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胡子,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马尔科在港口捡到一个女人。负责去采购食物的马尔科在港口碰到被流氓纠缠的女人,年幼但自认为已经是位出色的海贼的马尔科救下了她,虽然受了点小伤。
    他把女人带到自己和老爹的小船上,女人穿着朴素,但举止文雅,戴着顶帽檐压的低低的鸭舌帽。替马尔科包扎伤口的时候她才摘下帽子,女人美得惊人,而且年纪很轻。
    她自称叫宁芙,没有家人也没有同伴,因为失忆滞留在港口附近。
    着名的白胡子海贼团初始资产只有一艘小船,宁芙是船上的第叁位成员。她很快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做饭,洗衣服,后勤医疗工作,以及督促父子俩保持清洁。
    船上非常狭窄,马尔科和白胡子把唯一的卧室让给宁芙,晚上父子俩只能睡在厨房兼餐厅里,一个睡吊床,一个睡地板。
    等马尔科睡着,白胡子蹑手蹑脚地爬起来,去冰箱里取出瓶酒喝了一大口。酒精和低温的刺激让他忍不住哈一口气,没注意到马尔科已经站到他背后。
    “老爹。”白胡子差点没拿稳手上的酒瓶。“喝这么多会被发现的。”“没事,喝完灌水进去,不会被发现。”马尔科忍不住笑出声:“哈哈,老爹你是船长啊,怎么会怕宁芙。”
    白胡子盘腿坐在地上,嘟囔着并不是怕,而是出于对厨师的尊敬。“就是因为上次老爹喝醉掉进海里才会被限制喝酒的。”船上是两位果实能力者,把白胡子从海里救上来的人是宁芙。
    白胡子干笑两声,掉进海里并不是因为醉酒。他是个性格直爽的男人,只有感情才会让他扭捏起来。外面传来脚步声,父子俩默契地躺回各自的位置。宁芙推开门,空气里还残留一丝酒精的气味,她起了捉弄人的心思,假装寻找酒香的来源,一直走到白胡子身边。щоо①陆.ⅴīℙ(woo16.vip)
    她低着头在他脸上方吸吸鼻子,距离近的白胡子呼吸都紧绷起来。她压低声音:“还要装睡,偷偷喝酒了?”
    隔得太近了,近得白胡子能闻到她身上那种醇和甜美的香气,海上不常见的气味,和花朵一样纤细优美。紧绷起来的除了他的呼吸和心跳,还有他的裤子。
    宁芙笑了笑站起身,不知道有没有发现他的反应,总之没有再为难的意思。马尔科还在假睡,她顺手呼噜了一把他的小金毛:“天快亮了,前面有座岛。”
    小岛没有人居住,大概是因为太小,而且岛上还有火山的缘故。宁芙补充淡水的时候,发现岛上还有一些天然温泉,看指针的收集速度,他们需要在岛上呆叁天左右。
    晚上,叁个人泡在温泉里。宁芙坐在白胡子附近,马尔科套着游泳圈在旁边的大池子里游得不亦乐乎。白胡子有些紧张,他本来不想和宁芙一起泡,而宁芙说岛上情况不清楚,一起行动更安全,他无法反驳。
    宁芙的头发已经挽起来,皙白的颈项被温泉水蒸腾的热气熏得发红,整个人都显出一种饱满润泽的粉色。白胡子有些不敢看她。
    “纽盖特?”她疑惑地看着白胡子躲闪的眼神,像是突然明白过来,“你在害羞?”白胡子突然全身一紧,水底下宁芙的脚放到了他的腿上。
    宁芙的脚尖靠在他膝盖上,先是不轻不重地画着圈,看他没有反抗的意思,脚尖挑开他围在腰上的浴巾,磨蹭着他大腿内侧的软肉。
    大腿内侧的皮肉本就柔软敏感,宁芙的足尖比他的皮肉还要柔嫩,血液不可抑制地拥向身下的那处。宁芙咬着嘴唇,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看起来非常得意。
    白胡子不知道自己现在该哭还是该笑。
    小脚丫灵巧地钻进浴巾,蹬在完全勃起尺寸比脚丫大的多的肉棒上,龟头恰好顶在足弓的位置。有水的浮力,脚丫动起来相当灵活,上下撸动着铁棍似的肉棒。时不时停下用脚趾去摩挲龟头凹陷的那一处。
    好像嫌这样还不够,她的另一只脚也加入进来。一只脚丫上下撸动,另一只脚丫按摩着沉甸甸的囊袋。大概是素了太久,男人在她脚下没能撑过多久,肉棒在她脚心跳了几下,射了出来。
    从刺激里反应过来的白胡子羞耻地站起来,险些一个踉跄又摔进水里。马尔科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停下动作关切地询问:“老爹,没事吧?”
    宁芙站起来替他回答:“没事,可能是温泉泡太久了。好了,马尔科,我们回船上吧。”她的脸上还是一派温柔无辜的神色,仿佛刚才在水里撩拨的人不是她。
    回船上自然是睡不着的,白胡子枕着胳膊,细细地品咂方才水底的旖旎,想着想着就又有了反应。在忽视它还是去浴室打一发手枪之间纠结了片刻,他听到甲板上传来的脚步声。
    宁芙披着一件外套正准备下船,看他开门出来冲着他笑了笑:“夜安。”“有什么事吗?”
    “白天发现附近海域有很多海萤,想去看看,要一起吗,纽盖特?”“啊?好。”
    白天探查这座岛的时候宁芙就发现了一个视野不错的地方,是离他们的船不太远的一处沙滩。海浪起伏的时候带起一阵浅蓝色的光,非常美丽。宁芙脱下鞋子,赤脚踩在沙滩上,留下一串冒着蓝光的脚印。
    圆圆的脚趾,秀丽的足弓,白胡子看着眼前这串脚印觉得心上痒痒的。他一愣神的功夫,宁芙不见了,吓得他赶紧到脚印结束的地方去查看,却没发现她的踪迹。
    他正着急,宁芙一闪身从礁石缝隙里跳出来。“吓到了吗?”“这不好玩。”她坐在地上,拍了拍旁边的位置,白胡子在她身边坐下。“忍得很辛苦?”“……你怎么知道。”
    “我只是失忆,并不是变成了笨蛋。”
    两个人倒在沙滩上。“留在船上,做我的女人。”宁芙含笑看着他:“是船长的命令吗?”“算是。”
    “遵命,船长。”
    两个人体型差距有些大,白胡子的外套就够宁芙当毯子。她松开拢住衣襟的手,外套散开,里面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裙。不甚明亮的月色下,她的身体似乎本身就散发着莹白的光彩。
    被欣赏身体这件事让她有些害羞,横过胳膊遮挡住胸前的红樱。对自己的尺寸有自知之明的白胡子知道,不做好前戏她肯定会受伤,所以只能暂且按捺住,褪下她身上的衣裙,细细地抚弄。
    丝缎般柔滑的肌肤,温热,柔嫩,有种很难形容的香气。两腿间的花穴已经渗出些许蜜液,一根手指轻易就能送进去。手指的尺寸很合适,模仿着进出的动作,穴肉吸裹着手指,她的呼吸逐渐变得甜腻起来。
    也许是隔着外套也能感受到沙子让宁芙不太舒服,她指挥着换了个姿势,让白胡子坐下,她坐到他的腿上,拉开他的裤子放出已经完全勃起的肉棒:“我帮你。”
    小手勉强圈住粗大的硬物上下撸动,没有水的润滑,运动起来颇为艰涩,浮突起的青筋和血管在她手心里勃勃跳动,让宁芙有些为难。
    甬道在一根手指下已经变得潮湿柔软,抽出手指正准备增加一根的时候宁芙制止了白胡子,欠下身细细地舔舐起他的肉棒。小舌一边舔舐一边啧啧有声,白胡子差点直接射出来。
    她重新握住肉棒,有津液润滑果然好运动了许多,她仰起头,露出等待夸奖的神色。欲望已经膨胀到完全无法压抑的地步。
    进入的过程没有想象中那般艰难,不过疼痛不可避免,宁芙环着他的颈项,他背后留下痕迹。过于庞大的巨物在侵入中几乎把每一寸褶皱完全撑开,让她有种从内到外绷紧到近乎裂开的感觉。
    只进入一半就再也无法进入了,宁芙的呼吸声都带出泣音。这种时候停下来自然不可能,白胡子只能低下头亲吻安慰,一边缓慢地开始运动。
    因为疼痛而干涩的甬道逐渐重新润湿,潮热柔软的穴肉紧紧裹缠着肉棒,呼吸声里的泣音弱下去,多出一丝沉迷性事的甜腻。
    “哈~啊~好奇怪……再做下去要变得奇怪了……”
    她身体的适应能力非常强,和她体型相仿的普通女人这个时候也许会有撕裂伤,而她竟然能开始享受这种性爱。
    肉棒没入的时候她的肚子会跟着微微隆起,像是孕育了新生命一样让人着迷。进出的动作越来越顺利,有黏腻的水声为他们的行动伴奏。娇嫩的花穴里,比她的足踝更粗壮的事物悍然侵入,淫水润湿了肉棒,抽出来时能看见闪光的水渍,场景十分淫靡。
    宁芙接连几次攀上高潮,身体软软地攀附着他的脖颈求饶:“……再……再做下去会坏掉的,给我好不好……”
    “宁芙。”意乱情迷的时候他突然郑重地叫了她的名字。
    “为我生个孩子吧。”
    “……好。”热液满满地灌了一肚子,宁芙连咿呀的呻吟都发不出,身体彻底瘫软下来。
    白胡子用外套把宁芙包起来抱回船上,路过餐厅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马尔科两条腿耷拉吊床边睡得正香,他才放心抱着宁芙回房间。
    确认老爹进房间,马尔科才睁开眼,刚刚看到的东西太让他吃惊,还有他心里异样的感觉都需要他缓缓。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