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5章赌石
    花诗诗露出一抹微笑,表示自己并没有事。
    可是,虞紫芸并不是刚认识她的,怎么会看不出这微笑下的情绪?
    “诗儿长大了。”虞紫芸摸了摸花诗诗的头发,又欣慰又感叹的说道。
    这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她见证了花诗诗的快速成长,真的是又是心疼又是感叹。
    “傻丫头,遵循本心就好,总好过将来后悔,孤独终生啊。”虞紫芸眼底深处划过一抹的沉痛。
    显然这也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否则,这么优秀的人呢,又怎么可能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
    “会后悔么?”花诗诗茫然的看着虞紫芸,她想象不出自己会后悔的样子。
    虞紫芸温柔的点了点头。
    别以为自己还小还年轻,这样一年拖着一年,最后会发现真的没有时间了,然后就失去机会,就会一辈子遗憾了。
    花诗诗在思考着自己后悔的事情,可是,却始终无法想象那个后果。
    “勇敢点。”她希望花诗诗可以做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如此的洒脱,才不会为情所困,才能到达更高的高度。
    以花诗诗的天赋,将来必定能够到达最高点。
    虞紫芸觉得,她不应该被束缚在这上面,就应该站在最高点,但是,也不应该是高处不胜寒的那种,总要有一个知冷知热的人陪在身边,才不会失落和空寂。
    花诗诗似明白似不明白的点头。
    花酒酒这边,正在看下一个拍卖品,妗雪就过来凑在她耳旁说了什么。
    她神情微微一顿,有些不解的看着尉迟墨城所在的包厢。
    这个男人,究竟在想些什么?
    竟然将刚才拍下的剑送给花诗诗了。
    之前是独一无二的凤尾琴,现在是贵重的短剑,这尉迟墨城究竟是想怎样?
    花酒酒想着想着,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这个男人最好不要想利用花诗诗来报复她,否则,她必定是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突然间涌上来的杀气,让一旁的桃子有些心惊。
    “怎么了?”她看了一眼妗雪,似乎是她说了什么,花酒酒才变成这样的。
    “没事。”花酒酒收敛了一下情绪。
    桃子有些泄气,这个女人,每次都说没事,她就不能多依赖一下别人的么?
    花酒酒不知道桃子心里的想法,而是看着楼下的拍卖品继续思考。
    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眉头突然舒展开来。
    她怎么忘记花诗诗身旁还有一个人,她是断然不会让花诗诗受到伤害的。
    想到这里,花酒酒的情绪可算是好了许多,看向楼下的拍卖品,也多了一分兴趣。
    “这石头有什么特别的?”刚才花酒酒没有注意听,错过了这石头的介绍。
    “这是赌石。”桃子刚说了几个字,花酒酒就知道了。
    赌石,不就是开的玉么?
    可这东西,也没有拍卖的资格啊。
    “听说这是之前一块开出珠血玉石头的伴生石头。”桃子继续说道。
    伴生石头都出来了......这营销策略,可真的很行啊,不过,“珠血玉啊......”花酒酒摸着下巴深思起来。
    她倒是听说过珠血玉,这可不是一块普通的玉,听说佩戴的人,不但可以延年益寿,养颜美容,还能增长功力,若是将其碾成粉末服用,效果更是翻倍。
    之前那一块珠血玉是在前几年被拍出去,听说后来到了东风国太后的手里。
    “会是一个极好的药引。”花酒酒最后很肯定的说道。
    桃子嘴角微抽,“......”是这个问题么?
    一旁的余缈毐也表示认可,这样好的东西,确实是很多药极好的药引啊。
    如此,他不得夺回来研究研究?
    然而,他还没喊价,那边就有人喊了,而喊的人......
    “我们商量个事情如何?”余缈毐笑呵呵的看向花酒酒。
    “没得商量。”花酒酒连个眼神都不给他,她的嘴角微微上扬,明显是心情很不错。
    “......”
    余缈毐在心里一个劲的诽谤,真是一个小气的女人,也就只有楼司瑾那个滚蛋才会要她。
    啊!所以,楼司瑾为什么要开口出价啊!完全不给他机会!
    因为这个男人一旦出价,就绝对能拿下的。
    可恶,秀恩爱竟然秀到他的面前了。
    花酒酒似乎是听到余缈毐心里的诽谤,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余缈毐若无其事的看向别处。
    “不过,就算是伴生石头,也不一定能开出一样的东西。”桃子听着越飙越高的价格,也有一些的担心。
    这临天拍卖行可真的是太黑心了啊,竟然如此的钓足大家的胃口。
    “若是开出珠血玉,价格多少?”花酒酒无比淡定的问道。
    “那自然是翻了好几倍。”
    所以,赌的可不就是运气么?
    运气么?
    花酒酒相信,她的运气不会太差。
    最后,这块石头以高价被楼司瑾拍下了。
    那些知道楼司瑾包厢的人,都不禁疑惑,什么时候战神王爷对这种小东西会感兴趣?
    确定那是真的战神王爷,他们没有摸错包厢吧?
    没有多久,石头就被送过来了。
    楼司瑾似乎一点也不怕让临天拍卖行知道他和千醉公子关系不菲。
    花酒酒看着那块不大不小的石头,问道:“怎么切割?”
    她可不会解石。
    “嘿,我会。”桃子举起手说道。
    “成,你来。”花酒酒非常随意的将石头丢给桃子。
    桃子手忙脚乱的接住,乖乖,这可是天价石头,这么乱扔真的好么?
    “可是我没工具。”桃子苦着一张脸。
    “姐姐,我去帮你借。”临天拍卖行的服务还是挺周全的,客人的需求一般都会满足,更别说还是血玉牌包厢。
    正要出去借的时候,白姗雅就送来了工具。
    这可把在场的人都惊住了。
    倒不是她知道这石头在这里的事情,而是堂堂临天拍卖行的小姐,从不将任何人放在心上的小姐,竟然亲自给千醉公子送来工具。
    似乎是有些刻意接近的感觉。
    所以,这白姗雅确定没有对千醉公子有别样的心思么?
    其他人都这么想,唯独花酒酒想的是,看来白姗雅对自己所图非常之大。
    比如说,灵泉!
    (本章完)

章节目录

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雨天意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意境并收藏糙汉的神医小娇妻是朵黑莲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