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裙摆 作者:荞西

    分卷阅读43

    迷,可能明天才能醒来,吴安娜让思韵先去休息,宋思远也让思韵先回去,说自己在这儿看着就好,小孩儿一看就是晕机,很奇怪以前还没有。

    思韵点点头还是出去了,按照尹柏城说的,宋思韵的房间在二楼最靠里面的那一件,推开门,果然是,全是粉红色,很明显的女孩儿房间。

    可是这不符合宋思韵的想法啊,她也有这么嫩的时候?也不好说,回国五年了,或许是回国后才变成了那个样子。

    和宋思寒有关,宋思韵是因为宋思寒的告白才回国的,宋思远是这样说的。

    宋思韵在怕在躲在逃脱。

    思韵走进浴室,把自己完全的代入到宋思韵的角色里。

    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宋思韵生日的夜晚,宋思寒他做了什么……他告白了,他对他的妹妹告白了,他以为妹妹不懂的吧,可是他的妹妹却什么都明白,这吓到了幼小的宋思韵,好像温柔的可亲的哥哥突然就变成了洪水猛兽,宋思韵害怕了,甚至于她自己都不知道在怕什么,她逃开了,逃离了这个房间,逃离了这个国家,逃离了宋思寒。

    那个夜晚,她跑进了宋思远的房间,而这个举动却恰恰的撕开了宋思远心中一条邪恶的缝隙。

    那一晚的宋思寒会是怎样的哀伤,怎样的孤寂。

    尔后是分离,长达五年……宋思韵真的不想念宋思寒么,怎么可能,宋思韵的手机里一直都存着宋思寒的照片。

    寒暑相见,寥寥不语,宋思寒的五年会是怎样的过去。

    宋思韵她怕,她终究只是个俗人,宋思寒无法无天可是宋思韵不可以,无法面对世俗,无法面对家人。

    再到后来的变化,是对宋思寒的抗拒,也是自己对自己的压迫。

    好像可以看见,宋思寒赤着脚,赤裸着上身站在宋思远的房外看着蜷缩成一团的小小的宋思韵,哀伤的眼,苍白的脸。

    思韵幽幽的叹口气,关上花洒,把自己擦干,换上干净的纯白的睡衣走出浴室。

    “哥哥……”好像还沉浸在宋思韵的世界里,哥哥就这么自然的脱口而出,带着些呢喃,——宋思寒靠在床尾的栏杆上,手插在宽松的白色裤子中唇角弯弯的看着她。

    即使是看过很多遍,宋思寒都会让人觉得惊艳,好像不论是哪一处,合在宋思寒的身上,都是妖气萦绕,这和思韵又不一样,宋思寒就是妖,漂亮的彻底,妖的也彻底。

    他从头到脚,从黑发,从总是雾蒙蒙的眼,从嘴角一个小小的酒窝,从精致的锁骨,从浑身上下任何一个地方诱惑你。

    可是看向思韵,宋思寒的眼睛却是分外的明亮,弯起的嘴角化成的笑并不温婉,带着邪气,带着点压抑,“回来了啊。”声音低的如同叹息。

    思韵看着宋思寒,向他走过去,宋思寒直接抓住思韵的手腕把思韵压倒在床上。

    思韵皱皱眉头,宋思寒还是一样的笑容,轻,妖,惑人,这么近的看更是如此。

    “思韵,你都忘了,不要叫我哥哥。”宋思寒的眼神中有许多连思韵都看不懂的东西。

    这个男人很危险,尹柏城是思韵无法把握的人,而这种感觉在宋思寒面前尤为强烈。

    思韵沉默的看着宋思寒,宋思寒也静静的看着思韵,忽的却笑出了声,“是我忘了呢,你不是思韵,对么。”

    第四十二章  同类

    思韵的手握紧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但声音还是很冷静,在这种好像完全被看穿的环境下。

    宋思寒还是低低的笑了一下,“别担心,没有神鬼,没有魔怪,我也看不穿你。只是我感觉的到,思韵离开的时候我感觉到了,她好像在挣扎,也好像有解脱,在一个瞬间,思韵好像就消失了,不再存在于这个世间……可是过后,思韵依然好好的活着,还和之前有了很大变化……我实在无法相信你是那个小思韵。”

    “你先起来。”思韵垂了下眼,这不仅仅是一个不能掌握的男人了。

    “很久没抱你了……不想起……”宋思寒的声音带一点耍赖的把头埋在了思韵肩头,这种时候的男人往往很容易激起女人的母性。

    但是没有激起思韵的,这个没心没肝的孩子,“你也知道我不是宋思韵……”声音清冷。

    “呵呵……”宋思寒埋在那里声音闷闷的笑,许久,宋思寒从思韵身上起来,沿着床边坐在了地毯上,他拉着思韵的手让思韵坐在了他旁边。

    “从那一天开始,我有点分不清楚,我到底是喜欢思韵,还是在等待你。”靠着床,宋思寒眼睛微微眯起,在回想着什么。

    思韵看看宋思寒,说不出意味的笑了一下,“你不喜欢她,也不喜欢我,你喜欢的只有这个身体。”

    “你是想说,思韵不在了我不难过,你出现了我也不害怕么?”宋思寒看着思韵,依旧拉着思韵的手。

    思韵沉默一下,“不是么,甚至于,你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就这么侵占了你妹妹的身体。”

    “我知道的……郁若溪,对么。”宋思寒笑得更妖。

    尹柏城之不能掌握在于他过于聪明也过于理性——这个似乎被掩盖了,聪明到过分的男人,任何事情都是可以拆开来分析的,他的天人所在来源于他的探查,你的每一点都可以让他得到能进行分析的东西,这往往让觉得防不胜防。

    但是思韵觉得宋思寒的无法掌握就完全脱离里了正常的思维范畴,甚至带上了些怪力乱神的色彩,这种感觉比面对尹柏城要无力的多。

    思韵没有问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宋思寒无奈的摸摸的思韵的头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因为你去参加了郁若溪的葬礼,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

    “我一直生活在你的监视之下?”思韵皱皱眉,还是问了出来。

    “没有,真的,我只是去探查了我想要知道的……你总会回来的,面对面的了解总要比我一个人的窥视好吧。”宋思寒摇摇头。

    “你妹妹还是不在了。”思韵叹了口气。

    宋思寒也沉默了下,“思韵……恩,确实是思韵……我也以为我会悲伤于她的离开,但事实上却远不如你的到来对我的冲击大,好像……我真的是在等你的到来一样……”

    思韵靠在床边看着房顶,宋思寒也抬起了头。

    这两个人,不过是第一天相见,可是没有生疏,没有隔阂,没有秘密。

    坦诚到可怕。

    思韵摆不脱内心可怕的熟悉感,甚至不知道到底是来源于宋思韵还是来源于她自己。宋思寒也有些迷惘,心中存了这么多年的人和仿佛只是为了等待她的她,到底心中是哪一个。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着,宋思寒幽幽的叹了口气,坐起来抱住思韵,思韵把手环在宋思寒的腰上,可以感受到两个人心跳,震在彼此的胸口,宋思寒温热,思韵清冷。

    这才是真正的同类,完全的从心底契合的同类。

    思韵呼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这个男人让她安心。

    “回去吧。”思韵幽幽的

    分卷阅读43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女王的裙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荞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荞西并收藏女王的裙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