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年帮王媞媞擦干净身,又去收拾床上一片狼藉,拾裤子时,从兜里掉出他廉价的烟盒,王媞媞瞅见了,先起身捡起来。
    姜年有点不好意思,但看她正拿出一根搁在鼻子底下闻,一脸犯瘾样,不免觉得好笑。
    “哎,好久没抽,想来一根了。”
    她这是给他传话呢,姜年只好从另一只裤兜掏出打火机,一伸手,递到她跟前,王媞媞却不接,叼着烟,等他给她点烟。
    姜年看着她,一掰手指,一簇火苗在王媞媞眼前窜升,她凑前吸一口,烟雾腾起,在不大的卧室里成一朵缥缈的云,她抬起眼睛问:“你也来一根?”
    她那么放松,好像怎么都无所谓,烟盒抛回来,姜年抓住,便也抽出一根点了,没有一点往常的羞愧。
    “不冷吗?坐过来。”王媞媞给他示意床边的位置,“没事,你把书桌上的那个笔筒拿来当烟灰缸。”
    姜年回头看,旁边桌子上果然立着一个笔筒,但笔筒看起来像个古董,璞玉无暇,晶莹剔透,有些年数,也不见失色,里面插着几根破旧竹杆毛笔,早干了毛,没了墨,怎么样都不像是王媞媞这号人物用的东西。
    像是个老人的物件。
    王媞媞看他犹疑,果然解释:“那是我爷爷的,据说是以前清朝皇帝用过的……谁来着,乾隆还是康熙,再不就是慈禧的!”
    还真是个值钱的东西!那拿来烟灰缸?
    “管他呢,反正就是个装笔的破玩意。”
    姜年想笑,压住嘴角,把笔倒出来,拿到床上去,同王媞媞一起并排靠在床上默默抽烟,两个人一起盯着这笔筒看,好像等着谁先往里磕灰。
    当然是王媞媞先往里弹,笑:“装笔,可不就是装B嘛!”
    姜年看她一眼,她正自吹额前碎发,他忍不住伸手去帮她撩开头发,她转过脸来看他,他便低头吻她。
    烟气从二人的唇缝中冒出来,是他喂了她一口烟,还是她吐了他一嘴烟,谁也分不清,只觉得烟草味里似又混杂了口脂香,暧昧不清,又唇齿相连,他可惜不能发出一声低吟,只能搂着她,把头埋进她胸口。
    她身上到处都是温软,捏着,揉着,吻着,他又想要她了。
    王媞媞灭了烟蒂,缩了缩脖子:“你要是能快点咱们就再来一次,因为我还想睡会。”
    姜年捻了烟,点点头,把她一拖,一压,动作比第一次利索多了,王媞媞在底下发出一声尖笑,同他在床上打了个滚,赤裸裸,掀翻被褥,在沉默里急喘,缱绻,黏灼,压磨顶挫,一耸耸,男女背影叠加纠缠,起伏,又浪起,太猛了,王媞媞只好伸出手臂去掰床头,汗湿全身,可忍不住还要往上泳,水花澎湃,她禁不住那人在自己体内的猛力捣搅,从喉中发出一阵媚声,像猫叫春似的,沾在水上,迟迟不退,又哼哼喘息,再一声,叫得荡声荡气,跟丢了魂一样,谁让这年轻的“少爷”弄得人疼又弄得人酥麻。
    那只笔筒滚到地板上,烟灰撒了满地,也不知滚到何处去,不过——谁在乎什么皇帝老儿,遗老古董,价值连城……此时此刻,只有床上的风情旖旎才算是真宝贝。
    睡了不知多久,王媞媞闻着有股清香味儿,嗅着嗅着醒了,听见厨房有油声,搓搓眼睛披件衣服就下床去,是姜年在厨房炒鸡蛋。
    “来水了?”
    姜年回头看她,她倚在门框上,挠着短发,伸长细颈往锅里看,身上穿的是竟他的衬衫,略显肥大拖到屁股根,前面没扣扣子,什么都看见了。
    原来做爱后女人穿男人衣服本身不性感,是穿不完整的样子最性感。
    王媞媞仰着脸冲他笑:“哎,你还挺厉害,我头一次被人伺候吃早餐,咳,别说,你这服务还真是越来越到位了……”
    姜年嘴角弯起,当她是夸他,忙里忙外把盘子盛好,那边王媞媞已经漱了口坐过来吃上了,他也跟着坐下,看她迎着阳光的脸一直漾着笑,不知怎么,他觉得自己心里也暖烘烘的。
    吃了饭姜年要回去,王媞媞说:“你那个宿舍一个人都没有,还没暖气,你大冷个天跑回去干吗,不如把东西搬来,就在这学习,你看怎么样?”
    姜年脸有点发热,但也没躲她的眼神,在手机上打字给她看【谢谢你的好意,我不想打扰你的生活,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再来就好。】
    有些事,做归做,他还得把握好服务者的心态。
    “我叫你多麻烦,不如我随时来,你要真觉得不好意思,就有空帮我浇浇植物,打扫一下卫生,放心,你打扰不到我生活。”
    王媞媞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我这几天要参加入职培训,白天都在开会,可能没法跟你联系,有什么,你发信息,我晚上回来说。”
    姜年诧异王媞媞还要入职,不知她从事何种职业。
    犹豫很久,姜年在手机上打字【还是不太好,如果你想找我,请你到白龙会所来找我吧,我们以后可以在那里见】
    王媞媞看着这几行字,挑眉,看了一眼姜年,哼笑一声,说了一句ok,便穿上大衣拎了包出门,姜年跟着她一起往外走,走到楼下,王媞媞顿住,从包里掏出钱夹,抽出几张递过去说:“那我这个周末去白龙会所,你准备好。”
    说的就像是老板对下属下达命令,但干净利落,毫不扭捏。
    姜年犹豫,没接钱,但王媞媞还是把钱塞到他手里了:“拿着吧,小费。”
    说完,头也没回,蹬着双靴子一溜烟下去了。
    她没等他,自己开车潇洒而去。
    姜年也没想着跟过去,慢腾腾在后头走,又想起冯奇思的嘱咐——
    【……你得把她吊住了,然后再牵着她让她多来店里消费,别忘了,她是咱白龙会所的客人,你想赚更多的钱,就得把人往店里带,懂了吗?】
    冯奇思就有这种本事,能把每个客人的心理和行为分析得精准不差,姜年没有成功辞职,倒是也进行了个入职培训,很简单的道理——他得继续干下去,带着任务去约会,这样他这个月的工资和提成才能都赚到手。
    那么,现在的任务进行得也快到一半了吧?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