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时间来,没关系,不耽误我找你啊。
    王媞媞心里这么想,嘴上没说什么,只是继续问他考什么学校,什么时候考。
    他在手机上打字给她看,王媞媞瞄了一眼,毫不在意地嘱咐:“学习是好事,但可不许把我忘了!”说完伸手拍拍他的脸,像拍个小狗似的,莞尔又无情,姜年看了看她,收起手机替她开门,一直把人送到门口。
    一个礼拜后,王老板出院了,又赶上做寿,于是办了一桌席,趁机邀请了钟元龙一家,也算是为了缓和关系先做出姿态。
    王媞媞跟闺蜜出去做美甲,回来晚了,一进门就看见钟元那张大脸在那喜滋滋地笑,猜是王老板已经把场面做足了,该谈的也谈得差不多了,一家子的面子回来了,气氛也就和谐融洽。
    钟元龙见着她,先起身招呼:”媞媞,你总算来了,王伯伯和王阿姨刚还聊你呢!”
    本是笑不出来,但听他乖乖叫着家里那位“王阿姨”,王媞媞又忍不住挑起嘴角,又见钟家父母都在笑脸迎她,便也只能恭恭敬敬地走过去问好。
    钟家父母都是场面人,言语表情中完全看不出前嫌,转圜得自然,真像拿她当亲女儿看的样子问:“外面冷不冷,吃没吃饭?先吃点东西吧,你看你都瘦了……”
    王老板冷眼睨她,笑中带嗔:“你一天到晚不知忙些什么,去去,坐到小钟身边去!”
    众人瞩目,王媞媞不能不做点妥协,钟元龙一见王媞媞坐下来了便伸手揽她肩膀,从旁边拿起一个古琦的红礼品盒子借酒献礼:“老婆,送你的礼物。”
    王媞媞完全是出于身体本能的反弹,推开他,又往外闪了闪:“你老婆那么多,不知你喊哪个。”
    “哎冤枉,我就你这么一个老婆啊!”
    ”呵,你搂别人的时候估计也这么说的吧。”
    王媞媞不留情面,饭桌气氛也难免尴尬,钟家父母脸上挂不住,皮笑肉不笑,王老板指着他俩打断说:“看看这小两口还打情骂俏,现在的年轻人啊,谈恋爱有误会都是很正常的嘛,吃点小醋也没什么,要我说,过去的就过去吧,咱们从今天开始,都不许提过去的事!”
    台阶给了,钟家父母也都立刻表态:“对呀,两个人在一起哪能不磕磕绊绊,你看我们这么多年了还有时候吵架呢,要我说,不管你俩有什么矛盾,都是元龙的错,男孩子就该哄着女孩子,这小子大大咧咧,平常就是太热心太爱帮助人!媞媞也别跟他计较,他要是敢给你半点委屈,你跟我们说,我们收拾他!”
    钟元龙忙说:“对对,是我错全是我的错,亲爱的就别生气了嘛!”
    他嘴脸好,他父母嘴脸也好,但细细品,可全是避重就轻,只字不解释钟元龙先搞劈腿的事。
    王媞媞冷眼瞅着,鼻子哼了又哼,刚要反驳,王老板就起身给她倒酒:“你别不识好歹,这么多人都哄着你,你还想怎样?你跟元龙喝了这杯酒,就当这事过去了。”
    钟元龙也忙站起来帮倒酒:“王叔叔,您刚出院别忙,我来我来。”
    王媞媞捏着杯子捏得手指发白,目光定在冷酒白沫上,等钟元龙举起杯子时,她还是不动。
    “媞媞!”王老板叫她。
    她仍不动。
    “媞媞!”王老板提高了嗓门,钟家父母见状互使眼色,钟父大方地也斟了杯酒提杯:”哎,媞媞啊,我也不拿你当外人,你钟伯伯什么人,你也最清楚,我说两句,你和元龙之间啊应该多沟通,他一个男人有很多事要忙,你呢也不必捕风捉影,小题大作!”
    王媞媞咬紧牙腮,始终一语不发,最终只好举起酒杯灌酒进喉管。
    喝是喝了,这事儿过去了吗?王媞媞心里老有个疙瘩,一晚上兴致缺缺,疲冷地应对钟元龙。
    钟元龙问:“最近你都忙些什么,给你打电话你总不回……弄得比你爸还忙,难道你也动不动就谈几亿的单子?”
    他私下里跟她开玩笑开惯了,王媞媞抬起脚就踹他,压低声音:“滚,谁像你,天天混日子就知道泡妞……”
    她说这话时猛地刹住,意识到自己这几天也不闲着,便立刻转了话锋:“我最近在找工作。”
    “找工作?”   钟元龙以为自己听错了。
    “科大知道吧,我要进这个学校。”   王媞媞一边看手指甲一边随口说。
    “去干吗?”
    “当老师啊。”   王媞媞翘起腿笑,见大家都转过头来看她,耸肩挑眉:“你们看什么,我不能当大学老师吗?我好歹在国外也是念了个硕士回来。”
    王老板讥哼一声,并没有把刻薄的话说出来——别人不知道,他能不知道,王媞媞那学历有水分,沥一沥,只剩资本积累的核,她会什么不会什么,王老板太了解了。
    但他还是要鼓励:“好啊,你想工作就是个好事,不过教育口你还得求着你钟姨在高校那边帮忙托个关系……”
    钟母笑:“说得我好像神通广大似的,现在进高校也没那么容易了,当高校老师这种都得要博士学历了,没个三五年经验也讲不了课。”
    “哎她去做个行政岗也行,总归是个稳定的工作。”王老板觉得这个想法好,暗暗赞叹还是女儿想得长远,不过不砸钱的买卖干不成,不交易的业务是白玩,花钱在学校买个公职也不算难差,但混官场的还是不一样,官官要互,得体面,得优雅,最好有点实在亲戚关系的照应,这样才能生意兴隆,长富久安。
    王媞媞只是即兴提起,没想还倒给王老板提供了个思路,不过不管怎么样,她既然把工作的事情提出来,那么也算是给婚期延迟找了个勉强的理由。
    过了两天,王媞媞还真要去趟科大,王老板以为她面试,心里很是欣慰,觉得女儿终于懂事了,都知道出去工作赚钱了,果然是孺子可教。
    王媞媞去科大不是面试而是约人,她在图书馆大厅转了一圈,没找到人,便又去书架那里寻,这才发现那人在书架最后一排的角落里。
    姜年席地而坐,穿一身高领黑毛衣和深蓝牛仔裤,在午后耀目的阳光里沐着,膝盖上摊了本书,微弓着腰低头看,修长的手指翻插书页,他的头发盖上了光,白净的脸也有那样的光,王媞媞走过去的时候,他正好抬头,目光碎裂,好像是从书页中恍回现实。
    “你在这啊!害我一顿找!”王媞媞脱了包,放屁股底下,也同他肩并肩坐下来了。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