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芙还挺喜欢这栋小房子,尤其是主卧落地窗外的小阳台,站在那里可以眺望大海。落地窗的上方绑着贝壳风铃,海风吹过带出一串脆响。
    过去的事情她完全不记得,只能揣摩自己那时的心意,那时候她应该是爱着战国的。因为爱着他,所以会像鸟儿筑巢一样精心地装饰他们的“家”。
    “我喜欢这里,谢谢。”战国松了一口气,至少她态度转变的足够让人欣慰,让她住在这里说不定能勾起一些回忆。“有事情就联系我,电话虫在这里。”
    战国准备的很周到,厨房里还给她留了一些食材,书房里有书,至少一周内她不必和任何人打交道。虽然这么计划着,但夜里就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完┊整┊无┊错┇书┊籍:sаńjìμsんμщμ.νìρ(sanjiushuwu.vip)v i p
    “黄猿大将。”“哟,宁芙小姐,怎么一个人搬来这里。”宁芙看不出他的意图:“住在元帅宅邸不太方便,所以到这里来了。”黄猿把“不方便”几个字重复了一遍,宁芙听来有些阴阳怪气。
    “您来这里是找我有什么事吗?”黄猿没回答,反而问她:“不请我坐坐吗?”宁芙带他进客厅坐下,他才慢条斯理地说:“我有个问题,不知道该问宁芙小姐还是战国元帅。”“什么问题?”
    “我去找了斯洛恩上校的档案。斯洛恩不是她的姓氏,她没有姓氏,只有一个名字。”黄猿笑看着她,“这样的美貌可以继承,继承名字也没关系,可全部做到一模一样恐怕很困难吧。”
    “你想威胁我?”宁芙手环胸靠着门框,声音冷下来。她倒不是很吃惊,稍微翻一下旧资料就能发现她是战国的孙女这件事说不通,她没想过用这个身份长久留在这里。
    黄猿举起手:“不不,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很好奇罢了。”宁芙走近他:“抱歉,我自己都不清楚,恐怕不能给你答案。而且……”她欠身直视他的眼睛,压低声音:“我不觉得你是来问这个的,黄猿大将。”
    “哈哈,被看穿了。”
    “我并不介意和你这样的男人有一段露水情缘,如果你不害怕被你们元帅发现的话,我的卧室在二楼。”宁芙笑眯眯地看着他,“夜安,黄猿大将,我就不送你咯。”
    宁芙自顾自地上楼回卧室,只要这个男人还觊觎她的身体就不算危险。肉体关系也没问题,就当做补充能量算了,这方面大将算是上等的补给品。也许黄猿会赚,但自己绝对不亏。
    前些时候她还在感叹碰到的等级最高的是雷利,可让她讨厌的战国也是,这种等级评判标准为何她自己都不知道。
    宁芙没有关上卧室的门,因为没多久就传来上楼的脚步声。
    其实宁芙不是黄猿以前欣赏的那种丰润的女性,她更单薄一些,有种娇怯怯的别样风情,很难不让人动心。
    没有太多的前戏,宁芙被他抱在怀里,脊背靠在落地窗上,冰冷的玻璃刺激皮肤,连带小穴也收紧了。她的手环着黄猿的脖子,腿绕在他腰上,两只手托着她的腰胯,不紧不慢地挺动着。
    身高差距,加上大将本来就本钱雄厚,小肚子里塞的满当当的,宁芙有种会被捅穿肚子的错觉。这样的肉棒让她又爱又怕,进入的时候好像被劈开成两半,但是后面那种充实和满足感,又会让性事变得无比甘美。
    “咿……波鲁萨利诺,快,快一点好不好?”
    “既然宁芙小姐都说了。”大手托起她的腰胯,抽出肉棒,接着把她放在床边,拖着她的腰摆成跪趴在床沿的姿势。雪白的阴阜被杂乱的耻毛磨蹭得发红,小穴还没完全合拢,微微颤动的花瓣像是进入的邀请。
    不是意料中的慢条斯理,肉棒恶狠狠地直接侵入她的身体。宁芙完全没做好准备,一声尖叫被撞在花心的肉棒顶的变调。还没给她喘息的时间,身后黄猿的动作又快又猛,没几下就撞开松软的花心操入子宫。
    坚硬如铁的龟头狠狠碾压研磨着娇嫩的子宫壁,睾丸啪啪的用力拍打着两个人交合的地方,宁芙觉得胳膊难以支撑,上半身塌下去埋在被子里,腰却被黄猿握着,接受着凶猛的入侵。
    “咿……不要太快,会坏掉的……小穴会坏掉的……”
    “一会儿要快,一会儿要慢,宁芙小姐让我很为难啊。”黄猿的声音听起来还游刃有余。宁芙没有余力和他争辩,只剩下埋在被子里含糊不清的咿咿呀呀的叫声。
    宁芙虽然贪色,但量浅,被这么摆弄着不多时就攀上高潮,热流悉数冲击在龟头上。黄猿也不多忍耐,感觉到她身上气力泄尽,闷哼了几声射进她的子宫深处。
    松开握着宁芙纤腰的手,她的身体失去支撑倒在床上,一时间还没有平复过来。大手放在她小腹上:“全都射进去了耶,可能会怀孕吧。”宁芙懒洋洋地撑起头:“现在才担心这种事未免太迟了吧。不过放心好了,不会怀孕。”
    “算是……嗯,不会老的代价吧。”她站起来,伸手挽起头发,“黏糊糊的……我去洗澡,要一起吗?”
    浴缸是双人的,以宁芙的体型就算是叁个她进去也绰绰有余,超规格的尺寸是为谁准备的不言而喻。如果她还保有记忆的话,现在大概会有非常强烈的背德感。
    好在她没有过去的记忆。打开淋浴喷头,温水冲刷过身体,跟进来的黄猿不甘心被她晾在一边,也一起站到淋浴头下面。
    大将的身材似乎都不错,黄猿的尤其好。窄腰长腿,肩背胳膊到腹肌,还有胯间半垂下的沉甸甸的性器,都算得上无可挑剔。
    “让开啦,水都是先淋到你,再溅到我身上,我在用你的洗澡水洗澡诶。”宁芙半开玩笑地抱怨,黄猿欠下身把她抱起来坐在他胳膊上:“现在怎么样?”
    “嗯……站的高水比较烫。”宁芙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起来。在普通人中她算是高挑的女性,被大将抱在怀里却像个小孩子。
    近在眼前的红嫩嘴唇弯起漂亮的弧,黄猿直接吻上去,接着关掉淋浴,抱着她踏进浴缸,坐下来的时候宁芙正好侧身坐在他大腿上。吻从她的嘴唇滑落到脖颈,温水刚好没过椒乳上的红色莓果,阻止了他的进一步动作。
    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硬起来的性器正好卡在宁芙的腿缝中。宁芙伸手捋了几下,顺着他的动作抬起腰坐下去。
    因为并着腿,进入的动作比平时更艰难,被侵入的感觉无比清晰,深到了极点。
    对黄猿来说,怀里算得上美到极致的绝景。宁芙的头发松松挽起,鬓角的散发沾在颊边,水蒸气蒸腾下肌肤越显白腻,衬出娇艳欲滴的红唇。
    “我可是一直在想念宁芙小姐。”“嗯,哈……没什么说服力呢。”只是稍微挺动就刺激得不得了,宁芙偏头看着他,一双眼睛像浸在溪流里的宝石,至浅至深。
    “看来只能用行动表示了啊。”受制于动作不能全根进出,但能进出的那一部分动起来也是宁芙承受不住的。何况黄猿的动作十分迅猛,胯下的巨物碾过穴径,直直地捅进花心。
    “咿呀……好难受,不要动这么快……”爽是爽,但是爽到极点脑子有点轻飘飘的,身体像是无法承受这种快感,宁芙产生一种身体里要被搅坏的错觉。
    惊人的速度和力道,一般的女人未必承受得了。宁芙在这样的侵犯下接连攀上好几次高潮,恍恍惚惚感受到精液的热流冲刷宫腔内壁。
    海军怎么回事啊……一个个都像是素了很久,把好久的积蓄全交给自己的样子。被黄猿抱到床上的宁芙忍不住这么想。
    黄猿已经穿好衣服,整齐的像是普通访客。“好好休息,要个晚安吻吗?”宁芙看着他,用眼神发出“脑子瓦特了伐”的疑问。黄猿摆摆手说是玩笑,身形一亮便从屋子里消失了。
    宁芙睡着前想的最后一个问题是闪闪果实还真是个方便的能力。
    完┊整┊无┊错┇书┊籍:sаńjìμsんμщμ.νìρ(sanjiushuwu.vip)v i p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