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玉来找姜年并不完全为了钱,但姜年还是给她了两千块,也许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
    但这两千块是姜年手里仅有的积蓄了,快过年了,他本该寄钱回家的,现在竟落了个自身难保,这个月的生活费都没着落了,所以就想到了借钱,可当他看到王媞媞那张脸,又不由自主地打消了这个念头,不知为何,他觉得羞耻。
    送走王媞媞,姜年便给沈嘉玉发了个信息,问她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她回复,便也没想太多继续学习去了,到了傍晚,他和林翰参加完联欢会后才看见沈嘉玉的信息——
    【我跟他谈不拢,我去找他老婆谈了】
    姜年稍微有些惊讶,她找钟总的老婆谈什么?难道沈嘉玉就不怕被人生撕了吗?姜年实在想象不出两个女人对峙的场面,一时竟不知如何回复。
    与此同时,王媞媞坐在新房客厅的沙发里正在等钟元龙回来。
    她不常回新房住,嫌高层公寓楼没有烟火气,但钟元龙总在这住,因为离他爸妈家近,所以二人新婚的蜜月期都没过完,她就又回到胡同老房子去住了,只有周末偶尔回来点个卯。
    她对房子也不熟,摸索着把音响打开了,放相声听,逗捧二角嬉笑怒骂,在屋内环绕四壁,她只点了一盏地灯,身上裹着大衣保暖,段子说到哄堂大笑处,她没笑,两眼只盯着茶几上的一件摆设看。
    那是她和钟元龙新婚时别人送的礼品,是件玉雕制品的送子旺财的四喜娃,白白胖胖的扎丫小孩子,四仰八叉地冲人笑着,俏皮可爱,王媞媞忽觉荒唐,噗地在不该笑的梗处笑了。
    大门响了,钟元龙回来了,喝了点酒,没站稳,定了定睛才看清屋里的人,笑得醉意朦胧,嗳地叫了一声老婆,便东倒西歪地冲过来要给王媞媞一个拥抱。
    王媞媞立刻弹起来,没等他人到跟前,手先伸出去了,啪啪两巴掌刷在钟元龙的脸上,给钟元龙打了个踉跄,酒也拍醒了:“哎!你……你这是干嘛呢?”
    王媞媞关了音箱,回头睥睨,言简意赅,只说了三句话——
    一,沈嘉玉今天找我了。
    二,沈嘉玉怀孕了,孩子是你的,她有诊断书。
    三,你等我律师给你打电话吧。
    说完,王媞媞提了包就要走,钟元龙上前拼命拉住她:“老婆!老婆,你听我说!听我说完好不好!”
    王媞媞甩开他的手,站住了,挑眉看他。
    “她是诈骗,她就是个骗子!她他妈都不知跟几个男人睡过,凭什么她说怀孕就一定是我的!你怎么就那么相信她!”
    王媞媞冷笑:“钟元龙,你跟人什么时候睡的自己都搞不清?”
    “我没跟她睡!”钟元龙咬住一口,死不承认。
    “没睡敢跑来说是你的孩子?”
    “所以我说她诈骗!”
    “呵呵,那可以啊,去做DNA啊,要是呢,你怎么说?”王媞媞云淡风轻,跟看一出狗血电视剧似的,边看边吐瓜籽的那种。
    “嘶,你得相信我啊,我这就是被她讹上了,我跟你说,这事我确实有错,我不敢跟她走太近,可我跟你说,是她借着公事来跟我套近乎,我当然没防备,再说你知道的,现在办公室小姑娘都往身上贴,真的,你不上班你不知道,她们真的很疯狂的,我们办公室好多这样的,也不管你结没结婚,能贴上就贴上……所以这就是变相的诈骗。”
    “她跟我可不是这么说的。”王媞媞微笑。
    钟元龙揪着眉心看她。
    王媞媞继续说:“她跟我说她对你爱慕敬仰,日久生情,你们两个都在承受道德煎熬,相爱又不能在一起……”
    “她胡说八道的!”钟元龙厉声打断,脸上愁屈盘结,很快就骂骂咧咧上了,也看不出是不是在演戏。
    王媞媞笑了:“那既然你们感情这么好,我还在这里干什么,不如早日给你们俩腾地方,你们也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老婆,你不能听她的,她就是来闹我的。”
    “我倒是看她彬彬有礼,态度不错。”
    “她那都是装的,平日里装得可怜兮兮,到头来心比谁都狠!”
    王媞媞讥笑一声:“听起来你倒是像被人强上了的受害者,还挺可怜?哈哈,那么,她既然来找到我了,那么就来说说你想怎么办吧。”
    “只要你不跟我离婚,你让我来处理,我保证她不会再找你!我一定能处理好,你放心!”
    虽然钟元龙不止一次闯祸了,但这次眼神坚定,信誓旦旦。
    王媞媞提醒他:“如果她再出现在我眼前,我肯定闹到你爸妈那里去,你到时候也别想舒服了。”
    王媞媞本是非常鄙视钟元龙的,不屑同他计较,但表面上不能太轻松,毕竟当初婚前约法三章,谁先违约谁就得付出点代价。
    她虽结婚不长,但深深参会其中道理,婚姻,就像一场巨大的博弈,你走一军,我便要将你一军,抓漏洞,抢先机,夺垒保帅,先发制人。她跟钟元龙这种低级选手玩,她的赢面更大。
    但这么让他轻松混过也太便宜他,王媞媞说:“我要出去散散心,过完年我想去南边度个假。”
    “我陪你!”
    “我不缺人。”
    “那……我出钱。”
    “嗯,那就多谢了。”
    这世界,还有什么不是钱能解决的呢?
    包括寂寞。
    王媞媞回到自己的住处才发现屋里停电了,人背运的时候糟心事往往也不单行,她点开手机里的手电筒简单洗了把脸,浑身冻得直哆嗦,只能爬回床去躲进毛毯里,还是嫌冷,倒未必是身体的冷,好像从心窝里发寒,她翻来覆去睡不着,拿起手机,趁还有那么点电量,给人发信息。
    如同坠入冰冷的大海中而发出一声求救。
    【姜年,你来。】
    她的地址写在下一条信息,一并发了过去,等他回应。
    如求救烟火散在黑夜苍穹微弱落幕,比一颗星还不足的光亮,迅速消失。
    王媞媞等手机的声响,等了很久没有回应,她再拿起来看,手机一点点的光也都被黑暗吞噬了。
    城市生活,手机没电如同与世界切断全部联系,王媞媞近乎绝望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两眼见黑地想,她终究还是不够强,到了夜里也会怕,也想要有个人来陪,既做作又没出息,活脱脱的大俗人。
    极度安静中,不知是幻听还是什么,王媞媞听见非常轻的敲门声,不在远处,就在近处,她竖着耳朵再听,嗒嗒嗒,好像就是在敲她家的门!
    王媞媞蹭地从床上跳起来,奔到门前,仔细听,门外传来轻声扣响。
    “谁?”
    王媞媞颤声问,在这么个黑漆漆的夜晚,谁也不知门外来者是谁,用意如何。
    门外一片寂静,无人应答,但过了一会儿,门上又响起——嗒嗒嗒。
    王媞媞汗毛倒竖,忽然又一想,当然回答不了啊,他不能发出声音呀!
    他是那个看见烟火就能奔游而来的人啊!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