还可以用,”她把面具扣到脸上,“不想引人注目的时候。”“不错,物归原主。”
    雷利摘下她的面具,倾身去亲吻宁芙。她没有躲闪,反而柔顺地迎合,末了亲昵地蹭蹭雷利的脸。
    宁芙只带着书稿过来,生活用品还需要去采购。雷利作为多年政府通缉犯不可能随便出现,宁芙只能自己去商业区。出门前她顺手把面具塞进背包,商业区没有问题,无法地区戴上面具能避免不少麻烦。
    采购清单上有不少东西,宁芙逛了几家店之后打算在咖啡馆里休息一下。她选择角落里的位置坐下,刚刚坐定就听见门外的枪声。咖啡馆里的人惊慌起来,坐在窗前的人惊呼一声:“是天龙人!”
    天龙人和他的仆从从外面走进来,咖啡馆里的人离座跪下来。宁芙压低帽檐,坐在原地没动,她坐在角落里,趾高气扬的天龙人不会发现。
    发现宁芙的是天龙人的仆从,走向她大呼小叫地威胁她跪下,用枪挑开她的帽子。天龙人的眼睛亮起来,音调拔高:“虽然是个贱民却很漂亮嘛,带走她!”
    宁芙握起拳,她大概听说过天龙人是不能招惹的东西,但是可没人告诉她被招惹了不能反击。
    在她动手之前,有什么东西撞在咖啡馆门口发出一声巨响,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宁芙感觉腰上一紧,就被人带离了座位。
    抱着她的高大白色身影几个起落,停在一个小巷里。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青雉大将。”
    上一次见面还是几个月前,宁芙并不怎么想见到他,毕竟上次他和黄猿因为找自己碰面的场景应该挺尴尬的。“谢谢。”“就算是商业区也不应该一个人,不安全。”
    “这里是商业区,”宁芙向他强调,“海军总部就在附近,理当是安全的。”“确实,可天龙人是例外。”
    “大将也害怕天龙人吗?”“不,只是有点麻烦罢了。”青雉欠身看着她,她不自在地缩起脖子。“上次之后躲起来了?”
    “并不是躲起来,出去旅行了一段时间。”宁芙的回答避重就轻。“我送你回去,天龙人不会轻易放弃,你那里够安全吗?”送自己回去?宁芙的脑子转的飞快,天龙人是个麻烦,但现任大将和前海贼王副手碰面的场景,恐怕比天龙人带来的麻烦更大。
    “我刚回来,现在不在朋友的店里。”“哦,找到落脚的地方了吗?”宁芙摇摇头:“打算找房子,现在看起来应该是不行。”“不介意的话我哪里应该还算安全。”
    先跟他走,然后想办法告诉雷利好了,总比雷利被他发现要好。
    青雉带宁芙去的不是他在总部附近小镇上的房子,而是海军总部的住宅区,属于大将的宅邸。“带我这种外人来海军总部没关系吗?”青雉替她倒上一杯茶:“只是住宅区没关系,这里安全的多。”
    安全方面自然是无话可话,除了玛丽乔亚,这里应该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谢谢,青雉大将。”“知道我的名字吧?叫名字就好。”
    “库赞?”她试着叫了一声,青雉看着她,这让她忍不住紧张地喝了一口茶。她可以熟练应对有所图谋的人,却不太擅长应付这种仅仅只是想对她好的人。
    “天龙人是很了不起的东西吗?”她问出这样的话。青雉有些吃惊于她的缺乏常识:“你不知道吗?”“我之前,嗯,失忆过,差不多四年前。”怕被当成严重缺乏常识的形象,她补充道,“生活和生存的常识都知道。他们说天龙人是不常见到而且麻烦的东西,碰到的时候绕开就好了,所以不是很清楚。”
    “天龙人是创立世界政府的二十位王族的后裔,这个知道吧。”宁芙点点头,这个她是知道的。“因为这一点,天龙人只要感觉被冒犯,会有海军大将出面去维护。”
    “差不多四十年前,海军有位据说非常出色的女性上校,她接到一个保护天龙人的任务。途中被保护的天龙人垂涎她的美貌,提出要把她带去玛丽乔亚。天龙人的无理要求哪怕是海军也不能拒绝。”
    “她被带走了吗?”“没有,听说是打伤天龙人之后逃走了。”宁芙看着他:“海军打伤天龙人?这种秘辛告诉我没关系吗?”
    青雉抓抓头发:“倒也不是什么秘辛,有一些年纪大的海军前辈知道。不过好像涉及到战国元帅和卡普中将,大家都不再提起了。”
    宁芙“哦”了一声,比她想象的中的还要麻烦。
    夜里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宁芙看到青雉正在收拾客房,看起来并不是经常干家务活的样子。她站在门口:“不用麻烦了。”“嗯?”
    “不用麻烦收拾房间,如果你不介意把床分一半给我的话。”
    青雉不是没试着找过别的女人,那些女人既不如宁芙的美丽,也缺乏她身上那种仿佛旧时代留存下来的风情。于是只剩下不甘不愿地勉强来一发和回去想着她靠手解决。
    现在人在他怀里,胸口随着呼吸起伏,雪峰上的两颗红樱颤颤地挺立着,她的身体永远像是一颗汁水丰盈的蜜桃,随时都做好了准备。
    修长粗糙的手指蘸着穴口的蜜液滑入到花穴深处摩挲搅动,即便只是两根手指的侵入也让宁芙蹙起眉。虽然她的身体柔韧得不可思议,但不做准备就强行吞下庞然大物想必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体验。
    手指摸索过每一寸褶皱,深深浅浅地进出,内里渐渐变得松软起来,大股大股黏腻的汁液从花穴溢出,沾湿他的指缝。
    宁芙难耐地扭动腰肢,支起身附在他耳边低声请求他进入。呵出的热气让青雉耳朵发痒,肉棒更硬一分,他也到了忍耐的极限。
    抽出手指,透明的汁液沾湿了指缝和手掌,可以牵出银亮的丝线。“啊啦,自顾自就享受起来了,真会支使人啊,宁芙。”她伸腿勾在青雉的腰上,阴阜被这个动作带动着挺起来:“我是客人,服务客人不是应该的吗?”
    她一边说着,一边却握住他的手,偏头含住他方才探入她身体里的手指,细细地舔舐,小舌勾缠着他的手指,轻轻地啃咬。
    在调情方面她毫无意义是个天才。
    肉棒抵住穴口,重重地顶进去。青雉握着她的腰,看着她肚皮上显出肉棒的轮廓,退出去一些,接着又重重地挺进去。
    每次被进入的时候能宁芙感觉呼吸都快滞住,慢悠悠地退出去,又急又深地顶进来,进的太深,让她有种自己几乎被穿刺的错觉。
    速度逐渐加快,每一次凶猛地撞在花心上,紧闭的小口被叩开,在娇嫩的宫腔里肆意冲撞。宁芙已经说不出话,眼睛里盈满生理性的泪水,被撞出带着哽咽的呼喊。
    她在他怀里,两个人做着最亲密的事情。可即便如此,还是没有拥有的实感。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