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媞媞最近几周回家回得挺频的,没事就跑过去蹭吃蹭喝,还学会拉着王老板谈心了,这让王老板有种错觉:女人须得嫁人才能成长,成长的标志就是懂得体贴男人,关心老爸。
    既是女儿孝心大发,王老板便也给她表现机会,推掉酒局和应酬,常常回家来享受天伦,也劝王媞媞和钟元龙别总闹别扭,有空两人一起来,既是成为夫妻,就要多陪伴多在一起相处,别总还像个小孩似的就知道出去玩。
    王媞媞站在王老板身后给他按肩,听了这话,不禁一笑:“老王,你别总说我,你不也是一样,天天在外面跑,是不是忘了自己也是有媳妇的人,不知道女人没人陪就很容易寂寞的吗?”
    “哦?”王老板抬起一根眉毛,正好看见坐在对面沙发上的年轻妻子,二人目光相撞,女人避开了,眼睛又落回电视上。
    “你阿姨可比你成熟,她不用我陪也会自得其乐,你以为谁都像你!”
    王媞媞冷笑:“再成熟的人也会有烦闷需要说说话的时候吧?再说,我也没觉得我俩差多少啊,年纪相仿喜欢的东西也差不多吧?”
    这话是冲着那女人说,可惜女人根本不理她,一心专注在电视剧的剧情里。
    王老板笑笑啜口茶,舒展后背,怕王媞媞累到,便提醒可以了,休息休息吧。
    王媞媞便松开他的肩膀,像哥们似的拍拍他:“哎老王,我说你啊真是越老越糊涂,早晚有天得发现这世上只有你闺女对你是真心!”
    王老板笑:“这话说的……呵呵,那我跟你说,你也早晚会发现这世上只有你老爸对你是真心!”
    “呵呵男人,我信你们才怪!”
    王媞媞娇嗔一笑,还想说什么,老王来电话了,他起身走远一点去接,王媞媞便走到沙发前同那年轻的女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不看电视只单单瞅着那女人笑。
    女人说,你别这么看我,我瘆得慌。
    王媞媞说,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我看你玩得挺溜。
    女人说,你又想说什么?
    王媞媞说,你别装,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爸干了什么。
    女人沉默。
    王媞媞继续说,我爸对你还不够好吗?给你买这个买那个,你凭良心说,我爸是怎么宠你的,真把你当个亲闺女宠,你别欺负他老了糊涂了,我可不糊涂,我有的是方法搞你。
    这时候,女人才把眼睛从电视屏上转到王媞媞脸上,这还是两个女人的第一次对视,两张同的年轻面孔上却呈两种截然不同的神色,王媞媞瞪过去,又被对方幽深冷清的目光蛰了一下,她没想这女人敢这么看她,心里莫名腾起一阵火,刚要发作,那女人说话了。
    “钟元龙对你不够好吗?可你不也照样去那种地方吗?你爸爸仰仗你公婆家又做成了多少生意,他们家还帮你找个好工作,这些难道都不是你受惠这段婚姻的地方吗?那你的良心呢?”
    “你凭什么这么问我?”
    “凭我们俩是一样的。”
    “去你妈的一样!”王媞媞气炸了肺,不禁低声诅咒——你是贱货,骚比,臭婊子!
    “你爸来了。”
    王媞媞跳起来,气得满面通红,在转向老王的一瞬间又不得不承认,刚刚那些咒骂通通也可以反弹给自己。
    王老板看王媞媞一怔:“怎么了?”
    “没什么,我走了。”王媞媞捡起包,甩头就走,生怕自己多说话就得爆发,趁还没拿到实在证据她不必动怒,反而显得自己自取其辱了。
    可一出来,她又想,不对啊,她爸能和钟元龙那号渣男比吗?钟元龙在外头养了几房小三小四,她都懒得管,可她爸呢?
    但转念又一想,她对老王又有几分了解,他那么个有钱有势、在商界摸爬滚打的男人,怎么又能保证不被浮华尘色吸引,她都跟老王说,男人不可信。
    但是,那是她爸,是血缘亲里亲的关系,即使她爸没那么干净,那也是她看见了那女人背叛老王在先!
    姜年听完王媞媞的简要概述,沉思片刻,拿出手机打字【所以……你怀疑你继母在白龙会所包养了小武?】
    “哎,这不明摆的嘛!我还用怀疑?我都拿到那女人开的假名账户了,你们那个小武是不是有辆兰博基尼?他那辆跑车就是那女人送的,你说多气人,她吃我爸用我爸的,到最后还拿着我爸的钱给小白脸买车!”
    姜年侧头想,小武爱车,而且确实有辆酷炫的跑车,他不知道牌子但是知道白龙会所的少爷们都很羡慕小武,冯奇思也常常拿小武当榜样说事,可姜年又一想,自己不也是王媞媞拿钱养的小白脸嘛,虽没买跑车,但也给了钱,想至此,他的脸蓦地红了。
    “他们前些天把你当小武了,所以这次我要亲自来看。”王媞媞指着车窗外给姜年看,“你看,他来了。”
    姜年回过头去,果然见到小武从白龙会所出来,换掉平日里的西服衬衫,换上牛仔裤和短T的普通装扮,低着头拎着个包走,走到道口处,忽然伸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他最近很低调,估计是那女人给他通风报信了,听说他要带笔钱跑到国外去,但在他跑路前,我知道他是肯定是要见那女人的。”
    车子缓缓启动,很轻松就跟上了前面那辆出租车,王媞媞一边回头给姜年解释一边神经紧张地盯住前方,而姜年忽然从被跟踪者变成跟踪者,还有点不适应,浑身别扭,总觉得这种跟踪窥视的行为实在不大好,可他还无法跟王媞媞解释,只是捏着手机,犹豫着想打字又默默收回手指。
    车子跟到了新建的别墅区,出租车停下了,王媞媞的车子也在远处停下了,再看小武大步走进其中一间独门独户的别墅。
    王媞媞掏出小望远镜看,脸上是满满八卦戏剧表情,好像这事跟她毫无关系。
    “你们房子那边有没有布置人?”
    “放心吧,王姐,一切都安排妥当,等那边来电话,咱就上楼,肯定能捉奸成双。”
    司机像是个有经验的,从后视镜看后面的姜年,带点职业病的审视,看得姜年更不自在了。
    【我还是回去吧】
    王媞媞刚看到姜年打给他的字,司机那边的电话就响了,人立刻警觉,也管不上姜年了,从兜里掏出把钥匙扔过去:“那你打个车先去我那,顺便给我的君子兰浇点水。”
    姜年接住,同她一起下车,看她跟司机二人像警察捉小偷似的箭步奔向目标别墅,气势恢宏,头也不回,他便也只好转身离去。
    步子迈大了也不合适,王媞媞跑得相当匀速,只是快摸到门口的时候,才觉出自己这番私自行动是多么可笑。
    因为就在她要一脚踹开大门时,那栋别墅的大门忽然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人,王媞媞定了定睛,竟然半天不敢喊一声。
    但诧异归诧异,见了老子哪有不叫人的,王媞媞吊着鼻音笑:“哎呀老王,这么巧啊!”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