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宁芙回去的路上,青雉看她心不在焉地打了个哈欠。“没休息好吗?”“嗯,在陌生的地方没有熟悉的人会睡不好。”
    “要去休息一下吗?我那里。”说出口青雉就觉得这个邀请有些冒昧,宁芙却答应下来:“好啊,那就打扰了。”
    几次见面青雉已经差不多揣摩出宁芙的性情。她把肉体上的欢愉和感情分的很开,不介意露水情缘,情感上却相当单纯直白,在乎自己的感受,好恶表现得很明显。他自认为已经算是稍微能靠近她的那一类。
    宁芙确实只是睡觉,在他床上。她还没醒,一个怒气冲冲的战国就找上门。
    也许不应该把宁芙带到海军总部来?看起来她和战国元帅相处的很糟糕。青雉忧心忡忡地想。
    被带回元帅宅邸,宁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反锁了门。再用强硬的手段肯定不行,战国只能任由她去。
    夜里青雉察觉到有人偷偷进了房子,蹑手蹑脚地打开卧室的门。那个人站在床边:“是我。”“宁芙?这个时候来找我有事?”
    “我在那里睡不着。”这个理由很充分,他掀起被子的一角让宁芙钻进来。“战国先生知道吗?”“嗯,在生气,我不想看到他。”
    “啊啦,这么说战国先生会伤心的。”宁芙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枕在他胳膊上闭上眼睛。青雉看着她,就像猫科动物一样,喜欢的会去亲昵,会主动靠近,留下自己的标记,不喜欢的就会亮出爪子。
    这种爱憎分明的态度,被她偏爱的人会觉得骄傲也是正常的吧。
    青雉一向睡眠质量极好,除了宁芙在身边的时候。他想起床去解决一下,无奈胳膊被压着,起身离开恐怕会吵醒她。
    正在他纠结的时候,闭着眼睛的宁芙仰起头,柔软的嘴唇贴上来。蜻蜓点水的一吻之后,她才抱怨:“好吵。”“吵到你了吗?”她睁开眼睛:“心跳的声音很吵。”
    青雉下意识地捂住心口,确实心跳的很快。“白天睡太多了现在睡不着,”宁芙看着他,“所以……要做吗?”还不等他回答,宁芙已经兴致盎然地坐起来。他只好也跟着坐起来,按宁芙的指挥分开腿,她正好跪坐在他腿间。
    宽松的睡裤已经被顶起来一大块,宁芙打开床头灯,替他解开裤带,把昂扬的性器释放出来。就算是体温比常人要低的冰冻果实能力者,肉棒一样也是热的。
    “作为今晚库赞收留我的报答,接下来全部交给我。”接吻的间隙里她假装露出思考的神情,“要是库赞擅自动的话我就没办法专心了,所以可以把你绑起来吗?”
    对青雉来说绑起来毫无威胁,只能算是增添情趣,他自然不会拒绝。宁芙用衣带把他的手反绑,接着把他的眼罩拉下来挡住眼睛,大将温顺得有些可爱,她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
    解开他的睡衣纽扣,宁芙头一次认真地欣赏他。青雉绝对称不上是个英俊的男人,不过看习惯了会觉得是个有味道的男人,胸腹有着结实的肌肉,线条清晰却不夸张,还有一根漂亮的性器。
    从接吻开始,他们已经亲吻过无数次,被绑着也不耽误青雉在唇舌之争中占了上风,宁芙弹了一下肉棒的顶端以示不满。“不许动,舌头也不可以。”
    接着亲吻落到他的下颌,有细细的胡渣。所以宁芙没有过多停留,嘴唇滑到他的颈项,追逐随着吞咽的动作上下滑动的喉结。
    男人宽阔的胸膛上深褐色的两点引起了她的注意。模仿他平时的动作,含住乳尖,虎牙轻轻地磨蹭,品咂,吮吸。另一边用指尖揉搓,看着它由软变硬,满意地感觉男人的脊背僵硬起来。
    调情的部分太过漫长,感觉到肉棒前端进入一个温暖紧狭的地方时,青雉感受到一阵想落泪的冲动。不是说他不喜欢调情的部分,爽还是爽的,只是总搔不到痒处的感觉太过悲惨。
    滑软的小舌在肉棒上移动,小嘴即便是含住前端也有些吃力,宁芙的手还圈在肉棒上套弄,有唾液和前液的润滑,套弄的动作也带出黏腻的声响。她空着的那只手揉弄着囊袋。
    可能是紧绷了太久,也可能是爽过头,宁芙感觉手里的肉棒跳动了几下,射进她嘴里。她稍微可惜了一下被浪费掉的食物。
    “这样就忍不住了吗?”
    射过肉棒并没有委顿下去,只一会儿就恢复过来。宁芙跨坐在他身上,扶着肉棒对准穴口压下腰。对她来说太大了,哪怕已经做过不止一次。被侵入的感觉非常清晰,菇头破开紧致的穴肉,重重地碾过敏感的那一点。
    为了逗弄青雉,她故意发出比平时更煽情的声音:“好大……库赞好棒……啊……”肉棒跳动了几下,硬的厉害。
    没办法一次把全根吃下去,宁芙只能小幅度地套弄肉棒,一边盯着青雉的反应。他的额头和鼻尖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全然不见平日里悠闲懒散的样子。
    宁芙扶着他的肩膀低头看他们交合的地方,蜜液把整根肉棒涂成亮晶晶的颜色,小腹随着肉棒的进出起伏,她也开始沉浸于这场情事里,只是还差了点。
    速度不够,力量也不够,上位的姿势消耗的体力更多,小穴里塞着这样的肉棒,谁都不会有太多体力来运动。所以她凑到青雉耳边:“可以动一部分了,腰。”
    除了腰,动起来的还有手。衣带没什么束缚作用,大手握住她的腰胯,一下一下地顶撞起来,宁芙只剩下伏在他肩膀上呜咽的力气,纤腰颤了颤,深处涌出的热液浇到龟头上。
    青雉醒的时候宁芙还圈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身上,小穴里含着他的肉棒。她在睡梦里感受到小穴里的异物,穴肉蠕动着想把异物排出去,吸裹中肉棒再次硬起来,充盈了小穴。
    在这样的打搅下睡眠根本无法继续,宁芙收回手揉揉眼睛,带着浓浓的鼻音跟他打招呼:“早上好。”“早上好。”睡眼朦胧的样子过于可爱,青雉感觉受到暴击。
    电话虫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那头是战国的声音,给他安排了一件必须马上出发的重要任务。因为收留元帅的“孙女”过夜正心虚的青雉不疑有他,含糊地告诉宁芙有任务需要完成便匆匆出发。
    宁芙回战国宅邸碰上了正坐在客厅的他,朝他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看他的脸色应该什么都知道,宁芙感觉心情舒畅。“你……”
    “现在是借着您的名头短暂的待一段时间,等天龙人的风头避过去之后我会离开。不必做出被背叛的样子吧,战国元帅。”战国脸色更黑了一些。
    “既然你不喜欢住在这里,你以前的住处还空着。”战国知道她的性格,她表达出这么直白的厌恶除了因为曾经的印象外还有之前的强迫。现在唯一让她接受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
    宁芙对他主动提出让自己搬走颇感意外,就短暂的相处来看他应该是个占有欲蛮强的男人来着。
    她曾经住过的地方已经近乎废弃,在几十年前的旧海军家属住宅区,是一栋两层的小房子。小房子没有荒废的迹象,整洁朴素,大概是有人隔一段时间来打扫过。
    宁芙怀疑这是战国和自己一起住过的地方。房子里还算整洁,稍微打扫一下就可以住进来,所以她没有拒绝战国帮她打扫的举动。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