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肢落于他人之手,如同把性命也交出一半。
    此刻,小瓜子不敢低头看家姐的艳器,只觉自己身下胀得发麻,里面又滑腻热润,忍不住凑腰,刚入了头,又被堵得满、箍得紧,生生夹磨。
    “混账……不要!”
    大瓜子在底下蹬着腿儿,那徐老公就伸出另一只手去捏她脖子,整个人半挂在她身上,披散头发凑到她面上,迷狂妖媚,嗓音尖细,似是说故事,又像是唱一曲,凄凄切切:”李靖乃大唐名将,定东突厥的英雄好汉,素来英雄不过美人关,如今红拂与我二个伺候大王……大王可不趁此春宵赏与美人快活一番?”
    大瓜子觉得这徐老公八成得了痴心病了,竟把她当个……!
    可她再一细瞅,此情此景,可不就是个阴阳颠倒、乾坤错乱的奇淫肉靡之象!
    小瓜子和徐老公皆扮成女子状,浓脂红妆,花绸锦缎,簪钗琅琅,莺莺燕燕的旖旎媚态,而自己,落了个男子打扮,声音又糙,动作又莽,也是个不男不女的怪胚!
    她这一晃神的功夫,腿间倏然传来钻心疼,她眉头一皱,身子乍起,抓住徐老公的手,竟栽在他怀里,被他一口吃了唇。
    “大王……”
    那徐老公越发痴软,舌卷她舌,唇吸她唇,咂咂吸吮,让大瓜子躲都没个躲处。
    小瓜子哪料这一幕,呆呆地看他家姐竟被那徐老公夺了吻,他恨怨骤起,底下却不由地又胀一圈,下意识往前狠命一撞,半根没入,大瓜子就“嗯”地从喉里闷哼,吐不出声,都吞进徐老公的口里去。
    小瓜子见家姐半散头发、藕肩玉臂正搭在他人身上,心头酸楚,再见她衣裳滑落,露出半颗椒乳,乳蒂红滟娇嫩,半隐半现,甚是娇美,却落到徐老公的一只树皮爪子里,揉捏挤压,变了形状……小瓜子便又增忿忿之意,伸手去夺,夺来一只轻握,那白肤隆肉上竟留下指痕红斑,一时气绝,腰沉下去,把根肉红条直杵进家姐的软濡膣腔。
    大瓜子叫了一声,整个人如浪翻滚起伏,目转光移,视线同小瓜子相撞,一脸破碎,尖起嘴来朝他唾道:“呸!……你个要我死的!”
    小瓜子心凉半截,但头脑昏木,四肢也使不上劲儿,腹下热物又急钻急入,他亦知大势已去,家姐这辈子大概是不能原谅自己,泪淌下来,汗也滚下来,湿漉漉、颤巍巍,抚着大瓜子的酥胸咧嘴作哭腔:“姐……”
    家姐的身子软,内里的肉也软,他耐不住,往里顶了顶:“姐姐……我失了心……我对不起……我,唔!”
    舒服的。
    他脊柱一麻,被她牝户腔壁深爪紧挠一把,是她心颤,底下也就跟着颤,肉裹肉,肉夹肉,并蒂瓜,两个人连这动作也都是齐的。
    大瓜子一呼,被徐老公拉起来从后头抱住,一前一后,两个妖娥,囿大王于双怀。
    一同落唇吻她——
    “大王,宠我这无根的可怜人罢……”徐老公掐住她下巴拧过脸同自己吻。
    小瓜子垂头去叼胸——是姐的胸,软嫩丰圆,抓捏在手,乳晕红滟。他伸舌去舔,舔一圈,他就觉得姐的肉底小嘴啄他一下,麻一阵,痒一阵,又酥一阵,他从未这般快美,似是能死在他姐姐身上。
    缱绻贪恋又痴缠。
    “大王,您瞧这骚浪的蹄子……”
    徐老公见小瓜子激狂,抚摸亲吻,沉腰凑臀,簪子摔落,口脂殷红,哼哼唧唧,满眼迷醉的样儿,再回看大瓜子——果然是个并蒂瓜,她也入了情,伸手勾住她弟弟的脖子,越贴越紧,二人终是又并到了一处。
    “好,好呀……”徐老公说不出心里是酸还是喜,只觉自己好久没见这活色生香的春事,贪恋又焦急,跟过去一样,那边吃着,这边馋着。
    “找出点门道了哈哈……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也!”   徐老公往前推,大瓜子就把小瓜子压在了地下,骑坐在他身上,由了徐老公推腰摇摆、磨动。
    “嗯不要……你个坏……啊……”
    大瓜子挣不得了,她的疼早化成了水,搅着小瓜子的肉头肉身,深浅摇摆,左右晃荡,滑痒酥麻,她不由地又哼吟调子来。
    她恨呐,恨得牙根痒痒只想杀谁,不是自己就是别人!
    这坏了心的弟弟,损了德的徐老公,她都想杀,可她没个力气,连现在都要靠那徐老公在后头打秋千,本是抬手要拧她弟的,却变成了柔指爱抚。
    人倒了,倒在弟弟身上,抬眸看他,气喘吁吁,此刻是连话都说不好了,只能四目相对泪眼朦。
    大瓜子眉心一皱。
    “他……他……咬我!”
    徐老公确实在大瓜子臀子后面咬啮,伸了舌舔蜜止渴,仿佛能填满心洞,又舔大瓜子的牝户两瓣,肥美正鲜,软软嫩嫩,他吃了个香,又去舔底下进出的壮肉柱上,两卵肉珠,他伸手把玩。
    底下的小瓜子被他这一番抚弄,忍也忍不住了,又是头一回的事儿,他就抱着家姐脱了缰。
    “啊!姐姐,姐姐,大王!救我!”
    见春光三月里百花开遍,好一似珠喉一串圆!【注1】
    那大王亦随这撩人春色去了魂,你且看她呀——游丝百缠,又起莺啭,颠颠间,含情仰受,精水汪汪,臀兜舌凑,惶惶然,眼热耳鸣,脉胀筋舒,磨搦处,又有数回相接,如急雨击花,顷刻,便有千花百酿之浆,汩汩涌出。
    同心人好一似并蒂奇花,两心同好一比彩翼双跨【注2】
    大小瓜子浑身激颤,刹那又恐惹了奇祸,急跳下去,瘫看榻中直立一柱,有白泉喷涌。却不料,后头那徐老公,正瞅准此机,跳上来,张了嘴,一口含住。
    小瓜子嗷地嚷了一嗓子,不知是被这徐老公几欲咬断根茎痛的,还是被他吮了魂美的!
    大瓜子则倒在一边,虚气无力、满脸通红地直瞪这一幕,惊愕中与小瓜子对视,电光火石般闪过一念——
    恨恨恨呐!杀杀杀啊!
    天生我才立雄志,盖世英雄谁敢抗?
    佳人怜我多受辱,怒发冲冠为红颜!
    *********************************************
    【注1】【注2】:皆出自京剧《红拂传》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56ms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