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年来了。
    他不知道王媞媞这边发生了什么,还以为她出了事,尤其信息没有回应,打过去又是关机,他只好从床上爬起来,穿上衣服冒着寒风出门。
    他兜里就剩下三十来块钱,都用来打车了,到了地方才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王媞媞不是耍他吧?
    首先这个楼的位置处在胡同的老居民区里,周围环境跟城管来后的菜市场差不多,实在差强人意,其次这个楼实在破旧,连个电梯门卫都没有,实在不像是王媞媞这种富家女的住所啊。
    姜年迟疑,有了转身回去的念头,但既然来了,不如碰碰运气,她要是真耍他,也罢了,算他做人太实在,可要是不耍她,而是……
    不会遭人绑架了吧?
    姜年根本没容自己多想,一步作两步往上窜,找到她给的门牌,试探性地敲,直到听见里面王媞媞的声音,他才鼓起勇气继续敲门。
    王媞媞开门也谨慎,挂了条锁链开了门缝,瞧见是他了,才解开锁链让他进门。
    “家里停电了。”
    黑暗里,她声音听起来也柔弱。
    姜年跟在她后面进屋,她时不时要回头嘱咐一句:“当心!”
    “手机也没电了,我也忘了蜡烛放哪里了……”她像是有点感冒,鼻子一吸一吸的,姜年逐渐在黑暗中适应视力,借着窗外那点月光看清他现在正站在王媞媞的卧室里。
    “好冷!“王媞媞坐回床上,掀开被子盖住腿,又说:“你过来嘛。”
    嫌他站得远,姜年只好往前靠过去,王媞媞又伸手去拉他的手,仰着头看他,他俩谁也看不见谁,但又模模糊糊地能看出点轮廓来,是鬼影子似的两个人。
    姜年抬起另一只手抚王媞媞的脸,好像黑暗反倒给了他一点勇气,如同这黑赋予了她一样的眼盲,使她虚弱,使她残缺,而他便不再担心自己异常的沉默。
    “姜年,你来……”
    她捧着他的手,在他温热的手掌心里呼一口凉气,姜年也坐下来,同她一起并排靠在床后,坐了一会儿,王媞媞说:“这么坐着不舒服,我想躺一会儿了。”
    他又犹豫,只觉她在一步步诱他向前,这不是温柔乡又是什么,都上了她的床,还要钻她的被窝!
    幸好黑暗给了完美的遮羞布,她看不见他的脸变了绯红。
    “姜年,我累了。”王媞媞滑下去,拽拽被角,裹紧。
    姜年也只好脱掉外套,想了想,也解了裤子,他里面还有条衬裤,还不算太有失体面,躺到床上,也只是靠在最外边的一条,搭了个被角,半躺。
    然而,王媞媞贴上来,匀给他一些被子,不小心,闷声打了个喷嚏,姜年便隔着被子去拥她,她攀出胳膊也去抱姜年的脖子,这才发现他整个人如火炉一样发热,胸膛是热的,后背是热的,像是个活体暖手宝,专门来给她取暖的。
    姜年也抱着王媞媞,但抱得很谨慎,更竭力排除那些非分之想,他尽量不让自己跟她的身体贴得太近,不过,在无意中碰到她的脚,姜年又诧异那双小脚怎么会冻得这么冰凉?
    “我困了,姜年,你能陪我睡一会吗?”
    她是真的累了,跟平日里的她有些不同,不野不狂不色不妖,没有白日虚妄的矫饰,此时此刻,姜年觉得怀里的人好像逐渐下沉,她缩在他怀里哼哼嘤嘤,像是回到了母胎的状态,软弱,幼小,无辜。
    这反而让姜年放松了不少,轻拍她的后背,像要哄她睡觉,自己则也阖上眼睛,闭目沉浸在安静里,就像很多年前,母亲这么哄拍他,他也这么哄拍底下的弟弟妹妹们,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带着不同身体残印来到世界,共享一个家庭的爱,妈妈说,爱不分血缘,不分性别,不分相貌和身体的形状,只要你想,你就能爱。
    “所以……那些邻居说的是真的,说我一点也不像你,你不是我的亲妈妈,我也是妈妈捡回来的……”
    这个问题,他一直不敢问,好像在他还能哭出声音的时候,母亲就带着他一直走,走了很远的地方,好像在记忆开始的地方,他就在远行,母亲一边为人医病一边教他手语,他逐渐不再哭了,安安静静地与母亲打手势交流。
    可再安静,也有烦躁不安的时候,这一问题不提出来,要憋坏心口。
    他问这个问题时,手势打得很用力,一下下扣胸口,扣掌心,抿嘴,怒目。
    母亲只是望向窗外,那时候她已经得了病,但她并没有透露一个字,只是举起手来缓缓给他反复比划——人和人,还有爱可以遗传。
    “姜年……”王媞媞哼了一声。
    姜年睁开眼睛,屋内已有微光照进来,天没有大亮,但已经看得清屋里的轮廓和人了,他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原来他睡着了,而且还睡了一晚上!
    几乎出于睡意本能,又把怀里的人搂紧了。
    她缩在他脖子口,头发摩挲他下巴,弄得他有点痒,不禁往怀里瞧,那人像个孩子似的睡相甜美安静,短发乱蓬,粉色睡衣领口露出白白净净的颈子,散出点玫瑰奶香,脸也压得红扑扑,小嘴抿着,像在梦里跟谁怄气一般,看得让人心软绵绵的,姜年想,这时候亲她一口她应该不会发现吧?
    人一旦有了什么执念便开始惦记起来不肯放过,也是离得太近,太容易下嘴,他低低头就碰得到,但不知怎么,当他嘴唇碰触她皮肤的一瞬间,他的心突突地猛敲了几下,也是该死,男人总在清晨时多出一些反应。
    这反应并不舒服,平常也有,但没有这时候这么强烈,他胸膛的温度和气息让他无法继续安睡,吻了一下,很轻,总觉得不够,不如再来一下,竟忽然贪心起来,姜年克制不住地连连吻王媞媞的脸颊,一下下啄着移到嘴唇。
    王媞媞哼了一声,睫毛动了动,他这才停下,看她扬起脸来,眯缝着挣扎地看他一眼,又阖上:“唔姜年……”
    她的嘴唇凑碰到他的嘴唇,唇间荡起微笑,吐出字来:“早啊……”
    她最后那个音拉得还不够长,姜年便侵吞了她的嘴唇,舌尖一挑便轻易进到她的口中,缠吻轻吮,姜年一边感受身体出现的强烈反应,一边沉溺在她的香唇热津中,而在王媞媞终于发出一声娇懒呻吟时,他便再也忍不住地一翻身,顺利地把王媞媞压在身下,她抬了下手,他手指交握住,吻也逐渐加深,舌滑灵动,唇唇不分,王媞媞也开始半睡半醒地迎合他,吻得如同依附。
    而姜年则被她的回应彻底点燃了激情,手不自觉地去捧她的脸颊,嫌不够,还要吻下去,吮她的脖子,咬她的衣领扣子,手指插进她浓密的短发里,人伏下去,被子滑落,露出矫健笔直的脊背,年轻的骨骼和紧致的皮肤散发出青春独特男性荷尔蒙的野性,把王媞媞圈在两臂中间,像是牢牢箍住猎物。
    而王媞媞这会儿已经彻底醒了,手轻抚,语哼嘤,带着点沙哑的声音说:“姜年,我想要你。”
    与郎(17)(肉)
    姜年也想要王媞媞,腹下灼烧,勃勃胀痛,除此之外,心如擂鼓,血脉贲张,但他又生怕自己像上次一样尴尬,只好竭力放缓动作,一抚一摸都极尽柔情,但欲望却又如困兽般难以驯服,在吻里、揉捏处、还有不自觉的挺动中,熏得眼圈发热,头颅轰轰,到最后,只剩下男人,女人,以及空气里暧昧的赤裸欲望。
    王媞媞则苏醒朦胧,又被姜年爱抚得动了情,睡眼惺忪地承着热烈的激荡欢愉,免不了要哼嘤,要撒娇,被他噙着唇,又咬着乳,整个人也黏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感受他身下欲要发动的进攻,坚硬,硕长,她不自觉地扭腰配合,迎他,两腿也攀上去,像蔓藤滋长,牢牢寄生。
    姜年喉咙紧咽,手滑下来,扯开王媞媞的睡衣,看清她胸前雪白肌肤和两耸丰乳,再到苗条的小蛮腰,腹脐,一抻一拉,被子掀去,她的睡裤连同内裤一起被他褪去。
    露出密地森森一片,饱满白软,再劈开她的腿,两页敞开,娇粉嫩肉,也都看得再清楚不过,姜年伸手去摸,摸得王媞媞哼了一声,不自觉颤抖起来,同上次,甚至上上次一样,黏湿泥泞,是蕴熟的肉贝。
    “姜年,你来。”
    王媞媞枕着手臂,赤裸裸躺在那里看着姜年,眼睛迷乱,坦率又淫荡。
    姜年双眸发沉,不作一语,就只有动作来表达一切。
    他凑过去,又捏着她屁股往自己的方向拖了拖,撩起她一条腿,握出自己那物,用红湿的菇头在她鲜软的肉口上磨,挑撩唇缘,内有嫩衣子的肉,冒出水来,湿滑黏腻,肉肉研磨,汁液积流,他试探,寻找,没什么经验,脑子混乱,只觉得浑身酥一阵麻一阵。
    王媞媞被他磨得身下热痒难耐,如蚁钻心,又生出绵绵爱液,抬臀扭身,总想要他进来,顶进来,狠狠的。
    可姜年却反而没那么急,他顿在半途,像是想到什么,忽然朝王媞媞比了个手势,不必问,王媞媞也看得懂,他在问她,有套子吗?
    姜年虽然是个新手,看起来笨拙粗鲁,但真要行那事,他还讲究规矩,王媞媞想了一下,转身去拉开床头柜,他见她半起身子,白玉手臂侧处坠着硕圆的乳,忍不住伸手去抚她。
    可惜他说不出什么赞美的话。
    若能够,他一定夸她的奶子长得好看,手感也好,光看着就让他受不了。
    王媞媞被他摸得乳头发胀,手便又缩回来,转过来蹬蹬腿,像小孩子撒娇:“嗯……姜年,我不喜欢套子摩擦的感觉,里面皮肤嫩,不舒服……你要不就先进来嘛……”
    这么敢玩的吗?
    就这么相信他这个白龙会所的人吗?
    姜年目光沉下去,手里那物早就要爆,正陷进一处小肉窝,听她这么一说,按住她的肩膀,蹙眉,送腰,挺臀,王媞媞咬住下唇,半空中张了张腿,暗吸一口,轻吟:“啊……姜年,就是那里……。”
    姜年狠狠一顶,紧箍的肉口收缩,半晌,他不知魂去何处,再回神,他已出于本能地一送一抽两次了,可就这两下已经把王媞媞弄得欲死欲仙,面色潮红,她哪里想到,姜年那东西能顶得那么深,还那么舒服,像搅着她肉似的,旋进旋出,一入到底,抽出无尽快美。
    是她低估他了。
    姜年不知道,只凭本能了,他几乎是控制不住自己要一下下顶弄身下的女人,每一下好像都撞进女人的体内深处,带着强大的征服欲,驾驭,凿深,挖掘,好像这神秘的异性体内像有个漩涡吸着他,他摆脱不掉,挣扎,又舒服到透顶,他从没想过,原来做爱竟是这样撕扯、牵连、相吸又相斥的过程,而恰恰就是这个过程令人无限着迷。
    王媞媞也陷入巨大的美妙中去,这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以前没有过,现在更不可能有,尤其想到那个内虚的钟元龙,除了会打嘴炮会泡妞,再不小心搞大别人的肚子外,真是一点性魅力都没有。
    但姜年就不同,他只做不说。
    做起来也生猛,他每一次有力抽送都能把王媞媞颠入高点,抛上去再荡下来,眩晕,不适,但又极其刺激,她抱着他,推他,但又要贴着他,起起伏伏,夹紧又松开,她竟渴望起他带着点蛮暴的每次撞落,他发不出声音,但床板吱呀,他的脸冷酷又毫无表情,像在施虐的人,用力捏住她的臀,掐着她的腰,朝自己身下迎贴。
    “唔唔!好猛,你干得我好舒服的……”
    王媞媞鼓励他,又偷偷欣赏他严厉又粗野的一面,正是他那样严肃极致的表情让人更着迷了。
    动情又动念,王媞媞抬起半身,撑住去看他们交接的地方,他那长物笔直进出,旋扫又抽拔,他伸手扶她抱起来,像做某种体育运动,把人抬高,上下套动,再低头,去吃她波缠的浑圆乳房。本文來自于3W。RǒùRǒùωù(肉肉屋)。ΟRɡ☆
    “啊!姜年!”王媞媞朝后仰头,想笑笑不出来,哼哼两声紧夹向上,任一波强劲电流扫过全身,酥得不能再酥,是来了高潮。
    “好舒服啊……怎么那么舒服的……”
    这是真心话,王媞媞想,自己真是要奔如狼似虎的年纪了,以前从来没觉得男女这档子事有什么意思,现在反倒着迷了,能不着迷吗,她贪恋这种极致的享受,纯粹肉体的愉悦。
    姜年被她夹得受不了,只得把她放下,举高双腿,从腿间入,可这缝隙更紧,入得他眼火直冒,王媞媞故意向里一缩,姜年便抽了两下就不行了,还是缺乏点经验,那物在内热跳,姜年慌乱立刻拔出,那东西也就跟着喷射开来,弄得她肚子上、腿上和胸口处到处都是白液。
    王媞媞笑起来,姜年却笑不出来,整个人到了顶端,摔下去,落不到地。
    不知怎么他想起了冯奇思的话,那时候冯奇思还在给他做思想教育,顺便指导技巧一二。
    冯奇思说,你也别有太大压力,试着跟她交往一下,拿出交朋友的感觉约她,吃饭啊逛街啊怎么都行,就是陪着她。像王媞媞这种之前没接触过我们这些人的年轻富家女来说,其实很好搞的,她们对我们就是以好奇刺激的玩乐心态为主嘛,所以你也要配合,放松心态,真诚待人。
    姜年皱眉沉吟。
    冯奇思继续笑,笑得别有用心:“你没听过那句话吗,通往女人心的最好通道是女人的阴道嘛……不管怎么说,当她愿意跟你发生实质性关系时,你的机会就来了,搞女人只要搞得她们舒服,她们感情上就容易依附你……
    当然我不是叫你真的跟她搞恋爱,我是叫你攻心,等拿住了心,你牵她走,她就得跟你走,这就叫作策略。”
    所以,她的心,他拿住了吗?
    姜年看着王媞媞粉莹的脸,被吻红的唇,她也正微笑看着他,他伏过去吻她,抱她,她也乖巧地由他搂着,手从他的脸庞滑落到胸口,指尖轻拂,似有似无,姜年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她提住了。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