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来到了米国最高的蹦极场。看到儿子兴奋的小脸,听到他语无伦次的为自己打气,庄重施施然走向去。
    “宝儿,害怕了?”
    “怎么可能!”少年梗着脖子道。
    见他这样,庄重也没揭穿他,“你舅舅安排了两艘飞艇,要是有个万一,他们会接住你的。”
    “飞艇?两架?”林宝儿傻眼了,“咳咳舅舅,有必要吗?”
    挺没必要的,他挥挥衣袖就可以把宝儿卷起来,可现实不允许呐。“这下不担心了吧?”
    “不”少年不好意思的摇摇头,早知道这样劳师动众,他就不学人家玩什么蹦极了。不过,现在舅舅都帮他做了完全准备,他要是再腿软,可就怂的不配当大总裁的儿子了。
    看着小孩整整衣冠,雄赳赳气昂昂的去找教练,庄重忍不住发笑,笑过之后,“末末,过些天放寒假了,我带宝儿回去一趟?”
    “恩,爸妈上次来电话说想那小子,那时候京城应该大雪纷纷了,你们就别回来了,等春节后咱们一块回来?”
    “好!”这样正合庄重的意,他父母的岁数也不小了,而且,他还有一件事要去办。算着时间,他的前世这个时候应该在福利院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去看一眼。
    庄重不是个行动派,但在寻找前世这事上,他却不愿多耽搁。到了京城的第二日,中午太阳高照的时候,飞去了影视城。
    相隔上千公里的两地也就用个把小时,脚落实地的那一刻,庄重一上飞机就不稳的心脏还在鼓动着,林梓见他停住脚步,眉头微皱,“叔叔,你不舒服?”
    “不是!”抓着儿子的胳膊,影帝微微一笑,“还记得这里吗,你以前和叔叔一起来过?”
    “记得,听舅舅说是为了躲那女人。”宝儿使劲的回想,隐约记得他在这里碰到过一群孩子,比他幼儿园的同学还多。“叔叔,咱们这次来是做什么?”
    对于小孩读小学就不再喊林婧妈妈,偶尔才能从他嘴里听到毫无感情的“母亲”俩字,庄重原本的紧张瞬间化成了头疼。“宝宝,我最后重复一次,不准让我听到那女人!”
    “我又没错。”干么每次都要说他一顿。林同学不在意的哼了一声,没等他在开口,就说,“叔叔,你不是有事要办吗?”
    看着与自己比肩的少年,庄重暗暗咬了咬牙,回头就让大神收拾他。“咱们先去影视基地,看看正在拍戏的陈锋。”
    “他都多大年纪了,还拍戏?”少年不可置信的怪叫道。
    “因为他早年的忙碌,一对儿女被忽略了,孩子不争气,只能自己多劳累点咯。”说着若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少年。
    “叔叔,甭拿那些不着调的跟我比,成不?”林同学说着瞪视眼前人,“我是爱国爱家的五好男人。”
    “嗤,就你?”不是他看不起这孩子,“五好男人,请问你今天几点起床?”毛还没长齐,一回京就恶形毕露,真好意思自夸。
    一听这话,宝儿歇菜了。“这不是天冷么。”
    “所以,你有了十一点才起床的理由?”说着庄重诡异的打量他一眼。
    “好啦,好啦,叔叔,咱们赶紧走吧。”眼见车来了,拽着庄重的胳膊就把人往里推。
    看过陈锋,同他说末时代准备过些天拍一部科幻大片,希望到时候能看到他的身影后,就和宝儿颠颠的走了。
    眼见他们坐上车,陈锋还没从刚才的信息中回过神。
    听庄重的口气,他接下来要拍摄的影片所需演员众多,又想到他随口问了一声自己的儿子在做什么,陈锋真不想多心。
    隐约中还能听到少年的嬉笑声,陈锋不由得想起多年的一幕幕。那时候林梓应该六七岁了,只要他跟着庄重或者林末出来,总是被两人抱在怀里。
    私下里,他和朋友们不止一次的说两人太过溺爱孩子,就林家的财富,一不小心就会宠出个败家子二世祖,可十年过去了,庄重还是一声声“宝宝”的叫着,小孩依旧懂礼,他们认为的二世祖没有出现,自家乖巧伶俐的孩子反而成了浪荡子。
    难道自己的教育真是非常失败,见过宝儿后,陈锋第一次开始反思起来。而与此同时,宝儿也在感叹,“叔叔,陈伯伯好老啊!”
    “岁月催人老!”庄重没想到只是半年没见,陈锋老了近五岁。看着身边嘴巴吧嗒吧嗒不停吃零食的少年,“宝宝,要是哪一天我和你叔叔去了,你会怎么样?”
    “挖坑把你们埋了。”宝儿头也不抬干脆的说。
    “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庄重顿时哭笑不得了。
    “不然呢?”看着眼前的俊颜,少年白眼一翻,“几十年后的事,你现在问我,要我说什么?”无聊不无聊啊。
    顺嘴感慨一下,没想到惹来他的冷嘲,大神不在身边,庄影帝再大的腕也hold不住儿子。眼见车子停下来,演技出神入化的庄小宝开始忽悠了,“我听说这家福利院里有个小孩跟我同名,不知道是真是假?”
    听到这话,宝儿诧异的瞪圆了眼,“你就因为这个跑过来?”
    “对呀,怎么了?”
    “还怎么了?”指着窗外没有融化的白雪,少年顿时气乐了,“叔叔,你脑袋没毛病吧?”
    “我好的很!”连番被嘲笑,庄重怒了,“不就让你陪我跑一趟,要是你舅舅在家,哪能显你?”
    见他下车就往里走,宝儿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忙追上去,“叔叔,别生气啦。不就一小屁孩,随便吩咐个人过来不就行了,你这身体又不太好,要是生病了,我和舅舅会难过的”
    一听这话,庄重骤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少拿你舅舅说事!”语毕,庄重想想怎么都不放心,“还有,今天的事不准同你舅舅说。”
    宝儿以为他怕舅舅担心他的身体,自然不愿意给忙的脚不沾地的大总裁添麻烦,“放心,我绝对不告诉舅舅,只是”欲言又止的看向身后的保镖。随着庄重的一瞪眼,跟着两人身后的四位保镖登时立正发誓。
    看到这些,庄重放心了。打量着干净的院子,三层高的楼房,哪还有当年破败不堪的样子。跟着门卫走到院长室,庄重的玻璃心不禁抖了一下。
    有宝儿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影帝不敢掉链子,见到院长开门见山的问,“听说这里有个小孩和我同名?”
    鬓角有些华发的院子心中一凛,不敢问他如何知道的,“是有一个小朋友和先生同名,不过,现在才三岁。”
    “是吗?”淡淡的反问一声,其实,他的心里在直打鼓。
    院长再次见到庄重虽然没有头一次的震动,但是,心里也不淡定,看到他身后的保镖,更多了一声惶恐,自然不敢有任何隐瞒。“我是在门口捡到那孩子的,当时,在孩子的衣服里发现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孩子的生辰和姓名”
    “我没别的意思。”庄重见他解释个不停,忙打断他的话,“能带我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院长忙走到前面带路,庄重和宝儿跟在后面。
    看着前面疾步往外走,宝儿拿胳膊捣捣庄重,“叔叔,不会这么巧吧?”
    “我饿不信,所以才来看看。”说着还无奈的摊摊手。
    一见他这幅神情,宝儿也不再怀疑他蛇精病了,突然想到什么,脸上一怔,“叔叔,你老实告诉我,那孩子是不是你的私生子?”
    “胡说什么,怎么可能!”那是他前世啊。
    “真不是?”宝儿不信了,“其实,我挺想多个弟弟的,只要是你生的。”
    “你太看得起我了,我还没那设备。”
    “叔叔,就算是你的,你也只是犯了一个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我和舅舅理解的。”宝儿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顿时气得庄重出气多进气少。
    听到院长说到了,抬手拽过身边的少年,“给我睁大眼了,好好看看那孩子我像不像!”
    “嘿嘿叔叔别急,我开玩笑的。”话是这样说,宝儿看到院长抱个三岁左右的小孩过来,眼睛都不顾的多眨眼一下了,就怕一个不注意,漏掉了小孩的表情。
    “看清楚了吗?”庄重没好气的问。
    “看看清楚了。”见两人没有任何相像的地方,少年放心了。
    看到他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庄重无语的揉揉额角,再对上老实站在一旁的院子和他怀里乖顺的孩子,庄小宝的脑袋又疼了。
    ☆、第83章
    见到了自己的前世,庄重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想好该如何安排他。把三岁大的小孩带回去,显然不可能。不说手眼通天的大神那里没法交代,就先前怀疑小孩是自己私生子的宝儿也不会乐意。
    可是,他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前世搁在孤儿院里啊。虽然这孤儿院不同以往,有了他们的照顾,院里各种设施齐全,不会出现房屋被大雪压塌的情况不说,孩子们也都能读书习字
    “叔叔,你在想什么?”发现他自打见过那个和他同名的小孩后,就一脸便秘,“你确定那孩子和你真没关系?”
    “没关系!”庄重果断的说。今生今世半毛关系都没有。
    那他刚才出来的时候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闹哪样,儿不明觉厉了。“既然没有关系,咱们回家,舅舅后天就回来了。”
    别无他法,庄重只得让司机开车去机场。到家的时候,两对父母正在闲唠嗑,同他们打声招呼,心事重重的人就上楼了。
    谭女士伸手拉住几日未见的孙子,“宝儿,你叔叔怎么了?”
    宝儿也有些担心,就把他们在影视城的事全交代了,末了还不放心的问,“奶奶,叔叔他不会收养那小孩吧?“
    谭敏敏见他一脸紧张,很是好笑,“你就不想要个弟弟吗?”
    “不要!“想起小孩红扑扑的脸蛋,晶亮的大眼,被院长抱在怀里乖顺的样子,少年坚决反对,”有我一个就够了!”
    “要是你叔叔他非要领养呢?”谭敏敏有意逗他。
    “那我就趁叔叔不在,把那小孩扔出去。”宝儿想都没想就说。
    两位老太太听到这话,先是一窒,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谭敏敏抚着胸口,喘着粗气,“小宝怎么知道孤儿院有个和他同名的小孩?”
    “对呀,我怎么忘了问。”说着就火急火燎的往上跑。
    只是刚踏上楼梯就被洪月娥叫了回来,“你叔叔在休息,别去打扰他。”接着对谭敏敏说,“听说那些受捐的都登记在册,小宝一准是看资料的时候发现的。”
    谭敏敏一想也是,万事还有她那大神儿子在呢。于是就说,“宝儿,你就别瞎琢磨了,你舅舅绝对不会同意他养小孩的。”
    “可是,我看那小孩挺可爱的。”一想到自己的俩爹有可能会被分出去一半,少年的小心脏比庄影帝的玻璃心抖的还厉害。
    “你是在告诉我,你其实也喜欢那孩子吗?”林家老夫人目光灼灼的盯着少年问。
    “我才不喜欢他!”宝儿看到她眼中的认真皱着眉头忙反驳。
    “好了,宝儿,有婆婆在你放心,你叔叔要是敢拧巴,回头我收拾他!”洪月娥见少年一脸苦恼,难得厉色说道。
    一听这话,宝儿的小心脏抖的更厉害了,“婆婆,世上同名同姓的人有很多,这些年叔叔就碰到这一个,也是缘分,你可千万别因为这个说他啊。”说着满眼乞求的看向面前的两位老夫人。
    正在下棋的庄麒和林涉也忍不住看了少年一眼,这孩子,心可够软的啊。难怪这孩子都成大小伙子了,那两位还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庄麒见马腿被林涉的炮拦住路,一个闪神,脑袋里突然出现一个想法,放下走投无路的马,向宝儿招招手,“过来同我仔细说说那小孩。”
    林涉以为他要耍赖,谁知看到他那若有所思的样子,“怎么?你对那孩子感兴趣?”
    “不是我,是老大。”
    他这话一落,洪月娥眼前一亮,“你的意思是让庄仁收养个孩子?”
    “不然呢。”庄麒说着叹了一口气,“他和钟家那小子都不愿意找代孕,这还有五天就过年了,也不知道疯哪里去了,家都不回!”
    “爷爷,我知道他们在哪里。”宝儿一见小孩有别的归宿,心中大乐,立马把庄仁的所在地还有他接下来要去的地方,一股脑儿全交代了。
    庄麒得了这个消息,立刻就给大儿子打电话,刚巧是钟茌接的,他自觉把庄仁拐去米国又没照顾好他,有点无颜见洪月娥老两口,这会儿听庄麒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家,不顾庄仁的意愿,收收包袱就订返程的机票。
    晚饭的时候,庄重看着少年手舞足蹈的说隔壁爷爷派人去调查小孩的身世,要没有父母,回头就让大伯收养,烦躁的心突然就这么平静了下来。
    待到夜深人静的时候,庄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想了又想,也只有这个办法最好。
    所以,当庄仁和钟茌回来听到两家老人建议他们领个孩子,自是强烈反对,可庄重和宝儿一加入游说的行列,严词拒绝的两人有些犹豫了。
    等庄麒把小庄重的资料往两人面前一放,“看看吧,这孩子的父母车祸去世,也没有个爷爷奶奶,以后他长大了也不用担心和你们离心,这条件哪找去,啊?”
    两人还没开口,庄重的心脏一跳,前世今生纠结的事就在钟茌拿起资料的那一刻一下消失不见了。
    听到耳边少年叽叽喳喳的声音,公公婆婆的唠叨,无事一身轻的人瞬间想念起了教主大人。而这个时候林末却无暇顾及太多,因为他正在同圈子里的几位金牌导演谈合作。
    等敲定来年的大制作,教主大人才想起华夏的除夕已经到了。
    紧赶慢赶总算赶上了年夜饭,推开门的那一刻,一向狂霸拽的教主大人鼻子一酸,看到父母正围着姐姐一家说话,两个哥哥也和老婆孩子扎在一块,偌大的客厅里只有他家俩憨货趴在沙发上盯着门瞧,林末使劲眨了眨眼,暗吸一口气在两人亮亮的眼神下走了进去。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一手揽一个,教主低声道歉。
    “不晚,还没吃饭呢。”庄重帮他拿下围巾,笑着说,“最近很累吧?”
    “当然了!”宝儿勾着脑袋抢答道,“你看舅舅都瘦了。”
    “就你眼尖。”林末好笑的敲敲他的脑袋,对父母兄嫂带点点头,就拉着俩人上楼。
    一进卧室,就问,“宝儿,你妈什么时候回来的。”
    “不知道。”少年翻腾着保镖刚送来的行李箱,头也不抬的问,“舅舅,你没给我带礼物?”
    “这孩子傻了吧。”庄重见他一脸失望,顿时哭笑不得,“你舅舅从咱们家来到这个家,带什么礼物”
    他这一说,宝儿嫩脸登时红的像猴屁股,“我…习惯了……”
    林末可不管他这么多,“你妈有让你管她男人叫爸吗?”
    “他敢!”少年大眼一瞪,“她要是敢说,我立马把她轰出去!”
    “你也就在我面前瞎横!”教主不屑的看他一眼,“别的什么都没说?”
    “让她儿子管我叫哥哥,我说是表哥,还惹的奶奶生气了。”说着宝儿低了下头。
    难怪刚才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俩可怜呢。“你奶奶老糊涂了,别理她。”
    “末末,你怎么说话呢?”庄重不赞同的横他一眼。
    “我又没说错。”林末给少年一个赞赏的眼神,接着说,“宝儿是我儿子,林婧的孩子是我外甥,不是表哥是什么。”随即站起身,“我这就去同她说,以后规矩点,少在孩子面前乱说。”
    “哎……”没等庄重说话,教主大人就推门出去了。宝儿一见他瞪自己,傻笑两声,摆摆手皮皮的说,“这可和我没关系,舅舅是大人,还是大总裁。”
    怕林末由着性子来,再弄的一大家子都不开心,庄重也顾不得教育孩子。可等他走到楼下,看到林婧的眼眶红了,谭女士抚着胸口,头皮一紧,满心无力的走了上去。
    “末末,咱能想想今儿什么日子吗?”
    “过日子啊。”教主自个痛快了,可不管别人怎么样,“爸,你们要是不饿,我先吃饭了。”说着就喊佣人把煮好的饺子端上来。
    正想劝说林婧别在意,林末有口无心的林珉他们一听这话,顿时满头黑线,眼见继姐夫尴尬的站在一旁,林只得上前,“姑父,我小叔这人刀子嘴豆腐心,表弟该饿了,咱们吃饭。”
    他不说还好,他这一开口,刚刚站起来的谭女士又跌坐下了。林一见这样,真想给自己一巴掌,让他嘴坏,什么不好说非提“表弟”这个茬。
    林末听到这话,再看自己大哥大嫂尴尬的老脸,噙着坏笑对左顾右看的儿子招招手,“过来吃饭,待会带你去看晚会。”
    “听说还有烟花。”舅舅驾到,什么都不怕的宝儿一听要出去,直接无视爷爷奶奶,扒着他的胳膊嘀咕道,“大哥说烟花集放地也有咱们公司的,是不是?”
    “林,是吗?”林末问。
    林氏新总裁见奶奶都快脑充血了,他却关心烟花,心中那是一千个无奈啊。可面对林末,无论何时林都硬起不来,只得点点头。
    “那我们吃过饭去看烟花,然后再去看新年晚会。”
    “可是,没到燃放的时间?”宝儿提醒道。
    “谁规定必须在哪个时间?”林末说着睨向林,总裁大人忙狗腿的说,“我让他们现在就去,待会就放。”
    “小叔,小叔,我能去吗?”林玮的小儿子甩开他妈妈的手就向林末跑,“小叔,带上我吧?”
    “还有我!”只比宝儿小几个月的少女忍不住嚷道,“小叔,我也想看看咱们国家的烟花是什么样的。”
    宝儿一见自家舅舅别两个屁孩抢走,顿时不乐了,“要去让你们爸妈带你们去,舅舅要照顾我和叔叔。”
    少男少女一听这话,再加上对林末的莫名畏惧,稍稍一想就转向林。瞬间,客厅内全是男孩女孩欢闹声……
    ☆、第84章
    由于除夕夜林末的不给面子,第二天用过早饭,林婧和丈夫就带着一双儿女坐上了回巴黎的飞机。
    待到太阳高升,始作俑者才姗姗下楼。一看到林末,林家小辈们忙站起来,不自觉的移到了墙角。
    林玮的大儿子忍不住低声道,“大哥,你说待会儿奶奶会不会一哭二闹三上吊?”
    “宝儿也下来了,去把他叫过来。”大人的战争,他们小辈就不搀和了。
    “大哥,说啊?”像个孩子一样固执的问。
    林眼见少年拐向厨房,才说:“我觉得,你应该出去喊一下司机,让他们准备好车子。”
    “不会吧?小叔可是奶奶最疼的儿子,她舍得打吗?”
    “你错了。”林扫了一圈弟弟妹妹,“我怕奶奶被气的脑出血。”
    “呃……”对自家小叔不够了解的几位登时傻眼了。看到老夫人起身往端坐在沙发上的叔叔走去,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心中同时对老神在在的林总裁竖起了大拇指。
    看着儿子似笑非笑的脸,谭敏敏气的眼都红了,“林末,你非气死我才甘心是不是!?”
    “天地良心啊,我什么时候气你了。”教主说着举起手发誓,以示无辜。
    “你还有脸说?”谭女士见林涉不吭声,“你就不能管管你儿子!?”
    “他有做错什么吗?”林涉好奇的问。
    “你……”看到另外两个儿子抬头望天,儿媳妇躲进餐厅,“庄重,你哑巴了?”
    一见火烧到自家爱人身上,教主不淡定了,“宝儿是我儿子,林婧两个孩子就应该喊他表哥。”
    “你就为了这个?”谭女士怎么也想不到,他昨晚逮着林婧乱骂一通就为这点事,“有你这么宠孩子的吗!?”
    “我儿子我不宠,宠谁,林婧家的两个矮冬瓜?”
    “那是你外甥!”那俩孩子大的才六岁,这,这人可真敢嫌弃。
    不过,要论亲疏远近,谭女士看着长大的宝儿自然放到第一。所以,即便知道少年在儿子面前告状,也没想过直接向宝儿开炮。
    “妈,我们吃了饭你再继续,等一下该有人来拜年了。”庄重一见快九点了,忙提醒道。
    “你还吃得下?”想到女儿一年大年初一走人,谭女士登时气乐了。听到耳边的吸气声,一扭脸,差点脑出血,见宝儿端着大杯牛奶,吧嗒吧嗒喝的津津有味,两只大眼滴溜溜的转,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你们一家三口就不该回来!”
    “是呀。”教主赞同的点点头,“也不知这十六年我怎么熬过来的。”说着还唉声叹气一番。
    庄重见老夫人的身子一晃,忙抓过儿子拽起爱人,“妈,我们到隔壁去给我妈拜年啊。”说着就拉着两人出去。
    就在谭女士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宝儿抱着杯子关上了门。齐聚一堂的林家小辈可算长见识了,“大哥,你以前就这么过的?”两个月前从巴黎刚回国的少女饶有兴致的问。
    “偶尔,偶尔……”林眼见自家奶奶瞪眼,擦着额头上的虚汗对自家小妹说,“时间不早了,该去给舅舅拜年了。”
    不等满眼精光的少女开口,拿起大衣就把弟弟妹妹拉住去。林玮的几个儿女一家大哥闪人,也忙不迭的找各种理由躲出去。
    刚刚还热闹的客厅登时一静。谭敏敏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孙子孙女们,胸口憋的更疼了,手指颤抖的指着林涉哆哆嗦嗦道:“这就是你养的好孩子!”
    “行了。”林涉揉着被吵得生疼的脑门,“从昨晚到现在,你消停过吗。”
    “我怎么不消停了,你给我说说!”年轻时不怕林涉,年老了谭女士的气焰愈盛,一屁股坐到林涉身边非要他说个子丑寅卯出来。
    林涉能和谭敏敏过一辈子,自然把她的脾气摸得门清,“有本事别和我叨叨,心里不平找你儿子去!”
    “林末那臭德行你不比谁都清楚,他,他容我开口吗?”说着看了一眼装死的儿子侄子,谭女士委屈了,“把他家俩宝护的别人不能吭一声,世上还能找出第二个这么护犊子的吗?”
    “差不多就得了。”林涉见她没玩没了,心中不耐,“宝儿不叫她妈,她就把两个小孩往宝儿身上推,什么哥哥表哥,还不是看宝儿越长越出息她不甘心,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说完起身就走。
    谭敏敏还想说什么,听到佣人说来客了,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整整衣服等着迎接来客。
    而此时,隔壁庄家的吵闹声一点也不比先前的林家低。
    庄重看着被众人围着的小孩,眼里诧异一闪,“这孩子,怎么在这里?”
    钟茌看到来人,忙说,“小宝来了,让小宝说说孩子该叫什么名?”
    自然不能还叫庄重,而庄影帝还真不知道前世的自己该叫什么。清楚现在的小孩不再是以前的自己,对三岁小孩叫什么庄重也不甚在意了。“大哥,孩子以后跟你们生活,名字自然是随你们喜欢。”
    “可要不是你发现这个和你同名的小孩,你哥我还在南半球享受日光浴呢。”自打昨天上午把孩子抱回来,一家人就围着孩子的名字吵,这会儿庄仁的头也大了,直接把皮球踢给庄重。
    “这有什么好烦的。”听完宝儿说清事情的来龙去脉,教主大人悠悠的走向前,“把重该成钟茌的钟不就好了。”
    “撞钟?”宝儿噗嗤一下把嘴里的最后一口牛奶喷了出来。“舅舅,你可真有才。”
    “你舅舅当然有才!”钟茌没好气的瞪林末一眼,见乖巧的小孩一脸迷茫,不哭也不闹,心中因强迫养娃而衍出的不痛快减去了一些。抬手把小孩抱在怀里,对着庄麒道,“爸,我决定了,就叫庄钟。”
    “咳咳…钟叔叔,你还真让小弟弟叫这个名啊?”宝儿张口结舌的瞪向他。
    “不好吗?”钟茌说着双目一瞪,“比那什么小宝的儿子宝儿好听多了。”
    “得,当我刚才放屁。”乳名宝儿的少年挥手给自己一巴掌,话锋一转,“婆婆,新年快乐!”随着双手一摊。
    大儿子后继有人,洪月娥最大的心病也没了,想都没想就递给宝儿一张卡,“给你!”
    庄家的小辈正在为手里的红包兴奋,乍一看到宝儿手中的银联卡,登时流下了三尺口水。不过,小一辈都知道宝儿的压岁钱比他们多的海了去了,是因为小孩的到来。除了懊恼没有遇到一个和自己同名的小孩,就是羡慕他有个叫庄重的好爹。
    而庄重呢,见自己的前世不再是孤单一人,心中最后一块大石也放下了。
    无事一身轻了,庄重每天的心情异常嗨皮,以至于日子过的也特别快,不知不觉间,宝儿就到了该娶妻的年龄。
    好不容易逮到天天不见影的青年,庄重直接拽着他的领带,“宝儿,今儿你哪儿都不准去!”
    “叔叔,我都二十六了,能不能喊我林梓啊。”一听宝儿,宝儿的头皮一紧,可又不舍得同他说重话,只能祈求的看着庄重,希望他发发善心,给自己留点面子。
    “你就是六十二还是宝儿。”庄重可不管那么多,“你药引叔叔都抱孙子,我也要孙子!”
    “叔叔,就是我娶个媳妇回来,生的也可能是孙女。”一想到舅舅交代给他的工作,“再说了,我现在很忙,真没功夫找媳妇。”
    “我有功夫。”庄重说着递出笔电,“看看,这都是我让人查的,你只要挑一个就好了。”
    一看屏幕,宝儿差点被上面各色美女闪瞎了眼。见里面还有几个熟悉面孔,不作他想,一准是各个家族中适龄的女子,好在都是华夏人,看着舒服些。“等我回来,等我回来。”说着就夺回领带。
    “不行!”难得抓住他一次,庄重哪能放他跑,“昨晚我替你向末末请好假了。”
    一听这话,宝儿瞬间放弃了挣扎。这事要是叔叔一人捣鼓出来的,他还有个缓刑期,现在连舅舅都点头了,无力的伸出手接过载满美女加才女的笔电。
    见他收起笑容,一脸认真,庄重满意的拍拍他的脑袋,“这才对么,挑个合适的姑娘,培养培养感情,过两年结婚,多好啊。”
    “什么?”宝儿忍不住揉揉耳朵,“过两年结婚?”难道不是看好就扯证?
    “当然,你甭想给我拖!”庄重以为他不乐意,忙把自己的态度表明了。
    过两年,过两年……宝儿此时真想放声大笑,要是早知道可以慢慢来,他何苦连家都不敢回。一想到这几个月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安生,青年真想给自己一巴掌。
    真是被眼前的事迷昏了头,就是叔叔再急着孙子,以他疼爱自己的程度,也不可能眼看着自己娶个陌生的女人啊。
    一想到这段时间自己的所作所为,宝儿鼻子一酸,“叔叔,对不起,我都这么大了,还让你操心。”
    “你就是到了八十,在我眼里还是个孩子。”说着庄重笑了,“前年你爷爷去世的时候,不还惦记着你舅舅呢。”
    “也是。”听到这话宝儿咧嘴一笑,“奶奶走的时候也不放心舅舅。”
    “好了,废话少说,赶紧看看哪个顺眼。”
    这次再听到这话,青年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势必找出一个合他眼缘又讨叔叔喜欢的女子。
    等林末下午下班回来,待在家里挑了一天姑娘的两人还真找出一个。教主看着眼前的相片以及姑娘身家背景,微微点点头,“不错,回头把这姑娘最近的行程调出来,你找个机会去认识一下。”
    没想到自己满意,一向挑剔的舅舅也满意,青年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狠狠的点点头,“好!”
    “那我可等着你的好消息了。”庄重说着话和林末相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笑意。
    “庄庄,等宝儿的孩子长大,咱们就走吧?”林末搂着爱人躺在床上悠悠的说。
    “一想想人这一辈子过得可真快。”庄重趴在他的胸口,幽幽的问,“你舍得宝儿吗?”
    “你爸妈当年去的时候舍得你们吗?”
    “舍得吧。”母亲是追随父亲,而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生活,就像以后宝儿结婚了,能与自己时刻相伴的也只有身边这人。这么一想,庄重心中顿时通透了,“都听你的。”
    “放心,宝儿这一世不会受灾受难,等到了上界一切有我,

章节目录

庄末作样[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元月月半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元月月半并收藏庄末作样[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