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岛也是白胡子海贼团经常停留的地方,宁芙听说有不少船员有半固定的情人在这座岛上,所以每次路过会在这里停上一两天。
    岛的面积很大,市场繁荣,应该也是新世界少有的贸易港,被一条河从中间划开,分成了东岛和西岛,有东西两个港口,他们停在西港。宁芙想了想,最保险的办法是去东岛。
    “艾斯,我想去买东西。”“我陪你一起吧。”
    她赶紧摆手拒绝:“不,不用,是女孩子的东西,我自己去就好了。”听说是女孩子的东西,艾斯反倒不好意思起来,红着脸让她注意安全。
    在西岛店铺里买一件连帽斗篷披上,宁芙才坐上去东岛的船,在港口酒馆找了个安静的角落坐下。
    这种酒馆楼下是酒馆,楼上是旅馆,通常会有些流莺在楼上有固定的房间,自己在楼下招揽客人,谈妥就带客人去楼上,老板给流莺提供房间和保护。这种共生关系非常方便,水手和海贼通常都在这种地方解决问题。
    她没等多久就有个披着斗篷的长发男人走进酒馆,在角落里等待的流莺迎了上去,他没有拒绝。这个男人是紫色的,没认错的话似乎是红发海贼团的本.贝克曼,长相符合她的标准,宁芙有了打算。
    没多久女人离开男人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宁芙趁机跟上她。“小姐,我想找你做笔生意。”随手抛出两枚金币,让她停下来。“什么生意?”女人接住金币,看起来很好商量。“你的这位客人,我找他有些事情,等会儿可能还需要借用你的房间。”
    再加上两枚金币,女人答应了她,递过来的钥匙上挂着一个小木牌,看房间号是在二楼。收起钥匙,把脱下来的斗篷随手塞进酒馆的储物柜,宁芙走到男人身边的时候已经换了一副神情。
    “先生,您好。她临时有事,所以让我……”她没再说下去,紧张不安地交握双手。这套活灵活现的表演是让他相信她是代替那个女人的新人。
    老实说贝克曼看不出眼前的女人是妓女,不仅是过分漂亮这一点。“你知道代替她做什么吗?”女人急切地答应了“知道”,随即又有些害羞:“我刚入行,但是知道。”
    “你叫什么名字?”“朝露,我叫这个。”
    本来贝克曼只接受了让那个女人陪酒,还没打算去她房间,但现在这个让他有了性致。“你房间在哪儿?”
    宁芙没想到贝克曼比她想象的直接的多,不过也算好事:“在楼上,先生。”她引着贝克曼往楼上走,小旅馆很简陋,楼上的地板能踩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楼下的喧闹一点都没隔绝开,走廊里有股宿醉的味道。她皱了一下眉,借着昏暗的光找到了钥匙上的房间号。
    房间不大,胜在采光不错,里面只有一张床。宁芙在心里忍不住表扬一下女人对工作场所的尊重,起码床上是干净的,她能没有心理负担地躺下去。
    宁芙伸手替他解下斗篷,去取他腰带上的枪的时候被他按住手:“我自己来。”“好的。”她稍微背转身,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裙。衣裙从她身上滑脱下来堆积在她的脚踝边,她欠身去拾起衣服,从背后能看见包裹在一小片布料里的贝肉。
    接着是最贴身的那一小片布料,光洁的阴户,嫣红的贝肉若隐若现,挑动神经。
    她是故意的。
    贝克曼觉得喉咙有点干,血液全部往身下涌。在海上素了太久是一回事,这个女人确实很有吸引力,不像是这种小酒馆会有的妓女。如果她真是个妓女,恐怕捧着财宝想上她的男人能排到伟大航路前半段去。
    宁芙转过身,柔声叫了一声:“先生?”贝克曼懒得再想她是不是妓女这个问题,握住她的腰让她转身背对自己,拉下裤链,硬热的性器抵住潮润的穴口。像是早就准备好了。
    就很……宁芙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形容词,讲效率。她还在胡思乱想,性器的顶端挤进穴口,停顿了片刻,一鼓作气地顶了进去,粗壮的鸡巴直直撞到花心上。
    “咿——请慢一点。”
    贝克曼只感受到一团比脂膏还要滑腻的,夹死人的软肉,背脊和腰肢也是光滑柔嫩,手感绝佳。温暖紧致的穴腔里褶皱蠕动着把肉棒咽到更深的地方。贝克曼拍一把雪白的臀肉,示意她放松些。
    正好宁芙想的也是速战速决,她稍微欠身,胳膊撑在床上,一条腿半跪在床上,翘起小屁股,然后回头看向贝克曼:“这样可以吗,先生?”皙白的背脊,柔软的腰线,翘起的雪臀,嫣红的窄缝里还衔着紫红发黑的肉棒,眼前的风景看的贝克曼又硬了几分。
    宁芙满意地发现身体的肉棒更硬了,滚烫的热度和跳动的青筋,即使没有动作也让她的淫液止不住地沁出来。果然是皇副级别的肉棒,非常美味。
    甬道变得滑溜溜的,贝克曼把害怕她受伤的一点考量抛在脑后,开始抽插起来。从浅浅地戳刺到大开大合地进出,肉体碰撞的声音和粘稠的水声几乎盖过了楼下传上来的喧哗。
    “好,好厉害……咿呀——那里,那里不要……”
    “……要,要坏掉了,哈——”
    支撑着上半身的胳膊委顿下去,下半身被掌握在男人手里,宁芙已经高潮了两次,有些口干舌燥,男人这才握紧她的腰射进去。
    虽然喜欢的还是艾斯,但果然还是和这种成熟男人做起来更棒。感情和肉欲她一向分得很开。
    男人点了支烟,气息很快平复下来:“多少钱?”对了,现在自己扮演的可是一个妓女。宁芙坐起身,随口报了一个价格:“十万贝里。”她手上一向不缺钱,十万贝里洒洒水而已。
    可十万贝里对男人来说好像不是。看着他皱起来的眉头,宁芙笑了笑:“不一定对所有人都是这个价格,既然贩卖的是我自己,价格也应当由我来定。”
    “免费,这个下午很愉快。”毕竟是久违的饱餐。她穿上衣服:“那么,再见?”
    把房间钥匙交给老板,披上斗篷,宁芙回到西岛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扔掉斗篷。这一趟还算幸运,比预计的时间少,但也已经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
    随便找了一家服装店,她直接让老板把一排衣服全部包起来。女孩子逛街花上一天的时间应该不会有人怀疑。提着大包小包的衣服回船,正好碰到马尔科。
    “我帮你。”宁芙把一部分袋子分给他,确实有些重,她现在还在腿软。“是衣服吗?真多啊。”“因为是女孩子。”
    “哈哈,也没错,小姑娘就是要打扮的漂漂亮亮才好。”
    前面已经能看到港口的莫比迪克号,艾斯站在甲板上,看到她出现,下船从她手里接过所有的袋子。“这么多东西,应该叫人陪你去。”“不用,这不是回来了吗?”
    晚上整理衣服才是让宁芙头疼。因为是胡乱打包,里面除了正常衣服还有一些……非常热情的衣服,热情得甚至有些色情。宁芙把那几件扔在床上,整理正常衣服,艾斯在这时候敲门进房间。
    她突然有了想法:“艾斯,我准备了礼物。”
    “这些,都可以穿给艾斯看哦。”
    小青年脸涨得通红,她满意地勾起轻薄的布料:“选不出来的话,每件都试穿给你看好不好?”
    --

章节目录

【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一支水彩笔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支水彩笔并收藏【海贼王】芙芙的奇妙冒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