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裙摆 作者:荞西

    分卷阅读4

    熏妆,骷髅耳钉,黄的发焦的头发。怎么看都个性。

    可要不喜欢,乖乖。

    若溪不太敢回想她就这么在外面晃了一大圈,打扮的是你宋思韵,难受的可是我郁若溪。

    刚刚说过这身体对自己有影响,不过现在看来也影响有限。

    打开宋思韵的衣柜翻了翻,皮裤,金属,铆钉,该有的一个不缺。从别的柜子里好不容易翻出件还算正常的棉睡衣,拆了一包新内裤,其实吧……内衣内裤还是自己的,可心理上毕竟还是过不去。

    若溪坐在梳妆台前把这一脸诡异的妆卸掉,拿着衣物进了浴室。

    浴室很大,看来宋思韵也是个懂的享受的主,洁白的方形浴缸,整一墙面的镜子,以前的若溪很喜欢在洗澡时欣赏自己的身体,美丽女人的通病,可现在她是一眼也不想瞧,她还没法接受自己照镜子里面出现“别人”的脸。

    把自己泡进热水里若溪才长长的舒口气,把身上的粘腻全部洗掉,从里到外的洗。然后做心理建设,她没有被人……,她是出钱找了六只顶级的鸭子来服侍自己,只是在这场sm的游戏中她选择了m向……

    这么想很是阿q,要不然真的想自己是如何被六个人毫无人道的轮奸,若溪的指尖都在轻轻地颤。

    若溪之前还算是洁身自好,刘家维也没给她能出轨的机会,开始时紧密看护当宠物,若溪还有那么点yy的心思夜店和那个猛男相逢共赴激情一夜,真正放手不管了,若溪还有那个心情么。

    不论前世还是今生,为什么都要这样被男人肆意的捉弄呢,不管你宋思韵犯下多大的过错,受伤害的是我郁若溪。

    从一场伤害来到另一场伤害,一场精神上的碾压,一场肉体上的蹂躏。

    若溪躺在浴缸里许久,静静地,眼泪开始流淌。

    若溪是坚强的女人,前世没有因为刘家维掉一滴眼泪,但这不意味着同样的伤害可以接连承受两遍,这已经把她的身心肉体搅成一团肉酱。。

    直到浴缸中的水变凉,若溪缓缓睁开眼,眼泪已经消失不见,眼中一片清明,嘴角确是一丝嘲讽的笑容。

    孩子们,你们不该招惹我,所以,你们真的不可原谅。

    是啊,我不是宋思韵,可我就更有理由来惩罚你们。

    可是,谁说我不是宋思韵,我当然是,不然,谁和你们玩下来的游戏?

    若溪,不,思韵笑得魅惑的众生,她从水中站起跨出浴缸,。

    擦干净水,思韵赤裸着身体走出去,她站在房间中的穿衣镜前,她要好好的看看自己拥有怎样的资本。

    皮肤白腻,光滑,通体几乎没有伤疤,个字高挑,身材修长,腰盈盈不堪一握,胸部很饱满,形状极好看,乳晕是淡淡的粉红。很漂亮的腿,修长,洁白,皮肤细致光滑,小巧精致的脚丫,赤裸着踩在地板上,精致而诱惑。

    身体很漂亮,让思韵很满意,可以说前世的她都没有这样的皮肤这样的身材。

    脸,思韵往前走了走,靠近镜子来看。

    思韵微微眯起了眼,眼前的这张洗尽铅华的朴素的脸,竟让阅尽美女的自己心生赞叹。

    说不出好在哪里,绝对不是妩媚动人让人一见热血沸腾的那种,但是很深刻,看见了就忘不掉。

    细挑的眉,眼睛不算太大,笑起来微微的弯起,小巧的鼻子,嫣红水润的薄唇,细到看不见毛孔的肌肤,尖尖的下巴。

    很奇怪,五官单拿出来都是极动人的,可组在一起到算不得什么倾国倾城,可偏偏又有着一股子摄人劲儿。

    思韵心头一动,好像曾经见过这种感觉的女人,那是以前拍戏时很经常能看见的一个女人,总是演不起眼的角色,长的只能说清秀,在娱乐圈说不上多漂亮,能注意到她是因为思韵无意间发现,不管她演什么角色,她都能把角色的感觉演的极为透彻,妓女,秘书,服务生,全是小角色,可就是像老戏骨一样演什么像什么,但细琢磨演技又说不上极好,所以只是在二三线之间徘徊。

    当时也曾感叹过算是奇女子一枚,但想想也就抛到了脑后,可这张脸又让自己想起了她。

    思韵盯着镜中容颜许久,微笑了一下,穿上刚才翻出的睡衣,坐在梳妆镜前。

    翻出所有的化妆品,颜色倒是极全。

    挑出淡粉色和金棕色,在眼上描描画画,将睫毛夹得弯翘,唇上点上浅粉色的唇彩。

    头发在一侧高高梳起,团起来。

    很好,思韵笑笑,把妆卸掉,又挑出紫色系来。

    眼角加深一点,恩,眼线微微拉长,唇膏颜色稍微暗一点。

    还没有干的头发用吹风机吹成大卷。

    真是好极了。

    就像思韵猜的那样,宋思韵和那个女人,独特的韵味就是,她们可以扮什么像什么,粉嫩的萝莉,性感的女人,哪怕身上还穿着睡衣,那种味道是由内而外的散发出来。

    这也就导致了,宋思韵扮太妹扮的彻底的紧,气质都写满了我要堕落。

    真是天生尤物,思韵细长的手指触着镜子,镜内镜外,两根葱玉手指相抵。

    思韵无声的笑笑,镜中的魅惑女人眼波流转。

    本钱,好本钱,真的没让我失望。

    第五章   探寻

    刚把妆卸掉,张伯就来敲门了,以前小姐就是洗的太久着凉,以后时间一久,张伯就会来敲敲门叫叫小姐。

    思韵过来开门,看见管家端着羹碗站在外面,她笑笑,“不是说我下去吃吗?”

    张伯说:“怕你一忙就忘了,干脆端上来。”

    张伯和思韵一起进屋,张伯把羹碗放在桌上说:“少爷今天恐怕又不能回家吃饭了,小姐你想吃什么?”

    少爷?他不能回家……难道这个家里的主人只有自己和那位仁兄么?

    思韵笑笑,“您看着弄吧,天气热,清淡一点。”

    张伯点点头,嘱咐了思韵把羹喝了,然后琢磨着菜单下楼去了。

    思韵之前环视过一圈,墙上桌上都没有什么照片,端起羹碗喝一口,坐到电脑前。

    想想,思韵点开浏览器,打开新闻,却看到自己放大的照片,笑颜如花。

    不,应该说看见若溪的照片。

    “著名女影星郁若溪昨日被发现死于公寓中,死因为割腕自杀。”

    标题简单而凌厉,戳痛思韵的眼。

    思韵闭上眼,镇定好大一会儿,同一个时空,相近的时间,看来自己没有离开太远,稳稳心神继续看了下去。

    人之已死,其言尚善,文章不吝语言将郁若溪的成就天夸海夸一番,几岁出道,演过多少影片,得过多少奖项,自杀原因轻描淡写事业退步无法承受打击,半个字没提到他刘老人家。

    思韵看着自己的死讯,盯着盯着就乐了,我都死了你们都不能实事求是一把还我一个清白,还有刘家维,我都死了你还要继续打压。

    讽刺又有趣,狼心狗肺的男人。

    郁若溪的追悼会十天后

    分卷阅读4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女王的裙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荞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荞西并收藏女王的裙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