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郎(19)
    沈嘉⽟觉得最近⼼神不宁,⼯作上更有些⼒不从⼼,孕期害喜的症状开始逐渐呈现,接连⼏天她吃不下睡不好,脸⾊苍⽩,没 来由地头发晕。 那天钟元龙去市⾥开会,她没去,其他秘书跟着去了,也赶巧办公室那天下午⼈不多,有⼏个打扮⼯⼈模样的⼈上来说是约好 时间要来修经理会议室的窗户,沈嘉⽟便想也没想地带着⼏个⼈进到⾛廊⾥⾯的房间。 那个房间的私密性很好,⼀般是老总级别的⼈单独会⻅客⼈的地⽅,最近听说窗户的百叶合不上了,都挺着急的,沈嘉⽟虽然 不负责这事,但现在临时找不到⼈,她还得帮着协调。 可谁想呢,这刚到会议室,就有⼈从后头捂住了沈嘉⽟的嘴,⼜来了两个⼈上来绑住她的胳膊腿,⿇袋⼀套,眼罩⼀蒙,她还 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扛下楼塞进⻋⾥。
    现在想来全是钟元龙下的套,沈嘉⽟万万没想到他能来这么狠的⼀招,不过也是,她这种女⼈不值钱,算个什么玩意⼉,没钱 没势⼒,想靠怀孕威胁他,还不够级别。 可⼈偏偏也能打⼀巴掌给⼀个甜枣,从医院接回来直接送到郊区⼀处别墅,配了厨师保姆和清洁⼯,⼀屋⼦的⼈都围着沈嘉⽟ ⼀个转,愣⽣⽣把她的⼩产伺候得比她⽣了个孩⼦还光荣。 沈嘉⽟头⼏天还⽣不如死地哭叫,等过了三四天,⼈扛不住饿,开始吃东⻄的时候,钟元龙就来了。 他⻛尘仆仆,看起来很憔悴,脱掉⼤衣,穿着沈嘉⽟给买的那件烟灰⾊⽑衣,⼀语不发,只站在很远的地⽅看着沈嘉⽟,先看 她操爹操骂操祖宗地胡乱骂⼀⽓再看她最终有⽓#121 ;⼒地把头转向了别处,骂不动了。 这时候,钟元龙才靠近坐下来,端起桌上的红枣莲⼦粥,勺⼀⼝,给她吹热⽓,再递到她唇边,她眼泪滑下来,抿着咸涩,犹 豫很久,才把那甜也⼀起灌进喉⾥。 “嘉⽟……你听我解释……这事是那女⼈的主意,我是迫不得已,千错万错你不该去找她,王媞媞跟别的女⼈不⼀样,她既冷 ⾎⼜不讲理,我也弄不过她!” 沈嘉⽟哽咽:“你就是怕她。”
    “我不是怕她,我是怕她闹我家⼈,进⽽闹到我⽗⺟的单位去,她现在的那个⼯作跟我妈有很多关系,⼯作上都有认识的⼈, ⼀旦闹不好,我们所有⼈都得让她给毁了,她爸爸⼜有钱,还没什么文化,她也⼀样,就是个泼妇!什么道理都不听,真的我 受够了” 沈嘉⽟想到王媞媞那般天⽣优越感很强的⾯孔,虽当时⼀⾔不发听她诉说,但再想那种冷静也不是常⼈所有,竟也后悔⾃⼰不 该冲动,还当她是只软柿⼦。 “你恨我吧,我都接受,真的,你只要养好⾝体,你想怎么样我都可以,这是我⽋你的。” 钟元龙当然⽋她的,不管王媞媞是个什么样的女⼈,沈嘉⽟也不是傻⼦,她⼼⾥很清楚,这套是钟元龙亲⼿下的。 沈嘉⽟不敢再回想那天被⼈绑去的恐惧,以及被⼈驾到⼿术室打⿇药的场景,她那时候腿都软了,觉得我为⻥⾁任⼈宰割,她 那股青春昂扬的初⽣之勇也没了,吓破了胆,害怕极了。 她还是流眼泪,挑着头断断续续说:“你明知道我为你打了⼏次,你现在让我再来这⼀次,我可能以后都怀不上了,你说,你 觉得,到底能有什么能弥补我这种损失?我将来⼜该怎么办?”
    这话说得很柔弱,听得⼈⼼⾥也跟着牵痛,钟元龙也跟着难受⼀阵,眼圈泛红,半天吭出⼏个字:“我养你……你只要愿意待 在我⾝边,我就⼀直照顾你到老……” 这“我养你”可比“我爱你”好听多了,但做起来倒也难多了,不过,算他还有⼼有这么⼀句话,没把她当成垃圾⼀样踢开, 此刻沈嘉⽟的⼼情既有⼀丝侥幸的欣慰⼜有被羞辱的激愤,交织盘结,她也只能⾛⼀步算⼀步。 与此同时,姜年⼀直联系不上沈嘉⽟,隐隐觉得她出了事,拉着林翰⼀起去保利⼤厦去打听,才听说沈嘉⽟早就辞了职,不知 去向。 出来的时候林翰问:“你给了她多少钱?她不⾄于为这点钱就跑了吧?” 姜年摇头,⼼事重重。 林翰⼜问:“你不会还想跟她重归于好,鸳梦重温吧!” 姜年更坚定地摇头,他没想过复合,这⼀点他和沈嘉⽟都清楚,谁也回不到当初了,当初校园时代的青涩情绪早就埋葬在⼤家 迈步跨入社会的泥潭⾥。
    他们就像飘向不同⽅向的扁⾈,犹如孤叶,各有各的随波逐流。 ⼆⼈往外⾛的时候,姜年下意识往#120 ;路的另⼀边看了⼀眼,那⾥停着辆银⾊轿⻋,虽然⻋上的玻璃漆⿊不⻅⾥,但姜年凭直觉 感觉⾥头有⼈正盯着⾃⼰看。 他被跟踪了,也就是最近的事,来者何⼈他也不知道,只觉得那辆银⾊轿⻋总很凑巧地在他活动的附近出现,他下意识紧张。 姜年跟林翰迅速分⼿,坐上往相反⽅向的地铁,⼜迅速在中途换了另⼀辆地铁,确保那⻋没跟上来,他才放⼼地往⽩龙会所⾛ 去。最近考完试,他相对轻松⼀点,但经济上还是有压⼒,⼀时也找不到合适的⼯作,只能⼜找⽩龙会所的刘经理提前开⽀,他这 要求也不过分,王媞媞已经成功来消费了⼏次,成了⽩龙会所的常客,他也成了名副其实的“少爷”,实习期三个⽉,很快也 会转正。 “你把客⼈哄⾼兴了,就什么都好说。” 姜年来晚了,进了更衣室就开始换装,冯奇思给他找来蓝条领带,⼜帮他搭了⼀⾝休闲⻄服,拍拍他肩膀劝道:“以后最好不 要让客⼈等你,去吧,你尽量好好哄她。”
    姜年点头,定了定神,对着镜⼦梳整了⼀下头发,喷⼀点清淡的古龙⽊质香,探究地眯起眼睛,好让⾃⼰的表情调到最佳,这 才迈出稳健的步⼦上楼去。 王媞媞没等那么久,在VIP的房间⾥⼀边喝酒⼀边放⾳乐听,灯光打得很暗,她若女王坐在中央沙发,挺着细⻓脖颈,翘腿⽽ 坐,懒洋洋地瞧他进⻔,⼜捡起酒桌上的⾼脚杯,要倒⼀杯红酒。 姜年⾛过去蹲下来,替她截过酒瓶,满上,再抬起酒杯,微微敬她,⼀饮⽽尽,算是他的赔罪。 喝得有点猛,唇⾓残有⼀点红渍,王媞媞凑过去看,挑起唇弧,伸舌去舔,姜年没有退缩,⽽是也张开嘴去噙她的舌,她想 笑,笑不出来,舌头都泡在他腔⾥的酒⾥,同他搅着,酒也进了⾃⼰的嘴⾥。 “耍赖!”王媞媞捏他⽿朵。 姜年趁势起⾝去搂她,依偎得紧,像渴极了的⼈,嘴唇也滑下来,贴着她⽿朵到脖⼦,伸⼿捏住她的下巴,再贪婪地去吃她的 唇。王媞媞哪⾥⽢⼼被他这么撩,她反⻮⼀咬,咬得姜年的嘴唇⽣疼,他要是能叫,⼤概叫出声了,可他也只是抬起眼睛看她。
    与郎(20)肉
    “怎么?你还有其他客人?”王媞媞勾着姜年的脖子问,细黑的眉毛挑上去,挑逗十足,不大像是真的在乎什么。
    姜年皱眉,摇头。
    王媞媞又问:“那你忙什么?招待你的小女朋友?”
    姜年伸手去抚她头发,不同她解释,也没法跟她解释了,只想把她快点拥到床上去。
    王媞媞一手推他一手又勾他,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只嘻嘻看他:“她是把你甩了?”
    姜年不理她,将她按倒在床,掀开裙子,褪掉上衣,带着点蛮暴的力度去剥她,大掌倾覆,盖过她的脖颈、胸脯再到腰腹,王媞媞嫌痒,一边大笑一边扭着,两腿倒是诚实,攀得紧,鞋子一下掉到地板上去,王媞媞仰头哼咛,衣服半挂在肩膀,露出一颗酥乳,白雪红晕,握在姜年的掌心里,揉一圈,他俯身去含,舌尖绕乳兜旋,手指再掐成一碗红滟朵瓣,重重一吸,吸得王媞媞魂魄去了一半。
    “坏蛋!”王媞媞笑骂,低头看他如痴如醉吃乳,脚也不老实,抬膝去踩那条东西,硬邦邦翘着,脚趾蜷起顺撸,姜年去捏她脚,她痒了还是笑,抬起半身,被他寻捉了唇,又吻到一块去。
    可王媞媞哪有那么柔顺的,手里小动作不断,一会儿就解了他的裤,掏出来把玩,滚烫一根,油滑坚挺,勃勃而不服驯,肉冠如伞,马眼滴露。
    “她有我好吗?”王媞媞捏他,他垂目而视,黑睛沉沉,不见什么表情却觉他胸膛起伏不定,似有惊涛骇浪涌过全身。
    谁能有这妖精好?
    姜年不懂王媞媞这么问是吃了小醋还是逗他,逗他也罢了,若真是为了他吃醋……
    他猛然察觉自己情欲高涨,那物事也跟着弹跳了几下。
    王媞媞笑问:“我要肏你用手势怎么说?”
    姜年眸色加深,但没有其他表示。
    王媞媞撒娇:“好哥哥教教我!”
    他可以教,但他不想,他还想让王媞媞求自己,谁知王媞媞不求了,低头去嘬他一口那肉冠顶头,抬头笑:“教我,我给你口。”
    这筹码太诱惑,他抬起手比划——摊开掌心微微拉动,一手指自己,一手指王媞媞,双手握拳,上下击拳,再用一手轻抚另一只手拇指指杯——意思是,我要和你做爱。
    王媞媞松开他,跟着比划了一遍,笑道:“这手势好文明,看起来不像是我想的那意思。”
    姜年问【那你想的意思是什么?】手势做出去了才想起王媞媞看不懂,谁知王媞媞点头:“我想的意思是这个——”
    说罢,她一手做了一个空心圈,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做一和零的穿套动作。
    姜年耳朵微红,这哪里是手语,太露骨的手势使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太直白了。
    可是本就是商业关系,直白一点不好吗?
    姜年眉头一蹙,狠心托住王媞媞一条腿,一拽再一拉,人倒下去,腿架起来,他俯身褪去她内裤,凑唇去舔那私处的细缝,微妙处,勾起粘稠晶丝,两片夹捏,舌尖游移中央一褶,轻挑轻勾,露出红肉小珠,齿含而吮,水滋滋地就往外冒。
    王媞媞是动了情欲,但也丝毫不乱,撑着两肘挣起看他,姜年折起她两腿,捏住自己那肉物,冠肉磨肉珠,再缓缓打圆,待两物吻热,再轻轻往里推,推到中部,腰臀一送,直入深底,王媞媞目光迷离,两腿夹了夹,唇角微挑,配合着他律动的节奏而迎凑腰肢,二人一个立于床边挺动,一个半撑起身子滑蠕,抽送几下,实在温热顺滑,姜年便松开王媞媞的腿,由她夹滚自己,肉挤着肉,相吸相斥,痒滑而越见快慰,两个忍不住都喘气重息来。
    姜年又忘了白龙会所的规矩——少爷们办事不该这么急的,吊着雇主的腿,也吊住她们的心。
    可他就是急,看着王媞媞就想要,不知那股劲儿从哪来的,好像燎心燎废,从头到脚,从腹下再到脑门,好像上了头。
    也许是她真的体软水嫩,自己如搅如吸的,进去就不想拔出来,但又忍不住要抽动摩擦,每一下碰触穴壁如有小爪小嘴在挠着,抚着,入了底又像是里头有个吸盘牢牢嘬住龟头儿不松,紧致到他差点好几次要射进去,可控制再控制,箍套伸缩,他只想狠狠肏开一点,再开一点,好像能开拓未知世界,又一头栽进欲潭而紫溺。
    姜年觉得,还是自己太年轻,禁不住这肉体吸引,但这肉体又不仅仅包括这女人的身,也包括了她的笑、眯起眼睛来看他的乖张和挑逗,还有激情处她要嗷叫、欢吟、低喘,就在耳边,挥之不去,诱得一颗心上下跳跃。
    王媞媞呢,光顾着欣赏二人肉体结合处,那肉棒一下下送进腿间肉洞,只觉曼妙,进有进的压实紧贴,出有出的灵活滑动,别看姜年技巧不甚老练,但打桩也有打桩的力度,拙劣的九浅一深也有他独到的浅尝深勾。
    还有一丝丝,隐约的报复快感。
    王媞媞仰着头,张着腿,缩阴吐纳那长物,幻想这场景要是能让钟元龙在旁边看着,她那口恶气也算出痛快了吧。
    想到此,王媞媞笑,她当然不在乎那个渣渣了,但是至少及时行乐,同年轻新鲜的肉体来酣畅淋漓地做爱,也是极美的事,多少人说要享受当下,当下,裆下,这就是让人享受的器官,没什么可耻,和嘴巴要吃美食是一个道理。
    姜年入得起了兴,把人又翻过去,不看王媞媞的脸和眼,偏偏要让自己只想着肉体的事,从后入,动物的姿势。
    有钱人来找乐子,不就是找一个动物一样的乐子,这年头,人当得太辛苦,得下流,得下作,这机会还得花钱买,在他这种人身上发泄一把,即使丑态毕露,那也是人本来的模样。
    他顶得深,顶到底,夹在她两片白臀间,他忍不住捏出一朵红粉,又大力贯入,狠抽狠拉,夹磨舒服到底,终于听她也发出一声泣吟,汁水顺着她大腿流下,姜年伸手去摸,摸到前面,整个人压过去,贴着她,吻她潮红的脸颊,蠕动,一紧一送。
    他就是个工具,客人舒服了,他射不射的无所谓。
    这是少爷的原则,可他忍不住还要动,起起伏伏,想射给她,射到最里面。
    王媞媞长吁一口,抓住床单哼道:“来,给我一根烟。”
    他终究还是不敢。
    女主人的意思是休息,那么他也不能太恋战,抽出来,僵硬一根,还要起身去替她寻烟。
    转过身时,王媞媞已经坐起来,正饶有兴味地看他那东西。
    銗續傽節將洅нAǐΤAиɡSんùЩù(嗨棠書楃)っ℃oм渞橃 請椡嗨棠書楃閲渎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