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年一直没收到王媞媞的信息,也没见白龙会所的人来找他,日渐炎热的季节,狂躁,猛烈,惶惶日光,昼尽夜冷。
    好消息是他终于收到科大的录取通知书去继续学院读书,同时他也意外收到沈嘉玉还给他的两千块,也正解了他租房之急。
    这期间,他和林翰偶遇过沈嘉玉,当时她正从商场出来,手里拎了两袋子高档衣品,人胖了点,但气色见好,烫了头发,穿一身雅致的青灰雪纺裙,一辆黑色宝马车停在路边,有人下来给她开车门,毕恭毕敬像服侍皇太后一样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请她入座。
    林翰盯到宝马开远去,才低叹道:“她这是傍上大款了?我差点没认出来!”
    姜年皱眉,不作表态。
    林翰举起手,拇指和食指对捏,继续感叹:“看来这年头还是这个最好使,有了票子才有女人,这话一点都不错!”
    姜年低头往前走,林翰跟上,一边观察姜年的表情一边说:“你也别上火,女人嘛,有的是,将来咱哥们儿也能开上宝马七系……等她被人玩够了,说不定还要回头求你,到时候就是她爱找谁找谁……我算是看出来了,女的就那么回事吧,你有钱,就是老头子,她看你都带光环,你要是什么都不是,她能把你摔地上还踩两脚,说到底,哪个女人不婊?”
    姜年顿住脚步看林翰,面无表情,林翰自知说太多,以傻笑饰尴尬,然而姜年什么也没表示,继续往前走。
    他不是没有震动,也并不反对林翰的言论,他只是想到了白龙会所的那些女客们——她们脸上的落寞和迷离,与男人们一同浸于酒色,软弱,挣扎,暧昧。
    小武说,跟女人比起来,男人才更爱钱,为了钱,男人才是什么都愿意干,女人嘛,太重感情,反而一掷千金,甚至可以为了感情的事愿意舍弃一切……所以,讨女人欢心,关键还是要用战术。
    战术第一步就是要学会假装。
    姜年也觉得自己是在努力假装,假装约会,假装体贴,还险些被那女人识破……
    想到那女人,姜年就有种莫名的烦躁,她怎么还没找他,她都在忙些什么,怎么忙到连生理需求都没了呢?
    【你还好吗?】
    【忙?】
    【我不是想要你来这里消费,只是想请你吃顿饭】
    编辑几条短信,又都一一删去,手机握在手里迟迟不肯罢休。
    与此同时,王媞媞一直忙着学校新工作的事,自打她在行政部门挂了个职,她上班的生活也正式开始了,这对她来说确实需要适应一段时间,比如要早起,要与看不上的同事朝夕相处,建立虚假友情,要对傻叉行政部主任表现出敬重和友好,最要命的还要帮学生处理教务事务,偶尔还得负责管理阶梯教室的设备,说是个轻松的职务,做起来杂七杂八的还是很繁忙,王媞媞又带着点初入职场的新鲜劲儿,倒是亲力亲为,跑了几天跟学校上下都混得熟了。
    富贵门前多人迹,权势底下叠肩来,即使是学校,也皆因利而聚,因为婆婆在教育部的影响力,王媞媞在新圈子里也不难交几个朋友,真情假意,混杂不清,众人知她脾性好大喜功,乖张任性,又贪玩好奢,下班便经常找她一起下馆子混夜店。
    这天周末,王媞媞闹到很晚才回来,喝得稍微多点,打了车回到老房子里,摇曳醉态爬楼梯,东倒西歪地轻一步,重一步,摸着墙走到自家门口。
    刚掏出钥匙开了门,身后黑影一闪,王媞媞来不及把心提到嗓子眼就见那人在感应灯光里出现了。
    “姜年?”
    他戴一顶棒球帽,黑色T恤和牛仔裤,两眼漆黑,光泽炯炯,几日不见了,他瘦了。
    王媞媞想问,你怎么来了?你来我家干嘛?你是不是跟踪我……?
    可她什么也来不及问了,姜年已经牢牢箍住她的腰,一手托起她的脸吻下去,吻得用力、狂野、激荡,像是报复她不理他似的掀起牙齿咬她的下唇,吮咂,又不忍了,伸舌探究,非要搅缠她的舌头。
    王媞媞起先还有点生气,被他这么一吻,吻得心肝肺腑都滴下水来,酒精催化,蒸蒸然她也腿软,从推他到拥他,二人胀在一起挤进房里,王媞媞抬脚关门,姜年便把人压在玄关走廊的墙壁上,掌着她的两手摁在墙上,火热侵吞嘴唇,她头一偏,他的吻就肆意落在她脖颈、耳朵和胸口,吃相凶猛,把她身上那点薄丝织物都撕退,带着少年般的不甘和决绝。
    推开他是没力气的,但总要骂他两句,可王媞媞的骂却也成了裂开嘴的笑骂——“你干嘛,疯了啊……咳咳你这,哎呀别弄了,痒……”
    姜年被她口中的酒香热息弄热了脑门,两手不自觉握捏胸脯,腰肢再到臀……摸到下边,手直接从她短裙里的两腿间穿过,手指轻易从底裤边缘伸进去,仿佛里面的世界他都轻车熟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溽热,滑润,汁水黏腻,他沿着贝珠伸进一根手指,王媞媞哼吟一声,倒在他臂弯里,像滩软泥,头昏一阵,醒一阵,扶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喘粗气。
    “唔,嗯……轻一点,嗯,就是那里,啊……”
    姜年抠探片刻也去扶她,把她的脸捧在窗外白霜似的月光里,仔细看,王媞媞醉目半睁,起初还不明白他看什么,后来才发现他不是看她,而是要她看他。
    他不能说话,说不了,老天早就把他做人的这项能力剥夺了。
    可人还是个人,正正常常的男人,那得憋了多久的辗转和痛苦,爱欲和挣扎,王媞媞往后仰,而姜年也顺势把她推倒在客厅的长条桌上,两腿垂在下面,他兜起一条来,在潮热的黑暗里,滑退那条底裤,俯身而倾,直直入进去,没什么前戏,也不需要,王媞媞早劈开两腿由他进,等他入得实了,挤到肉里,她又夹住腿,嘴里吟声浅哼。
    姜年看不清王媞媞的脸,只觉她表情似喜似悲的,动作上也分不出她在挣脱还是在拥进,只一个劲儿地往里冲,撞到底,磕到尾,一下下,击得那桌子都来回晃得吱呀响,他的话就全在这里了。
    王媞媞在底下被硬桌子硌得腰都快段成两截,声音也磕成断断续续的碎片,眼泪含在眼圈,是哭也不是,是疼也不是,被人来来回回地弄,弄得酥一阵,软一阵,酸酸的,又有点刺激的辣。
    姜年这么强势猛烈,王媞媞还是头一次见着,心里有点惊,但又讶异,这小子是怎么了?莫不成真爱了?
    立即打消这年头,“少爷”这一行,玩的不就是幻觉吗?她不能上这个当,更不能真自恋,她只当他换了个手法套路她。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