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颂来到议事厅,见舅舅雅拉王察台正站在案几前,盯着案几上那副地图。
    见他走了进来,便招呼他过去。
    “殿下,本王先跟你介绍一下萨萨人在草原上的分布情况。”雅拉王说道。
    “嗯,舅舅。”沐颂边应着,边走到了案几旁。
    案几上平铺着一张简单的地图,上面都是黑色简洁的线条,和细小的文字。
    文字是用雅拉文所写,沐颂并不认识,看上去像是一个个蝌蚪。
    雅拉王察台先用手指着地图下方中间的地方。
    “这里便是雅拉城所在的位置,左边这里是羊崮关,右侧这里是渡口要塞……”
    沐颂看去由数条线条构成了一片长长的树叶形状,想来便是雅拉河谷。“树叶”中部是空白表示谷地,“树叶”的两个端头便是羊崮关和渡口要塞。
    雅拉城便由一个黑点表示,位于那树叶形状的中间空白处。
    沐颂豁然开朗,指着那树叶形状的右下角,说道:“那这里便是上野城所在了?”
    雅拉王察台赞赏地看着他,说道:“殿下聪慧,竟然识得这雅拉文字?”
    沐颂说道:“这倒不是,我小时候还在朝歌城的时候,便很喜欢研究御书房里的那张地图。那是朝歌帝国的全域地图,更加详实,而且是彩色的。”
    “不过在那张地图上,对帝国周边区域诸如北境,表示的就相对比较简单了。雅拉河谷也只是用简洁的线条标识而已。”
    雅拉王察台哈哈一笑,说道:“本王这地图肯定没法与帝国地图相比了。”
    接着,雅拉王察台又向沐颂仔细讲述了这次出征所涉及的路线及地名,诸如令丘湖畔王庭、大帽丘、狼门山、瓦伦湖、木格城、哈林城,甚至还有位于草原深处的卢斯山丘。
    由于沐颂对地图颇有研究,虽然他不认识那雅拉王文字,但是很快就记住了每个地方。
    而且这草原之上地形比较简单,绝对部分区域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只有零星一些山丘河流分布。
    听完之后,沐颂指着地图简单复述一遍,与雅拉王察台再次确认。
    “萨萨人的右贤王呼格浑部在这大帽丘北侧一带活动,伊留昆叶沙护悄悄增兵到大帽丘一带,与其对峙。”
    “明日我与恩和率军出羊崮关后,一路向西北方向,迂回到达这狼门山附近,截住后路,以防萨萨人北逃。”
    “而汐风率领木格军沿着乌兰山北麓一路西进,然后行至狼门山以北方位,主要是预警,牵制萨度主力的南下增援。”
    “由伊留昆叶沙护发起主攻,一举歼灭萨萨人右贤王部。”
    “舅舅,是这样吗?”
    雅拉王察台欣慰地说道:“没错,殿下说的丝毫不差。整体作战思路就是这样,其他的就是看情况临机应变了。”
    雅拉王察台将地图收起来,交予沐颂,说道:“地图你随身携带,有不清楚的可以向恩和询问,他对这草原地形极为熟悉。”
    沐颂接过地图,说道:“好的。”
    随后,雅拉王察台又陪同沐颂,带着山棕一起,前往雅拉城西侧的军营,向主要将领做了此次出征的安排及动员。
    回到雅拉城时,已是下午时分。
    山棕又拉着他前往“赤子团”巡视一番,“赤子团”的士气确实让他振奋,一个个精神饱满,跟打了鸡血似的。
    按照计划,由桑坤和阿米各率两千五百人的军队,而“赤子团”作沐颂的侍卫队随行。
    ……
    翌日一早,大军拔营出发。
    珞衣、宁一航、山棕随沐颂出征。
    山棕的“赤子团”一大早便列队在城门外,等着出发的命令。
    虽然直到出发前一天晚上,雅拉河渡口来人禀报的情况,仍旧没有收到上野驻军调动的迹象。
    但是,雅拉王察台在沐颂他们大军离开后,也即可前往了渡口要塞。
    大军在中午的时候,到达羊崮关隘。
    一座巨大的狼面人身像矗立在关隘要塞的城墙头,高逾数丈,威严耸立,面向高空。
    “狼”代表了雅拉人的原始部落赫雅拉氏族人的信仰,它就是伟大的高山神赫斯的化身。
    赫雅拉氏族统一北境草原之后,多部落之间逐渐融合,便形成了现在的雅拉人。
    沐颂听说这巨人像还是在一百多年之前,由一位叫管琕的朝歌人所铸造的。
    在当年,便是在这管琕来到雅拉河谷后,受到雅拉王的重用而推动了一系列的改革,让赫雅拉氏族人迅速壮大了起来。
    穿过羊崮关隘,进入大草原之后,大军便一路向着西北方向的草原深处行进。
    桑坤的左翼军行进在左前方数里之外,而阿米的右翼军行进在正前方,沐颂以及“赤子团”随后。
    严寒的冬季,多数的草原部落都在各处背风的冬场熬过严冬,因此草原上一片萧瑟。
    凛冽的寒风夹杂着雪粒漫天飞,砸到脸上让人生疼。
    众人一个个的眯着眼睛,低着头朝前行进。
    好在进入草原的第三天后,积雪便没有那么厚了,只是浅浅的一层,而且都已经结冰。这对于大军行进来说,便轻松了不少,行进速度也快了起来。
    沐颂转头看见珞衣脸腮冻得红彤彤的,有些不忍心,说道:“珞衣……”
    珞衣转头看向他,说道:“殿下,怎么了?”
    沐颂微微一笑,说道:“辛苦你了。”
    珞衣也淡淡地笑了下,说道:“这是珞衣应该做的。”
    沐颂明显的感觉到,这一次珞衣回来之后,两人的关系生分了许多。
    就像那天早上那兰朵所说的,当时他还没有特别在意。但是这几天相处下来,他发现珞衣有意无意地总是刻意躲着自己,而且尽量少的跟他讲话。
    他不禁为此有些神伤,不过他安慰自己,或许是这草原上的寒风吹得大家都没有心情的缘故吧。
    早在出发之前,雅拉王察台便派了人前往大帽丘,告知大军的行军安排。
    到第六天的时候,叶沙护伊留昆从大帽丘派来的人,终于找到了他们。
    那名传令官风尘仆仆地走到沐颂身前,禀报道:“参见殿下,叶沙护派属下前来禀报。”
    沐颂问道:“大帽丘那边一切顺利吗?”
    那名传令官回答说:“右贤王呼格浑已经提前发现我们叶沙护调兵部署的事,在此情况下,叶沙护也已经组织几次小规模的攻击,双方试探性的打了几仗。”
    沐颂心里一惊,问道:“那右贤王呼格浑可有逃跑的迹象?”

章节目录

灵魔颂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梦游的乌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梦游的乌鸦并收藏灵魔颂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