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张无忌忙着处理各种焦头烂额的政务的时候,陆渊也来到了位于藏地的萨迦寺。这座寺院是当年八思巴当年修习佛法之地,在他成为蒙元国师后,这座寺院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不论是大都城外的老喇嘛还是成都内的那些个番僧,都是来自于这座寺院。
    得益于历代元廷皇帝的加封修建,萨迦寺看上去极为庄严肃穆,若是常人来到这里,即便不是佛教信徒也难免心生崇敬。不愿往日香火鼎盛的寺院眼下却是没有一个香客,只有一群如临大敌的僧人在门口列阵,为首的是一个极为老迈的喇嘛。
    显然在藏地势力极大的萨迦寺早就知晓了陆渊的踪迹,或许在他踏上藏地的那一刻关于他的行踪就已经来到了萨迦寺,但也是陆渊没有刻意隐藏踪迹的缘故,毕竟他本就是想堂堂正正的压服密宗,不然以他的实力,只要他想,就没人能察觉到他。
    大摇大摆的来到那群番僧面前,为首的喇嘛双手合十行礼道:“老僧朗杰桑波,见过真人。”这位才是正儿八经的大元帝师,之前那个所谓的国师八思巴实际上只是催生出来的类似于护法打手的角色。
    陆渊打了个稽手道:“和尚可知贫道来此为何?”
    朗杰桑波道:“真人来此,想必我那四个不成器的弟子应该已然圆寂在真人手下,想来真人也是为此而来吧。”
    陆渊道:“你倒是想的明白,如今元廷覆灭,却是不知你这位大元帝师作何想法啊?”朗杰桑波面无表情道:“王朝轮转本就是天理,老僧不过一世外之人,只知参禅念佛,却是不懂这天下大事,真人问错人了。”
    陆渊冷笑道:“好一个世外之人,好一个只知参禅念佛。这藏地之民可不会作此想法吧,尔等自称佛门弟子,说是慈悲为怀,但私底下干的事怕是佛祖都会被你们气死吧。”
    此言一出,朗杰桑波还没什么反应,身后的一众僧人却是怒目而视,不少人连声呵斥道:“放肆,安敢辱佛。”朗杰桑波挥挥手安抚住众人的情绪,而后看向陆渊道:“真人来此,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些吧?”陆渊撇撇嘴道:“贫道自是不会如此无聊,说起来贫道也是好心想为尔等找个出路。”
    朗杰桑波道:“既如此,还请真人指教。”
    陆渊道:“好说,如今元廷覆灭,大明将立,你萨迦寺历代寺主多为元廷帝师,与其关系紧密,也借此机会独掌藏地军政之事,宛若国中之国。如今元廷已灭,你萨迦寺也失了靠山,想必盯着你们这个位子的绝不在少数,教派之争何其惨烈,想必不用贫道多言吧。”
    朗杰桑波似是被陆渊的话触动,眼神闪烁了下道:“真人这话未免有点危言耸听了。”陆渊毫不在意的道:“是不是危言耸听你心里应该清楚。”朗杰桑波道:“那真人所言出路在哪?”
    陆渊笑道:“自然是帮你们重新找个靠山了。”
    “明廷?”虽是疑问的语气,但朗杰桑波已然可以确定。陆渊点点头道:“不错,老和尚觉得如何?”朗杰桑波道:“那条件呢?”
    陆渊道:“条件也简单,帮明廷彻底掌握藏地,而不是之前那种国中之国的状态。你应该明白贫道的意思。”
    朗杰桑波道:“若是如此,有什么区别吗?”
    陆渊笑道:“那还是有区别的,最起码你们在藏地的地位还是可以保证的。要贫道说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僧人嘛,安心吃斋念佛就好了,这理政牧民都是官府的事情,似你们这般国中之国的作态,莫说如今的大明了,想必元廷也未必真就乐见其成吧。”
    朗杰桑波默然不语,却是陆渊所言正中要害。当年忽必烈为了稳定藏地,拜八思巴为国师,而后亲许藏地一切军政事务皆有僧人住持,但这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可谁曾想后来这帮僧人逐渐做大,藏地之民只知活佛,不识天子,元廷虽有意收回藏地,但诸多顾忌之下终是未能做成。
    片刻,朗杰桑波道:“若是老僧不答应呢?”
    陆渊道:“藏地寺庙多不胜数,想必总有些识大局的,老和尚你说呢?”
    闻言,朗杰桑波沉声道:“真人就不怕走不出萨迦寺吗?真人虽然修为高深,但若是我全寺僧人一拥而上,未必不能蚁多噬象。”陆渊轻蔑一笑道:“那便试试,看是尔等耗死贫道,还是贫道先绝了你萨迦派的道统传承。”霎时间,气氛就变得极为紧张。
    诸多僧人均注视着朗杰桑波,只待其一声令下便要围攻陆渊。但朗杰桑波却突然沉默了下来,若是年轻时,他绝不缺少这等舍身搏命的气魄,但他太老了,老的早已没了心气,他不敢拿着萨迦寺的道统去赌一个可能,即便是真的将陆渊留在这里,但元气大伤的萨迦寺能不能抵抗明廷的追责,能不能挡住其他寺院的围攻,他不能冒这个风险,不能让萨迦寺断绝在自己的手上。
    就见其闭上眼,略带痛苦的道:“既如此,一切便听从真人之意了。”身后众僧顿时惊呼道:“上师,不可啊。”朗杰桑波却是以自身之威望强行压住众人,而后道:“但真人需知,我萨迦寺虽然地位尊崇,但如今对这藏地之事却也难一言而觉。”
    陆渊道:“无妨,到时贫道走上一遭便是,只是还需老和尚陪同。”朗杰桑波当然明白陆渊何意,这是要他当个带路党,但既然已经答应了陆渊,自然就没有他拒绝的余地。只是日后他萨迦寺便要自绝于密宗诸派,只能依靠明廷存活了。
    自此陆渊便留在了萨迦寺,派人通知了张无忌让其调一队兵马过来,张无忌得知后也不敢怠慢,连忙派蓝玉领五千人马到藏地听候陆渊调遣。
    随即在朗杰桑波的指引下,陆渊领着大军将这藏地中有点分量的寺院挨个走了一遭,面对大军及陆渊高绝实力的威胁,大多数的寺院都选择了臣服,少部分负隅顽抗的要不就被陆渊伐山破庙,彻底夷灭,要不就是幡然醒悟,弃暗投明。
    不管怎么说,半年后,名义上整个藏地都已彻底纳入朝廷治下,朝廷随即派出官员前来将此地划分州郡,依朝廷律法管辖,而陆渊更是让张无忌召集诸多三教高人前来藏地,整合修订藏地的诸多经典传承。
    陆渊的想法很简单,短时间想让这些人彻底臣服融入自然是不可能了,那就先从文化入手,将根子上的东西来个彻底改变,而后只需要两三代人的时间,陆渊就可以保证日后绝不会出现以宗教干涉军政之事的出现。
    为此事陆渊在藏地待了整整五年,只在张无忌登基和大婚之时离开了一段时间。这样做一是为了镇压,二也是为了把控方向,免得有人在其中浑水摸鱼的动手脚,随着所有的事情都走上了正轨,陆渊这才逐渐放手,回返中原。

章节目录

诸天从鹤拳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得似浮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得似浮云并收藏诸天从鹤拳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