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过了多久,林沫儿只觉得自己似在云端里翻滚、似是在不得解脱的海里缠绵起伏。
    她似乎意识不甚清楚,只本能的要紧牙关闷不吭声。
    好痛苦啊,她在心里一声一声地呐喊着。
    她大约是想求救。
    她朦胧地安静地看着她敬爱的师父,她并不恨他,她这条命也是他给的,便如此还回去也罢。
    她只是有点累了,她从被师父侵犯开始就一直在想,为什么那样对她好的师父,会突然变了模样。他冷漠的脸、粗暴的动作,就像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林沫儿真的很感激很喜欢她的师父,她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决定,将来,将来等她长大了,要把所有的好都给他。
    她不认识什么人,大多数给她快乐的都是她师父,她希望师父也是快乐明朗的活着,那便是她满心的欢喜。
    她大约知道做这种事,这样高频率交合e的,一般是两个相爱的人,他们会满目绯红的房间里,暖h色的灯光下喝一杯酒,而后亲吻相拥,缠绵交合e,抵足而眠。
    可是师父并不爱她,师父只想狠狠地惩罚她。
    师父厌她恨她。
    她的肉体并不是痛苦,甚至因为y药被解开,轻松欢愉,柔软得宛若一滩春水,卖力迎合男人每一次入侵,亲密挽留,抵死缠绵。
    就在林沫儿以为自己会死在男人身下的时候,男人猛然增大抽插频率,硕大的性器深深埋在她柔嫩殷红的蜜穴里,浓郁粘稠的精液烫得林沫儿打了个抖,她双足被刺激得蜷缩,子宫里涌入男人大量的精液,如海浪般打在她柔嫩内壁里每一个角落。
    林沫儿顷寒明皙的颈部深深地仰起,承受着这一次被精液深深侵犯的高潮。
    紧接着男人的性器终于软了下来,“啵”得一声从她已经被插得殷红的蜜穴里拔出,她似乎还听见男人满足的叹谓。
    很快地,灵泉里哗啦一声,男人进入了灵泉,没有管她。
    林沫儿满身狼狈,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粘稠的体液几乎抹在了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既淫荡又凄美,像一个被凌辱完毕的淫物,等待着任何雄x下一次光临。
    林沫儿动了动手腕,被男人用腰带捆住的手腕,不知道在哪一次换姿势的时候已经被完全扯断。
    她的眼睛缓缓看向周围,她看见了师父的剑掉落在了烛光照耀的桌角背面。
    ……
    灵泉里的灵液突然剧烈的晃动,韩千尘猛然从泉水里出来,他浑身湿透了,乌黑的长发满是冰冷的水,他神情慌张地,目光瞬间看向林沫儿。
    他睁大眼睛,几乎是恐慌的大大喊:“住手!”
    紧接着,他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岸,急忙握住了林沫儿手上的剑。
    --

章节目录

【快穿】诱行(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蓝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茶并收藏【快穿】诱行(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