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国醒来的时候天还亮透,窗外是迷迷蒙蒙的灰色,也许是因为患得患失的心情,他睡得并不好。宁芙背对着他,绵长的呼吸声显示她还在睡梦中。
    周围都是她身上的甜软香气,让战国心笙荡漾。他伸手探进宁芙的腿缝轻轻分开,摸到一手的滑腻,于是他借着满手的湿意送进两根手指。
    宁芙没醒,只是皱起眉,发出了一声不适的鼻音。只是她的声音像黏糊糊的撒娇,反而让战国身下一紧。
    收回手,战国握着宁芙的腰,肉棒在她腿缝间蹭了蹭,对准小穴,“唧”地一声滑入半根。宁芙这才醒来,半睁着眼睛骂他:“老混蛋,你是几十年没睡过女人了吗?”
    大手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虽然不重,但在安静的房间里也是一声脆响。春潮泛滥的小穴夹着半根肉棒,宁芙虽然骂着,腰却配合着他,摆出姿势等他顶的更深一些。
    送上门的早餐,没理由拒绝吧。
    战国没顺着她的姿势,而是翻身起来,握着她的腰让她趴伏在床上,一只托着她的腰。宁芙迭起双臂,任由他把自己摆成羞人的姿势,头枕在胳膊上打了个哈欠。
    一只大手罩上她的雪乳,或轻或重地揉捏起来,肉棒一鼓作气地捅进来。宁芙脑子里只剩下感叹,明明年纪不小,身体却还不错嘛,战国元帅。
    前夜里被疼爱过的小穴松软多汁,后入的姿势让肉棒能够进到最深处,也方便他施力。而且这个姿势能清楚地看到带着青筋的肉棒在嫣红的贝肉中进出,淫水被捣成白色的泡沫,全根没入的时候沾在杂乱的耻毛上。
    “老混蛋……咿……不要这么快……我会,会……啊……”
    她越是骂,身后的动作越是又快又猛,让她难以招架。宁芙干脆闭上嘴,只剩下呜呜咽咽的声音。在她将要攀上高潮的时候,战国整根拔出,然后从床上起身。
    宁芙还保持着被后入的姿势,他已经开始穿衣服。“天亮了,要去工作。”宁芙只能咬牙切齿地骂:“老东西,你玩我?”
    “老夫毕竟还是海军的元帅。”特么你不笑着说老娘说不定就信了,被撩拨起来的火还没有熄下去,宁芙有很多脏话想对着战国输出,但她选择裹上被子背对他躺回去。
    察觉到她也许是真的生气了,战国走到床边。被子里传出来一声闷闷的:“滚!”迭了一百层滤镜的战国觉得她骂娘也可爱,只要是她回来,哪怕她讨厌自己。
    “也没有很重要的工作,陪你走走怎么样?以前你喜欢的地方。”被子卷没有说话。“给老夫一个面子,嗯?”
    “你的面子算什么东西,老混蛋,品性恶劣,道德败坏,王八蛋!”完了,看来是真的在生气。
    宁芙的性格单纯,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以前在一起时因为工作聚少离多,所以她在情事上未免有些痴缠,战国喜欢拿这个逗她。最后往往是她撒着娇把他拖回床上去,并没有真的生气过。
    战国被一通电话叫走了宁芙才起床,她盘扎起头发洗了个澡,换上衣柜里的衣服。衣服肯定不是临时准备的,蓝绿色的浴衣上绣着莲花,做工精细,像是定制而非商店里买来的大路货。衣柜里都是这样的衣服,不同的材质,不同的工艺,款式也不同,应该是从很多的地方收集来的。
    摩挲着莲花的花瓣,宁芙突然觉得有些同情战国,明明是被思念的那个人,她能感受到的只有旁观者的同情。
    给自己泡了一壶茶,找到一些仙贝做茶点,宁芙坐在靠近庭院的屋檐下,看着一个老头大摇大摆地走进来。“走错了?……哈哈,是你啊,宁芙。”
    宁芙揉揉肩膀肩膀,老实说他拍肩膀那一下有点疼。海军的卡普中将,回总部述职,顺便来战国家顺点零食。卡普有种野兽般的直觉,或者说一根筋也对,凭直觉他就认出了宁芙是原来那个宁芙,虽然没有变老,但问题不大。
    “战国那家伙,一定开心的要命吧。”卡普看起来不太聪明,但宁芙能从他身上感受到奇妙的亲切感,于是老老实实地吐槽说并没有,自己现在还在因为他生气。
    卡普一口茶送下去半盒仙贝,打着哈哈说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毫无芥蒂地开这种玩笑,宁芙猜自己和这种笨蛋应该是没有关系的。
    连吃带拿消灭了一盒仙贝,卡普问宁芙想不想在总部走走。“这样直接出现不太好吧,毕竟是因为躲避天龙人才来海军总部的。”
    “没关系,随便什么挡一下脸就好。”宁芙想起背包里的面具,回房间拿了出来:“这个可以吗?”卡普在看到面具的那一刻脸色严肃起来:“这个面具是从哪里来的?”
    宁芙想起它的来历,恐怕卡普见过,于是没有告诉他真相,随口扯了个谎:“是水之都买来的工艺品。”卡普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别让战国看到这个。”“为什么?”总不可能是堂堂海军元帅有海贼王PTSD。
    “上一个戴着这种面具的人是在海贼王船上呆过的一个女剑士,她的身形和你很像,战国以为你。后来有一次他差点被刺伤才确认不是你。”
    对不起,那正是在下啊!
    面具看起来不能用了,宁芙回房间翻找一会儿,在梳妆台找到一些小玩意儿,里面有一柄折扇。以扇掩面不会太突兀,顶多被当成进总部参观的贵族小姐罢了。
    听说卡普回总部,来找他的青雉正好碰见被带他出来的宁芙,洒金折扇上方露出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库赞先生。”“宁芙怎么和卡普先生一起?”
    “卡普先生去拜访战国元帅,他不在,所以带我出来走走。”宁芙抢在卡普之前回答,毕竟她的过去要是被人知道了恐怕有不少麻烦。她早悟到了谎话要九分真一分假,所以哪怕说着谎话,卡普也挑剔不出毛病。
    海军总部没有太多可参观的地方,当年很多建筑已经废弃或者改建,宁芙对这里没有丝毫印象,他们一路走到了没人的海岬边。
    卡普性格直率,宁芙怕青雉再多跟一会儿他会露出破绽,偏头看着他出言提醒:“卡普先生是打算找战国先生的吧,已经陪我走了一个上午,不会耽误公事吗?”
    回总部述职也算是有公事,卡普一拍头:“哈哈,差点忘了,我送你回去吧。”“不用了,您去忙吧,库赞先生会送我回去的。”
    等卡普的背影消失,青雉笑起来。“为什么笑?”“你是想把卡普先生支走吧。”确实是这样没错。周围已经没人了,宁芙收起折扇抵着下巴:“因为我是不擅长应付长辈的类型。”
    “和战国元帅相处怎么样?”宁芙垂下眼帘,做出为难的神色:“不好。”“为什么?”她叹一口气:“在几十年中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他有没尽到的责任,我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却被要求接受这些。”
    她没有欺骗他,所以毫无负罪感。
    比起印象不佳的战国,还是和青雉在一起更放松。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