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X 作者:凉鹤

    妹开二度(19)

    七X 作者:凉鹤

    妹开二度(19)

    电影开场还有二十分钟。

    非周末,人不多,影院休闲厅正好余了三把椅子一张桌的位置,三个人买了票坐着等。

    陈菡欢不停扭头看身后的柜台,上面的玻璃箱里正翻腾金黄白肚的爆米花,空气甜腻,沁鼻的香,陈庶说:“你想吃那个我去买”

    陈菡欢按住他腕子:“算了,吃那些垃圾不健康还发胖。”

    陈斐看着陈庶手臂上的小白手,向后伸腰,打了个哈欠,从兜里掏出钱包,冷讽:”得了,平常也没少吃垃圾食品,减肥不差这一顿。“

    陈菡欢去夺他钱包:“啧,你烦不烦,说不吃就不吃了嘛”

    陈斐刚要说话,抬眉间,目光一滞,又笑了,努着嘴说:”看,有人可比我殷勤多了。“

    陈菡欢回头,陈庶已经迈步走到柜台前了。

    “阿庶哥”陈菡欢觉得这爆米花没到嘴里,可甜腻却早到了喉间了”侬破费呢amp;mp;

    她走过去,嘴里埋怨,表情却欣喜,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一大桶爆米花,满怀热香,忍不住抓一粒放嘴里嚼,热乎乎地在齿间融化,舌尖甜滋滋,一抬头,看见陈庶正沉着眸子看她,似笑非笑,她便立刻捡起爆米花送至他嘴边:“阿庶哥喏你也吃。”

    “我不吃。”

    “不嘛,吃嘛”手指点点他的唇,眉折眼笑,似是诱他。

    陈庶目光略有轻佻,一偏头,还真张了嘴,吃了那粒,还顺势伸了舌舔她的手指轻轻柔柔,不易察觉。

    陈菡欢又拾了一颗填进自己嘴里,仍笑盈盈地看着陈庶,吮了吮自己那根手指。

    “给我也尝尝吧。”不知道什么时候,陈斐也过来了,陈菡欢回头看他,他正歪着嘴森森含笑。

    陈菡欢挑了颗圆硕大粒对陈斐说:“你张嘴,我扔过去,看你能不能接着。”

    “拿我当狗是吧”陈斐上来捏她后脖子,她笑着躲,还不敢大动,怕手里的爆米花洒落,因此一下子就被他徒手捉住了,陈斐贴近她面她的头发都撩到他面上去,丝丝绕绕,挠着不解痒,人便更不罢休了:“喂我你喂不喂”

    “哎哎这不是狗是什么巴巴还要人喂”

    “我是狗,你是狗妹妹伐“

    陈斐手臂勾住陈菡欢的脖子,朝她唇边凑:”我要你嘴里的“

    这话可大胆了,惊得陈菡欢直往旁边躲,这一躲,又差点撞到陈庶身上,陈斐扳住陈菡欢,不至让她倒了,但一拉,陈菡欢却掉进他怀里去了。

    陈斐搂住陈菡欢,黑眼珠却飞溜到陈庶脸上,笑得意味深长又促狭暧昧:“这妹子啊,被我宠得无法无天,都开始在你身上找便宜了“

    陈庶挑挑眉毛,刚堆起的笑意也早没了,抬腕看表,转身道:“时间到了,进去吧。“

    他们二人还在后头缠着呢,那厢陈庶已打了头阵先进了观影厅,最后一排的十号位,他先去坐了。

    陈斐想跨一步占中间,陈菡欢倒是不肯了这看电影不就是为了挨着陈庶坐嘛

    急了,使劲儿拉陈斐的衣服领子:“你干嘛干嘛我在十一,你在十二你再这样,我不看了“

    黯黄灯光里,陈斐的脸笼在黑影里,抽了抽嘴角肌肉,终于还是笑了,让她先行,还不忘在后面捏她小腰,附耳一语:”陈菡欢,你信不信等会儿我还能当他面干你“

    陈菡欢差点摔一跤,陈庶在那头扶了她一下,她这才安稳坐了。

    陈斐挨着陈菡欢左侧坐下,懒洋洋伸了两条长腿,身子往下挫,似乎寻了个舒服的观影姿势。

    右手侧的陈庶一直低头看手机,陈菡欢抱着爆米花凑过去问:“阿庶哥又是队里的事”

    陈庶哼了一声。

    陈菡欢想起自己那桩案来:“行政处的张处今天没找我吧”

    陈庶揣起手机说:“没事,你不用担心。”

    本就是意料中的效果,陈菡欢还是恨不得挂他身上嘤嘤:“啊太好了,就知道你厉害的,阿庶哥”

    灯光熄灭,陈庶在黑暗里微微扬起嘴角,翘起腿,往后靠去。

    人少厅小,最后一排更是没坐多少个人,陈斐左右张望了一下,就把手往陈菡欢裙子底下伸,陈菡欢身子一僵,刚要去叼爆米花的嘴,张在半空,不自觉“呃”了一声。

    陈斐轻笑,笑得不露痕迹,手掌滑过大腿,在裙摆里游走,陈菡欢只得一手捧着爆米花,一手于底下与之搏斗。

    猛然抬手,爆米花差点掀翻,陈庶侧头看她,陈菡欢不敢动了,任那只手摸着内裤边缘,手指长驱直入

    “阿庶哥”陈菡欢转向陈庶,软绵绵哼。

    陈庶一抬胳膊,隔在二人间的扶手被掀了上去,陈菡欢娇躯倾斜,上身都倚到陈庶胸膛上,底下裙摆却朝陈斐斜开,两腿勾着那人的腿

    “害怕”

    陈庶搂过她,低着头在她颊上啄一下,再跳过陈菡欢的头顶看一眼陈斐,那人正一动不动看电影呢,而爆米花也正好挡住陈庶的视线,看不见陈斐的手在底下兴风作浪。

    只当她怕了,拍她肩头跟哄个孩子一样,看看屏幕,再低头看她,心生怜爱,有意无意在她面上吻一下,像漫不经心休憩的兽,时不时垂头饮一口水。

    陈菡欢只觉腿心有热液冒出,咬着下唇又不敢吱声,由那指头软磨轻搅,潺潺滑润

    她被人摸得麻痒难忍,腰肢一扭,扬起头去寻陈庶的口唇,伸出舌尖勾勾触触,陈庶便执着她下巴吻,吻也不敢大嚼大咽的,只含着唇心儿一小口一小口地吸。

    陈斐转头一瞥,正好看见自家妹子和陈庶两颗头拼在暗处亲昵,心头不禁一凛

    以前总是猜测,今虽于暗处,但也算亲见落实了,不免五中如沸,火烧火辣火燎酸灼烫痛,但又隐隐享着虐里的欢愉。

    一时之间,他搞不懂自己,只拽过陈菡欢的手腕,往他袴央上覆。

    陈菡欢惊得要抽手,却被他牢牢按压,手指向半空扎了几下,就顺从贴上去了那物肿得老高,隔着薄裤热气腾腾陈菡欢想,这人是不是自打厨房那场欢爱便一直没“消肿”过

    这边吻了陈庶,那边摸着陈斐,陈菡欢越觉自己似乎分裂成了两半两个都要小心,两个也都要分心他的吻热忱温柔,他的物焦渴勃勃。

    陈斐吻过她颈子,目光从爆米花上面荡开,一眼见到陈斐正执着陈菡欢的小手往裤子里钻

    整个人震了又震。

    心起心伏心窒,忽觉呼吸都艰难。

    陈庶伏在陈菡欢的肩头,伸手揉她的两颗奶浑圆饱满,柔软在握不免又痛苦地回想,在家那会儿,她也早被人啃成个红桃肉果,心头一恨,手指捻起耸起的奶粒,搓捏揪扯,陈菡欢哼咛一声,收回手去推陈庶:“阿庶哥”

    正了正身子才发现,那爆米花都泼到裙子和脚下,陈菡欢忙蹲了身子去收拾。

    刚矮下去,陈庶就提了她一条胳膊往自己腿间拉,动作几乎粗鲁,她折到地上,直接跪在他膝前。

    陈庶面无表情,向前探了身子,一手解开门禁,一手把陈菡欢的头往自己裤褶缝里按。

    陈菡欢抬不起头,跟被押犯人似的,两手都环在陈庶的腰上,脸磕在膝盖上,空间狭小,黑暗潮水淹没视线,只剩下一口气,闷在他腹下,细细弱弱地吟一声,就觉有个长粗肉鞭甩在脸颊上,甩得狠,疼又被人捏了两腔灌下去呕

    差点呛出声

    唔坏呢,男人都个顶个的坏,各有各的坏,哪怕是亲哥子也不例外

    陈菡欢被顶到喉咙里,眼泪簌簌地往下流,抽抽嗒嗒,吸着鼻子急吞急吐,好不容易退到嘴边,他又抓着她头发往下溺,一下下,不给喘口气的间隙。

    然而,这人一张脸却淡淡地毫无表情,眼睛一直盯着大屏幕君子观影无息不语。

    陈斐转过头去看他,又去看屏幕,起身一弓腰,坐到了陈菡欢的位置,挨着陈庶,向前俯身,抬起一只手,伸进那人的深V领子里去,两颗奶球正好卡在陈庶的膝头,陈斐不紧不慢地从左摸到右,揉捏圆头,大掌揉面

    陈菡欢趴在那跟个小奴隶似的哼哼求饶。

    陈斐回头瞅陈庶,低声笑:“你知道电影院有红外线监控的吧“

    陈庶只盯着屏幕,根本不睨陈斐一眼,半天,才嗯了一声。

    陈斐回头看了一眼屏幕,手又滑到她裙里,在陈菡欢凉薄的臀片上捏了一把,又哼:”出去弄吧。“

    陈庶这才把目光移到陈斐的脸上,光影斑驳,他看不清陈斐的表情,却觉对方在阴测测地笑。

    陈庶问:”怎么弄“

    “你说怎么弄”

    陈庶松了手,陈菡欢便也缓过气来,腮帮子都酸了,拖了长线涎水仰天长吁,抬手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昏昏昭昭,委屈极了:“阿庶哥,你欺负我“

    陈斐乐了,扶她起来,揽到怀里去,在黑暗里哂笑:“还是我好吧”

    陈菡欢膝盖也软,站不稳,跌到陈斐身上,两个人挣着嬉闹,暗光里,谁也看不见谁,她被结结实实地啃了脸和脖子,咂咂两声

    疼痒呢,她忍不住地吟叫。

    前排有人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往后照看。

    陈庶起身提裤,迅速往出口处走,陈斐一看他走了,忙放了陈菡欢,站起来跟过去。

    陈菡欢怔怔地看二位哥哥都弃了她,便顾不上什么电影和爆米花了,拎了包也追出了影厅。

    下一章,捂好眼睛

    妹开二度(19)

    妹开二度(19)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