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裙摆 作者:荞西

    分卷阅读61

    么揪着给扯了出去,再探进身来却是一个男人。

    “呀。”黛韵往后退了一下,闺中女儿怎么能这么靠近一个男人,这男子忒是无礼了!

    可是用手帕挡着脸还偷偷的看了一眼,“本王?”呀,这不知道那个缝里出来的王爷真是好看呢,可这也太不像话了。

    这王爷看着黛韵半天,忽是笑了一笑,“韵儿,这铜钱头倒真是没有刘海好看呢。”

    这哪里是赔不是?说的又是什么!还有,他怎的知道自己叫韵儿?

    可这哪里还顾得上问,他再这么看会儿传出去岂不是说自己不顾男女大防!

    “你这登徒子还不出去!”黛韵又娇又羞的还带些委屈的说道。

    这美得不像话的王爷还是一副不急不慢的样子,“韵儿,我是北寒王爷,你可记好了。”

    北寒王带着个含义莫名的微笑退了出去,然后彬彬有礼的在轿帘外说,“刚才小姐的马夫看见天空有一道佛光已追随而去,不如让在下送小姐回府好了。”也不待思韵答应,使了人驱赶了马车便继续往贾府而去。

    旁边的婆手已被一众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持刀侍卫吓的噤若寒蝉,只得乖乖的跟着走。

    黛韵这里已经是咬着手绢默默的流泪了,今天是怎的,不仅会湿了鞋让外祖母家的人看不起,这会子又不知道从哪招上的陌生男人,真真是说也说不清!

    一想到今后还要在外祖家住好些时候,这第一面便没得好印象,怎能不叫思韵悲从中来!

    泪珠儿打的黛韵那绣着青莲的帕子都湿透!

    马车吱呀一声停下,“小姐已经到了,改日,在下会再来看小姐的。”这般说完那男子就似是离去了,黛韵这才止了泪让婆子扶她下轿,婆子这会儿是偷偷的问了黛韵可知道刚才那人是谁,黛韵是不想再热闲话便愤悄的摇摇头,婆子便也住了嘴,这家养的婆子倒是不担心到处乱说可总也要防着,黛韵叮嘱几句,婆子唯唯诺诺的表示都记下了。

    这一下轿,黛韵的心情竟是好了许多,这外祖家的地上全是大块噌亮的青石板铺路,完全不聚水,这边走着,也不但心会湿了鞋,黛韵悄愤呼了口气。

    婆子扶着黛韵跟着引路的丫头穿过游廊,这般七扭八扭的过了好些屋子,再往前看就是正房,门口台阶上,坐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头,一见他们来了便忙都笑迎上来,说:“刚才老太太还念呢,可巧就来了。”于是三四人争着打起帘笼,一面听得人回话:“林姑娘到了。”

    这方进入房内就被一银发老太太抱入怀中,心肝肉叫着大哭起来,黛韵也哭个不住,好容易才被人劝下了。

    这当下就是一番介绍,那姐姐妹妹一一都见过,黛韵心下也感叹了番都不是俗物。

    这边撤了茶果,贾母命两个婆子带了黛韵去拜见两个母舅,可巧都不在,黛韵和两个舅母倒是很是聊了些家常。

    王夫人有些感慨的看着黛韵道,“你们苏州的姑娘皮肤就是好。”语气有些哀怨。

    黛韵虽是乖巧女儿也趁着父母不备看了些话本,这很是不好意思的想想,觉得恐怕是二舅舅冷落了二舅母了……这么一想黛韵就有些脸红了,却更是让王夫人感慨了下着小小年纪的就这般可人,长大了可会是怎么样。

    这边说着,老太太就命人来说传晚饭了,王夫人便携了黛韵一起去了饭堂。

    这正与姐妹扪说笑着,门外一阵响动,有丫鬟进来通传,“玉泽来了。”

    这早些便听说二舅母家有一个混世魔王,怕不就是这个玉泽,不知是怎样的惫懒人物!

    心中想着,外面就进来了一个公子哥。

    哪里生的惫懒!黛韵在心中轻呼一下。

    面如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活活的就像那些子话本里说的最顶尖儿的兔爷!

    哎呀,又想这种玩意了,黛韵又是脸红一下,可心下又有些子的小疑惑,怎的这般眼熟!

    这边贾母笑着说到,“韵儿,这就是你二舅舅家的玉泽表哥了。”

    这边玉泽已是饶有兴致的看了半天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众人皆笑,“又是胡说了。”

    这玉泽倒也不争辩,只仍是看着黛韵。

    这边黛韵奶娘来询问黛韵之房舍,玉泽只说同黛韵一起,黛韵脸儿更是红了些个,贾母也就应了。

    这边吃过饭晚上都歇了去,暂且无话。

    第二日,黛韵省过贾母往王夫人这儿来,正值王夫人和凤姐儿拆了书信看,黛韵虽不知原委,但听探春等姐妹说,金陵的薛家姨母之子薛蟠打死了人现下在应天府审理,母舅王子腾得了信息,遣人来说,唤取进京之意。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派派小说论坛myosotisme手打,转载请注明|

    第58章 单人房三人床

    这真是件有趣的事情。

    小思韵到底想干嘛呢?

    小思韵饿了,小思韵要找食物。

    其实掰着手指头数一下,小思韵也好几天没进食了。

    这会儿看着如花美眷小思韵就颇有些食指大动。

    而且好像还是大份儿的双份儿的,可以一次吃个过瘾。

    食物的觉悟怎么样呢?食物介不介意自己和另一个人一起被吃掉呢?

    其实食物们好想自己被吃掉哦!

    思韵站在房间中心,抬头看看镜子,又看看食物兄弟,突然就浅浅的笑了一下。

    很动人。

    其实思韵想的也特别简单,也就是想做了,大哥也可以,二哥也很好。

    就看食物们怎么想了。

    食物其实很心动,这个感觉很刺激。

    大哥其实是个在床上很有情趣的人,还真看不大出来,他喜欢带着思韵寻找新花样新姿势,很是闷骚。

    二哥其实也很有情趣,但他更喜欢的是小思韵张牙舞爪的扑上来在他的身上翻滚扑腾然后他可以半推半就的从了她,很是风骚。

    关于3p这种事情感觉是绝对强烈的,这何止是一个情趣可言,这种花样,这种刺激。

    独吞很好。

    可是谁先来吞?没有人想落后。

    也同样没有人觉得小思韵只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能动没人这么悲哀的自信着自恋着,哪怕是思寒他都不敢这样想,他再不平再酸涩他都知道思韵握不住,不管思韵是怎样的粘他腻他。

    所以想想如果是和兄弟来这样的一场。

    好吧,宋思远和思寒沸腾了。

    食物扑了上去。

    思韵开始了她的大餐。

    三明治啊热狗,本土化一点的肉夹馍。

    思韵都是中间那最香喷喷的部分,唇,颈,无不甜美无比而无法释口。

    食物的反扑,亦或是食物的同化。

    三个人将要融化成一个整体,纠缠,

    分卷阅读61

    - 肉肉屋

章节目录

女王的裙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荞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荞西并收藏女王的裙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